翻越长城 穿越草原骑行之旅

斯仍音昭到宝格达山林场的路线,地图上没有显示,路径不明显,有时会突然消失,有几段还陷入泥沼里。

18天从北京到满洲里全长1700公里,四人骑着脚踏车,在草原上遇见“元朝”,牧民盛会,还有滚滚风沙。在队友的相互扶持,在地人的指路送暖下,完成毕生难忘的草原穿越骑行。

当三名中俄边境军人员发现我们骑着脚踏车朝关卡前进,立即从30米外的哨岗持枪冲出来阻止我们继续靠近,我心想一切就会在这里结束,我将会想念在路上遇到的一切自由与激动,每天抵达不同地方,见到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风景。我也很幸庆当时因为几杯黄汤下肚后夸下海口要挑战亚洲大陆一万公里骑行的豪语,可以在这里很有尊严的结束。

塞内。塞外

8月8日下午,刚走出北京机场,摄氏36度热得好比在庆祝新加坡国庆,找到住宿后三个队友都是老手,不一会功夫各自把脚踏车组装起来。这一次的骑行是新加坡北京的延续篇,我们将会翻越万里长城,直捣轻骑兵之王成吉思汗的故乡,再沿着中蒙边境公路北上到满洲里口岸,完成一万公里挑战的最后一段路程。

诺门罕布日徳苏木、宝格达山林场、道特淖尔、满都胡宝拉格、东乌珠穆沁旗。第一次把这次计划的路线发给队友时,他们说单看到这些地名就已经迷路了,还能骑到吗?是的,像这样的路线需要一众特别的队友一起来完成。

从北京到大滩镇,河北省境内200多公里全程上坡,从海拔40米到1824米翻越长城出关,原本是计划中最辛苦的一段,最后却是我们最轻松的两天,不上长城非好汉,原来当好汉也不难。进入内蒙后,第一次感受到骑在广阔无边草原上的自由与兴奋,笔直的路一直延伸至蓝色的天际,两旁是一望无边的草原。一路上没遇上几个人,羊只低着头吃草,牛有时会来争道。半途有一条正在修但还未开通的路,路况不是很好,但从内蒙边界开始一路40公里直达终点的正兰旗,整条路上只有我们四台车,老天似乎想让我们先尝点甜头。

zhongguo-map0602new2.pdf_Large.jpg
满洲里具体位置。

元上都世界遗产

如果没记错,小时候我读的第一本有关旅游的书是马可波罗游记。他在书中自吹自擂当时在远东地区所做和所见的事,让我好生羡慕,长大了也想学他做同样的事。

700多年前马可波罗来到元上都拜见忽必烈並在这里当了17年的官。如今的上都繁华已逝,大地依然,曾经辉煌的元上都已成一片废墟,残存的遗迹也随着时间消失,只剩下那金莲花年复一年还开在荒草之中。

元上都遗址一面墙雕刻着忽必烈和他众文武官的人像,在旁边偷听了解说员的说明才知道很多年前忽必烈就已经深知外来人才的重要性,站在他旁边六个文官有两个是外国人,其中一个是马可波罗,另一个应该是波斯人。这让我无法理解为什么700年后我们还在排外?

草原上的盛会

在内蒙笔直的公路,一眼就可以看到几公里外路旁右侧草原上有大大小小的蒙古包,路旁停满汽车,场内人头攒动,扩音器播着我们听不懂的蒙古语,直觉那是市集或是骗遊客的场地。这时天空开始下起毛毛雨,离开今晚的休息点还有15公里,经过100公里的逆风和不停的爬坡,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选择休息点,但是没想到却在这里体验了一次纯正的蒙古风情。

车转入之后才发现原来那是个草原牧民办的盛会。在内蒙小孩子四岁之前是不理发的,满四周岁时父母会为他举办一个重大仪式,过后就可以剃头了,父母会广邀周边牧民前来参与盛会,並举办内蒙传统草原摔跤、赛马等活动。

参加盛会的牧民在主席台前围成圈,摔跤手穿着用牛皮制成的袒胸露臂的外套,随着音乐跳着舞威武进场,经过一番搏斗晋级与淘汰后,看着最终胜出的选手高兴的牵着马抱着羊离开。我心想,小朋友如果你爸是我爸就好,一个生日派对办得那么隆重。

七月初七那天我们碰上了一年一度在宝徳格乌拉山举行的草原盛会,相传成吉思汗曾被敌军追到此山下,並退至山上躲了三天三夜等待援兵,最后一举歼灭敌军,那一天正是七月初七。几百年来每年的这一天,蒙古族牧民会穿着隆重的传统服装,扶老携幼从草原四面八方来到这里举行神圣的民间祭祀仪式,祈祷圣山保佑草原生灵兴旺与平安。这样的聚会也让散居在草原各地的牧民提供见面的机会,大家汇聚一堂,增进友情。

翻山越岭觅沙石路

file6yrip4xazrrkgc8lbax_Large.jpg
50多公里的沙石路,又长又陡的上坡路, 一路推推骑骑到山顶。

斯仍音昭到宝格达山林场的路线不在计划中,这段路地图上没有显示,我们几次向当地人询问,只知道有一条40公里的沙石路可以抵达宝格达山林场,就是找不到一条可以连接的路,最后终于在草原蒙古包主人的协助下,得知可以沿着往东北的“自然路”(牧民上山走出来的路),翻过两座山顺着河流走,十几公里就可以找到沙石路。

凭着这有限的信息,我们推推骑骑上到山顶,上山的路由于只有牧民使用,路径不明显,有时会突然间消失,有几段还陷入泥沼里。在山里转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有割草的农民,在他们的指引下终于找到沙石路,我们沿着沙石路一直往北骑,一路上渺无人烟,渡过两条水深半米的河,七个小时后终于抵达宝格达山林场。这一段路全长52公里,当我们看到远处出现蓝色屋顶时,都兴奋到大喊大叫。

扺达休息点五岔镇已经6点半,骑了120公里,外面下着雨,气温急剧下降至低于摄氏10度,但是这里离蒙古边境只有3公里,对外来人检查特别严,已经累到不行的我们必须亲自到公安局登记才能留宿。

天下第一羊

file6yrip577ww94ne2pkvb_Large.jpg
风吹草低见牛羊,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羊群低着头吃草。

到阿尔山市这一段路得先翻越1400米的垭口,早上从海拔800米骑了50多公里一路直上到最高点,大家都没有感觉是在爬坡。我们把这归功于羊肉动力。这一路来吃尽不同做法的羊肉,烤羊腿、烤羊排、手把肉、羊汤、羊肉串、羊肉粉。已经练就一双好腿力。最肥美的羊肉,有天下第一羊美誉的乌珠穆心羊,就在我们骑行的路线上,每经过一个乡镇,当地人都特别介绍我们一定要尝尝当地羊肉。这里的羊终年野放,随心所欲游走扒雪吃草,体格到肉质都出类拔萃。

特别喜欢去古旧沧桑的火车站,因为那里总有上演不完的悲欢离合的故事,让人有无止境的想象空间。阿尔山站建于日军侵华期间作为掠夺当地资源的运输通道。这个富有异国风情的火车站,大部分时候是孤单和寂寞的,静静的讲述着过去的故事。中午我们骑着脚踏车抵达时大门深锁,以为是已经被遗弃的旧车站。其实,这个被形容为中国最美的火车站,至今仍然保存完好的使用着,每天有两班火车停靠。据说黄昏时分景色最美,可惜外面天气太冷无法等下去。

最艰难的一段路

file6yrip4q0akojzyb7kv8_Large.jpg
推着脚踏车过河,夏末属干涸期,水深只有半米。

山高,水急,路远,林深,这些我们都一一克服了,唯独怕风。

从阿尔山开始,是我们遇到最辛苦的一段路,192公里的路程已经是一天能完成最长的骑行距离顶限,更何况这一路上没人没店,也找不到地方可避风雨。下午更是遇上一股六级强风,强度只能用台风来形容。扑面而来的风带着沙粒,刮在脸上感觉刺痛还以为是沙尘暴,天空也变暗了,大家都以为这次死定了,只能苦苦撑着以每小时8公里的速度继续前进,风大到有几次被吹到路旁差点掉进沟里,20公里路程用了两小时半。晚上8点才抵达当天的休息点。

六级强风到底有多強?古人没有测量仪器只能这样形容:“一级动叶,二级呜条,三级搖枝,四级坠叶,五级折小枝,六级折大枝,七级折木,飞沙石,八级拔大树及根。”

最后一天从新巴尔虎右旗到满洲里的一段路,时速每小时40公里的強风开始两天两夜一直没停过。草原越来越辽阔,风也越刮越猛,125公里的路全程逆风,我们沿着203省道往东北匍匐前进。每隔一段时间就停下来喘气,每次停下都能体会到那种衰弱到不能继续的恐惧。残酷的高原太阳使我们的皮肤刺痛,嘴唇干裂,想找个有遮阴的地方休息都要骑上几十公里。这段路让我终于明白最困难的不是山高路远,而是风向。最终我们用了12个小时和风搏斗,最后连风也都被我们坚定的决心打败了,18天从北京到满洲里全长1700公里,超強的团队是我们这次能夠顺利完成的最重要因素。

生活是如此美好

从中俄口岸回到城里,坐在夜暮低垂下满洲里城的街边小馆,一边大口吃着蒙古手撕羊肉喝着雪花啤酒,一边欣赏灯火辉煌俄风荡漾的边境小城,当然也不能错过在人来人往的人潮里寻找漂亮性感的金发美女。那一瞬间,不禁赞叹生活是如此美好。

虽然这一生走错了不少路,看错了不少人,承受了许多背叛,我也曾为此落魄得狼狈不堪,但这些都无所谓,只要我还活着,就总有希望。这次我总算走对了一条路,感谢这一路上所遇见的每一个人,无论你我只是擦肩而过,挥手告别,互加微信,鼓励夸赞,送水指路,热情款待,拔刀相助,一路相伴或是曾经我们相约共醉到天明。

在这一万公里的路上让我再度找回人间的爱,相信世间有情!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