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循环(recycling)不如升级再造(upcycling)

环保意识一再提高,本地掀起升级再造(upcycling)风潮。升级再造和再循环(recycling)有何异同?为什么说“升级再造”是源自前辈的智慧?

把升级再造视为企业使命的本地创业家,以及致力推动并参与升级再造活动的大专师生和环保分子,受访分享他们的升级再造路程,希望更多人选择为旧物赋予新生,让本地的环保事务更上一层楼。

Upcycling(升级再造)又称创新重用,就是利用创意和心思,改造副产品或废弃物品,为这些材料赋予新生。

听起来或许深奥,其实你我生活中一定接触过升级再造的物品,身边许多长辈也是升级再造的高手。例如用碎布缝成棉被,把塑料瓶变或簸箕,曾几何时都是常见的升级再造,简单说是旧物新用。只是随着经济进步,社会变得更富裕,我们似乎越来越习惯丢掉旧物,直接购买新的代替品。

2-3-2018_now_9_Medium.jpg
南大学生与小学生分享升级再造的知识。(受访者提供)

为了鼓励更多人尝试升级再造,南洋理工大学之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四名四年级学生,今年1月展开升级再造推广活动“Up & Away”。他们是陈光禹(25岁)、高恩美(23岁)、沈靖旖(23岁)和林秀燕(23岁),这个活动也是他们的毕业企划案。

陈光禹说:“过去三四年,无论企业或家庭,都可看到升级再造趋势渐成。我们认为环保应该从小做起,才能成为习惯,所以决定以家长和儿童为目标,希望鼓励更多人一家大小一起升级再造。”

他和队友除了举办一系列亲子工作坊,让家长和孩子一起学习制作拉链包、单肩包和环保酵素,也到莱佛士女子小学和圣若瑟书院小学部举办活动,让小学生认识并学习升级再造。

陈光禹说:“很多新加坡人都有一定环保意识,也知道什么是升级再造,只是‘知道’和‘行动’之间还有一些距离。我们希望让小学生从小接触升级再造,日后就更容易培养环保习惯,对他们的家人也有正面影响。”

升级再造比再循环更环保

2-3-2018_now_10_Medium.jpg
南大学生举办工作坊,让家长和孩子学习升级再造。(受访者提供)

比较再循环(recycling)和升级再造(upcycling),名称相似的环保行为,其实有许多不同。

陈光禹解释:材料要进行再循环,一般必须由再循环公司回收,接着利用机器分解或改变材质构造,制成新产品,过程费事费时,也必须花费相当多能源。

比较之下,升级再造同样必须花费心思,但所需能源较少,材质也不用进行分解。

陈光禹说:“并非所有物品都能再循环,所以升级再造非常重要。例如本地有许多被丢弃的木材,其实还能使用,但回收公司不会再循环木材,所以木材可能变成垃圾。”

例如广泛用于集装、堆放、搬运和运输货物的木托盘,本地每天都丢掉可观的数量。但这些木托盘其实只要稍微加工,就能制作成家具和家居饰品。

木托盘变身家具

2-3-2018_now_1_Small.jpg
在陈光耀(右)与黄渝霖的巧手下,被丢弃的木托盘得以升级再造。

四年前创立的本地木工工作室Triple Eyelid Studio,正是以木托盘为原材,以创新方式为环保尽力。工作室创办人陈光耀(30岁)在澳大利亚修读永续设计(sustainable design),回新后听建筑师和设计师朋友说,本地有不少废弃木材,决定挑战自己,把这些木材升级再造。

2015年,陈光耀和另一本地企业Xcel Industrial Supplies以“收益共享”的模式展开合作。Xcel为制造商提供包装和焊接器材,因此每天都经手许多木托盘;原本被丢弃的木托盘,现在都免费送给Triple Eyelid Studio,Xcel也提供免租空间,让陈光耀经营工作室。

要把木托盘变成家具,首先必须去除托盘中的铁钉,接着要叠起来加热处理,以便去除水分和任何可能在托盘里头的昆虫。最后,木托盘须进一步锯成不同厚度木块,才能用来制作家具。

陈光耀说:“木托盘一般由松木制成,传统木工会觉得松木不够坚硬,不适合制作家具。其实只要懂得怎么设计,木托盘制成的家具绝对坚固耐用。换言之,最具挑战性是设计,我非常享受这个挑战。”

目前,Triple Eyelid Studio主要为客户客制家具如沙发、床架、餐桌、书桌和橱柜等,也承办活动装置,并确保所有装置得以重用,不会在活动结束后丢弃。此外,Triple Eyelid Studio定期在裕廊和如切路的工作室举办工作坊,让公众学习怎么让木材升级再造。

陈光耀说:“比起澳洲,本地的DIY文化还不够深厚,加上大家住在组屋,不容易在家做木工。但每个人都有义务减少浪费,如果可以通过木工让木材再生,就能减少许多垃圾。”

起初,Triple Eyelid Studio每月只能用上100块木托盘,现在则每月能用上1000块,工作团队也增至六人。

陈光耀说:“用的木托盘虽多,但还有许多用不上,必须丢弃。此外,我们虽然利用废置木材为材料,但制作过程中,还会有一些木材用不完,欢迎公众前来工作室索取用剩的木材。”

旧衣重组合再生

2-3-2018_now_8_Small.jpg
公众捐赠的衣服由莱佛士高等教育学院的讲师与学生重新处理,日后将变身成为时尚单品。(Eco-Business提供)

除了木材,本地还有另一数量惊人的“垃圾”:旧衣服。

为了减少浪费,生态媒体公司Eco-Business开始交换衣服计划EcoBank,并与城市发展合作,扩大环保企划规模。今年的旧衣活动更别具一格:公众捐出的衣服交给莱佛士高等教育学院的服装设计和服装行销系讲师和学生,由他们逐一为衣服拆线,并重新组合布料,制成新衣服。

Eco-Business执行级记者许诗玲说:“我们知道如何再循环玻璃、纸张和铝等材料,但布料再循环,无论消费者或厂商都缺乏环保意识和能力。在业界想出怎么再循环布料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升级再造。”

即便有办法回收旧衣,或许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

莱佛士高等教育学院服装行销与管理高级讲师Anisa Sia Johnny是参与EcoBank的三名讲师之一。她说:“再循环相当复杂,也需要建设相关设施才能进行。遗憾的是,消费者即便把衣服交给再循环厂商,某些衣服因为材质或加工费用等问题,无法再循环。升级再造的好处是,不用花费这么多能源,而且唯一的限制就是创意。升级再造除了能延长衣服寿命,也能制作出吸引人的新服饰。”

参与企划的学生之一时国际时装业务系的三年级学生Shraddhaa Shetty(22岁)。她认为升级再造一举多得,也看好时装业能够在升级再造这一方面作出更多努力。她说:“消费者只要多接受升级再造,相信会有更多设计师和品牌制作升级再造服装。”

不要轻易丢弃

2-3-2018_now_2_Small.jpg
弃木变可用木材。

无论是木材、服装或其他用品,都不应该以再循环为环保目标。比起费时费能源的再循环,减少用量和升级再造才是更体恤环境的做法。

许诗玲说:“减少浪费的最好做法,就是一开始就不要消费。快速时尚(fast fashion)品牌能够赚大钱,因为我们买东西时感觉过瘾,结果是我们不需要的劣质衣服堆积成山。下次买衣服之前先想想:你真的需要它吗?还是纯粹渴望拥有?”

陈光耀说:“在本地,丢掉东西实在太容易、太方便,大家根本没有想到,也不会顾虑丢弃的后果。反正丢了就看不见,所以我们都选择丢掉旧的东西,转身就买新的代替。我们必须从根本改变这种想法,才能真正做到保护环境。”

升级再造活动

本周末开始,本地将有不少升级再造活动,希望更多人把环保融入生活。

UP Fest 2018:“升级再造”家庭活动

日期/时间:3月3日,下午3时至晚上7时

地点:经禧(Cairnhill)联络所,1 Anthony Rd(从纽顿地铁站步行约5分钟)

策划“Up & Away”的南大学生举办的大型活动,公众可以免费参与升级再造工作坊,并领取免费限量“升级再造”礼包。此外,现场有歌唱和舞蹈演出,并设有充气城堡和巨型球池让儿童玩乐。

现场也有免费咖啡和小点心,不过不会提供即丢塑料餐具,请公众自备餐具。

更多详情请上:https://www.facebook.com/UpAndAwaySG/

EcoBank“升级再造”衣服义卖会

日期/时间:3月2日-4日,上午10时至晚上8时

地点:城市广场(City Square Mall),180 Kitchener Road(衔接花拉公园地铁站))

公众捐赠的旧衣服,在莱佛士高等教育学院的服装设计和服装行销系学生的巧手下,变身成为新时尚单品,欢迎公众购买。义卖所得将捐给新加坡儿童慈善总会。

EcoBank是生态媒体公司Eco-Business与城市发展联手策划的环保企划。

勘宝坊环保月

日期:3月2日-25日

地点:勘宝坊(Compass One),1 Sengkang Square(衔接盛港地铁站)

勘宝坊将举办一系列环保活动,包括旧衣回收(3月5日-11日;19-25日;中午12时开始)。回收期间,每天首五名捐出衣服的公众将获得神秘礼物。

此外,公众每花费$30,就有机会参与“升级再造”工作坊,学习怎么把旧T恤变成单肩包,以及自己制作香皂和唇蜜。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