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式室内游乐场兴起 玩家不分年龄

Timezone新旗舰店的迷你保龄球场。(商家提供)

新加坡常年是夏,不少国人寻找休闲玩乐时,喜欢留在冷气室内,也促使越来越多形式新颖的室内游乐场冒起。这些新式游乐场包括世界首个室内悬空吊网游乐场Airzone,本地首家采用VR科技的虚拟游戏中心Zero Latency,结合障碍挑战场、机器人实验室和AR攀墙设施的Let 'Em Play等,对象不再局限于孩童,玩家没有年龄限制。

本地天气酷热难耐,大家寻找休闲玩乐的活动时,趋向于留在室内,也促使越来越多新颖精彩的室内游乐场在这名副其实的“冷气国度”冒起。

早已脱离大家印象中的“游乐场”,本地出现的室内游乐设施不单单提供滑梯和球池,而是以多元新概念带来玩乐,包括考验体力的障碍挑战场,采用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和虚拟实境(Virtual Reality,简称VR)的游戏中心,以及适合亲子挥洒汗水的蹦跳游乐场。这些室内游乐场不再只是孩童或亲子的休闲好去处,不少室内游乐场所将对象放得更宽,没有年龄限制,比如悬空吊网游乐场和密室逃脱游戏,就属老少咸宜。

突破商场空间运用限制

说到最近兴起的室内游乐场,风头最劲的莫过于设在城市广场(City Square Mall)的世界首个室内悬空吊网游乐场Airzone。踏上悬吊在商场大厅上空的巨网,仿佛在空中漫步与玩乐,四层吊网设有不同设施,包括球池、迷宫和巨型滑梯,鼓励大家自由玩乐。其新鲜概念获得热烈回响,今年1月中开业至今,已迎来超过6000名访客。

zb090318_now_8_Medium.jpg
Airzone创办人赵崇基(左)与史提芬·伍德。(唐家鸿摄)

Airzone幕后推手是在2016年成立Ultimate Entertainment Group的赵崇基(48岁)和史提芬·伍德(Steve Wood,31岁)。香港出生,定居本地10年的赵崇基是公司财务和业务拓展总监;来自英国,2011年来新的伍德则是公司技术总监,曾为全球许多游乐场担任游乐设施安全顾问。两人负责过的项目包括本地最大的充气游乐场“艺术动物园”(Art-Zoo)和本地首个绑紧跳中心“AJ Hackett圣淘沙”。

伍德介绍,Airzone作为一个凭空打造,占据非零售空间的娱乐场所,在本地开创许多先例。他解释,购物商场得为他们拟出一套全新租契,公司也得与本地各个管制机构合作,拟出适用于该设施的消防条例和发展税征收法则。

开业至今,网上曾传出一些安全隐患,伍德表示公司强调安全优先,设施在设计、管理和维护都超出现有的行业标准和游乐设施安全规范。比如,Airzone每平方米的网可承担7350公斤重量,但每层网却只限20人同时在上面。

被外地商家相中

zb090318_now_7_Small.jpg
悬空吊网游乐场Airzone。(唐家鸿摄)

吊网用途灵活,Airzone每半年会改变设置,提供新玩点。赵崇基说:“Airzone在活动内容上有定制潜能,我们打算在不同时期吸引不同群众,包括年轻家庭和千禧世代工作人士。”

他说,除了是玩乐景点,吊网也能办活动,如健身课或万圣节惊魂迷宫。许多国外商家也相中其潜力,Airzone已收到十多项邀约,要将Airzone带入马来西亚、中国甚至北美。

伍德说,若只限于传统玩乐概念,如游乐场和电玩中心,本地室内玩乐场的市场已算饱和。“但只要在创新中保留大家喜爱的玩乐元素,像我们突破空间运用的限制,那就潜能无限。”

一张票可进两个场地

zb090318_now_11_Small.jpg
西蒙·奥格维去年底开设本地首家采用VR科技的虚拟游戏中心Zero Latency。

同意这番说法的是引进蹦跳游乐场Bounce Singapore的Tomorrow Entertainment执行董事西蒙·奥格维(Simon Ogilvie,46岁)。蹦跳游乐场提供在蹦床(trampoline)上蹦跳的乐趣,两三年前在本地掀热潮。奥格维分享说,Bounce前年6月开业时,是本地第五家蹦跳游乐场,其中两家却已先后关闭。“本地室内玩乐设施的竞争确实越来越强。现在有更多选项,所以我们得不断创新。”

zb090318_now_10_Small.jpg
蹦跳游乐场Bounce Singapore。(陈渊庄摄)

设在国泰乌节电影娱乐城的Bounce,除了蹦床设施,也设有X-Park Adventure障碍挑战场,一张门票可进入两个场地,每月迎来1万5000名至3万名访客。

奥格维说,蹦跳游乐场需要高天花板和无柱子的大场地,他花整整一年时间寻找场地。“本地天气可以挺难受的,所以新加坡人寻找活动类娱乐时,倾向于室内活动。舒适和便利是大家的两大考量,也是我们的优势。”

从静态转向体验式娱乐

尽管面对竞争,奥格维对本地室内游乐场的前景持乐观态度。“我认为市场会持续存在无法在家体验的活动式娱乐概念。所有人,特别是家长,都想从静态、荧幕式娱乐转向更动态和体验式的娱乐,而这样的娱乐不一定须要采用尖端科技。”

话虽如此,奥格维去年底在新达城开设本地首家采用VR科技的“多人自由移动”虚拟游戏中心Zero Latency。玩家必须戴上VR头盔、耳机、军用背包和手握塑料手枪,玩游戏时,其肢体和手枪动作会立即映射在环境中。但该游戏收费高,半小时每人要69元,被奥格维形容为游戏界的“商务舱”。

亲子之外也培养技能

zb090318_now_15_Small.jpg
郑源枫与他设立的室内障碍挑战场Let 'Em Play。(曾坤顺摄)

自2005年从事户外休闲活动如激光枪战(laser tag)和水上巨型气球的Wow Experience公司,近来也争夺室内游乐场的大饼。去年4月在文礼Tradehub 21开设亲子室内游乐场Let 'Em Play,设施包括老少咸宜的两层楼高障碍挑战场,机器人实验室和本地第一道AR攀墙。采用从芬兰引进的AR技术,玩家能边攀墙边玩乒乓、捉蝙蝠等。

创办人兼董事郑源枫(38岁)说,从事户外活动多年,他想尝试点新鲜的,尤其自己为人父后,想开设能促进亲子关系,也培养额外技能,如克服高度恐惧和增加自信的游乐场所。

郑源枫观察到:“本地父母很愿意花钱在孩子身上,某些玩乐概念如果对孩子有益,他们很愿意尝试。学前教育不再只重视静态学习,家长们有意识地要让孩子从体验中学习。”

Let 'Em Play周末平均访客为200至300人,平日下午颇静,所以正积极加强游乐场的吸引力,包括在下个月周年庆活动中,开办无人机驾驶和飞行培训课。

电玩中心人气回升

对于90年代长大的孩子,“室内游乐场”概念少不了电玩中心,这类游乐场所近年人气回升。自1997年进军本地的电玩中心Timezone,上个月于怡丰城开设占地1万2000平方英尺的全新旗舰店,成为本地最大电玩中心。新场所提供超过100种适合各年龄层的游戏,设施包括迷你保龄球场。

首席客户官梁家慧说,Timezone是迎合广大群众的互动式家庭娱乐中心。零售业低迷之际,电玩业近年的表现却不俗,公司每年见证15%收入增长。为满足持续增长的需求,公司不断开设新场所,目前全岛设有10家电玩中心。

本地室内游乐场一览

悬空吊网游乐场

概念取自欧美一般设于丛林的吊网游乐场,但将它搬进室内,本地Airzone是全球首创,带来空中漫步与玩乐的乐趣,老少咸宜,预计也将设在本地其他商场。

蹦跳游乐场

大型蹦床让玩家尽情弹跳,也结合不同玩乐概念,如灌篮、躲避球和走墙,体力消耗量大。Bounce Singapore和Katapult Trampoline Park也设成人与儿童的蹦跳健身课。

障碍挑战场

攀墙、跨越悬挂轮胎、走平衡杆等,常见户外的障碍挑战场也走入室内。不同体力极限或不同年龄的玩家各有玩法,Let 'Em Play和X-Park Adventure有职员在场指导。

AR与VR游戏中心

采用AR与VR技术将虚拟场景或人物呈现真实生活,让玩家身历其境。一般吸引青少年与成人,比如AR游戏中心Hado趋向大众,用VR技术的Zero Latency更趋向工作人士。

密室逃脱游戏

困在密室的玩家得在有限时间内,靠室内隐藏的提示破解谜题,找到逃离方法。全岛至少有10家密室逃脱游戏,老少咸宜,也有专为特定群体而设的游戏,如Xcape Singapore有为小孩和情侣特设的游戏。

激光枪战

将一般在户外玩的战略性游戏带进室内,有LaserOPS和Tag Team。玩家穿上有感应器的贴身背心,手持发射激光的相位枪出战。一般分两组,射中敌人的背心就计分,适合一家大小或朋友促进凝聚力。

电玩中心

碰碰车、抓娃娃机和赛车驾驶等电玩游戏依然深受男女老少欢迎,本地两大电玩中心为Timezone和Cow Play Cow Moo。

儿童游乐场

专为儿童而设的游乐场,除了滑梯等传统游乐设施,也出现采用高科技的互动玩馆Mosh!,以及让儿童体验虚构职场或生活场景的游乐场,如Kidzania和The City。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