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快意恩仇 江湖不再有李敖

字体大小:

台湾著名作家、文化及时事评论家李敖昨天上午病逝,他文笔犀利,“言”下不留情。在大众眼里,他不是个容易评断的人,快意恩仇,是个很有武侠色彩的人物。

台湾著名作家、文化及时事评论家李敖(1935-2018)3月18日上午因罹患脑瘤在台北荣民总医院去世,享年83岁。

李敖文笔犀利,并自诩为“中国白话文第一人”。早期的李敖是一个文化批评者,尤其对传统文化大力批判,他在台湾《文星》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大力提倡“全盘西化”,并宣扬自由主义思想,反对台湾国民党独裁,1961年6月他发表第一篇文章《老年人和棒子》,从此为争取言论自由而努力。

李敖著作等身,收录他大部分著作的《李敖大全集》共80册,约3000万字。在李敖早期的作品中,《传统下的独白》与《独白下的传统》两本书风行多时,尤其是《传统下的独白》在台湾被查禁多年,出现了许多盗版。这两本书尤其受到当年许多年轻读者欢迎。在本地,这两本书也有不少读者,在当时有一定的影响力。

李敖有两次牢狱之灾,再度入狱后,他每月出版一册《李敖千秋评论丛书》,开始大量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批评。

自1990年代开始,李敖在台湾及香港电视台主持电视评论节目,包括本地人熟悉的《李敖大哥大》(中天新闻台)及凤凰卫视的《李敖有话说》等。和一般作家文人不同的是,李敖选过总统,也当过立委,参与过政治活动。

如果说,李敖是一个时代的传奇,绝对没有人会反对。他虽然没有来过新加坡,但通过他的著作与电视节目,本地华文文化界对他十分熟悉,我们借特辑,纪念这位远去的文化传奇人物,也访问了本地多位作家和学者,以表悼念。

胡月宝(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副教授):看到李敖柔情一面

zb0319li_ao5_hu_yue_bao_Small.jpg
胡月宝从歌曲《忘了我是谁》开始对李敖好奇。(受访者提供)

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副教授胡月宝1980年代在台湾留学时,曾经在台湾大学现场聆听过李敖的演讲,对他文思之敏捷,演讲时的引经据典十分佩服。胡月宝说,当年之所以特地跑去听李敖演讲,是因为李敖亲自写歌词的一首歌曲《忘了我是谁》,这首歌歌词写得深情款款,十分动人,歌中唱道:“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看了心里都是你/忘了我是谁”

胡月宝说:“因为这首很能触动心弦的歌,我开始好奇于李敖这个人,因为看到了他的另外一面,柔情的一面。”

胡月宝说:“李敖是个明星作家,人们说李敖‘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他有100多本著作,前后却有96本被禁,创下历史纪录,我年轻的时候的确十分佩服李敖,他不论是文风或是创作内容都很有自己的特色。”

胡月宝也认为,李敖不是个容易评断的人,他不按牌理出牌,快意恩仇,是个性情中人,也是很有武侠色彩的一个人物。

她说:“我们是幸运的,有机会见识到像李敖这样的人物,跟他们一起走过一个时代。”

衣若芬(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李敖治学与写作上都领先一步

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衣若芬说,李敖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人,在没有网络的年代里,他收集资料的方式及工作流程都非常完整,而且作为一位作家,他在资料收集方面所做的努力和严谨的训练,是不带“功利”色彩的。“他以资料和研究揭露了一

zb_0319_liao6_Small.jpg
衣若芬说,李敖树立了某种方式,易学,但不易超越。(受访者提供)

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这方面他是很了不起的。”

在衣若芬看来,李敖在治学与写作上都领先一步,是一般人学不来的。她说:“李敖树立了某种方式,易学,但要超越并不容易,一般人是资料累积,但要像李敖一样,能够将资料连接起来却不是件容易的事,这是一种个人的治学功力,是学不来的。”

衣若芬也指出,李敖的表述方式很犀利,适合大众传媒,因为具话题性,

对于李敖晚年在电视上主持的时事评论节目,衣若芬说:“李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他了解到,文字与语言是不同的东西,早期读他的书的读者,喜欢他趣味、智慧的语言,但是传媒的接受者却未必是同样一群人,他很知道上节目时需要表演的,用话题性的,劲爆的语言去吸引观众。”

衣若芬说,李敖近年来在中国大陆很受欢迎,就是因为他这种大胆的表达方式,大陆观众觉得他很酷、敢讲。

林祥雄(画家、作家):李敖的民族情感让人尊重

zb_0319_liao7_Small.jpg
放眼文坛,林祥雄觉得没几个人像李敖那样敢说敢言。(档案照)

画家及作家林祥雄佩服李敖的敢说敢言。他说:“李敖是奇才,放眼文坛,没有几个人有他勇于批评的勇气。”

作为文化人,林祥雄也对李敖的思想独立与人格魅力表示尊崇。

他说:“李敖的民族情感让人尊重,他对自我民族的认同感高于一些政治人物,这点值得敬佩。世上无完人,无论如何,李敖的这一生是不虚此行。”

zb_0319liao8_Medium.jpg
林康(左)说在台湾民主进程中,李敖是值得重笔书写的风流人物。林高从中学时代就读李敖的作品,他以艺高人胆大形容李敖。(档案照)

林高(作家):李敖有本钱否定传统

作家林高中学时代就读李敖的杂文作品,他以“艺高人胆大”来形容李敖,认为李敖学问太好,所以很敢批评。

林高举例说,九一一事件发生时,李敖在电视上评论,说这样的事情终于发生在美国。这样的谈话非常大胆敢言,也不是一般人会说的。

林高说:“台湾政治局势很乱,李敖批评起台湾政局,在国民党与民进党之间两边都骂,而且从电视上看他的谈话,常有惊人之语。他也批评权威,这是他胆识过人的地方。”

林高认为,李敖对传统的否定,是因为他有这个本钱,他对传统的认识是足够的,但即便如此,李敖对自己的语言文化不会不尊重,相反的他热爱自己的文化。

他说:“李敖对人可说‘言’下不留情,这也许不为一般人所喜欢,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敬佩他的。”

林康(作家):李敖为台湾民主做出贡献

作家林康肯定李敖为台湾民主做出的贡献。他说,在台湾民主进程中,李敖肯定是个值得重笔书写的风流人物。1960年代他在《文星》杂志“横空出世”,以力主西化之姿打破“酱缸”,让当时不少“党国体制”内的头面人物颜面无光,面对十分尴尬的处境。

林康说,1970年代李敖入狱然后出狱,继续挑战权威,独力撰著“李敖千秋评论”系列书刊,把批判大笔从文化转向社会与政治,屡出屡禁而绝不妥协放弃,展示了他一以贯之的坚韧强悍。后来,他和“党外”分分合合,和台湾主流民意渐行渐远,包括在文学上所谓《北京法源寺》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等等,在在反映了他坚持独立见解,特立独行的一面。

林康说:“台湾社会的民主化,有李敖的奋斗和参与在。而一个民主的社会,就该体现出包容各种言论,允许发出不同声音的特征。”

林恩河(长河书店老板及文史作者):李敖是语言大师

zb_0319_liao10_Small.jpg
林恩河认为,文字在李敖的排列组合下生龙活虎,灵气盎然。(档案照)

长河书店老板及文史作者林恩河最欣赏李敖年轻时在《文星》杂志发表的一系列文章,后来出版为《传统下的独白》与《独白下的传统》两本书。

林恩河说:“《传统下的独白》与《独白下的传统》是两本写来严谨,非常有独到见解的书,也是李敖在进监狱前后写下的两本书,相较之下,他的其他作品比不上,包括他的小说,他的千秋评论。我常跟朋友说,对于李敖的其他作品我‘不欲观之’,以免破坏过去读这两本书的好印象。事实上他即使只是留下这两本书,也就够了。”

林恩河肯定李敖多年来持续为争取言论自由而做出的努力,他入狱后开始每月出版一册《李敖千秋评论丛书》,出狱后发表大量有关现实不公的文字,

林恩河说:“李敖是语言大师,具有特立独行的个人写作风格以及深具特色的文字,文字在他的排列组合下,生龙活虎,灵气盎然,这是李敖让我心折之处。”

曾评价新加坡人“笨”引起轩然大波

李敖在新加坡有很多读者,却从未来过新加坡,但他对新加坡最“著名”的言论,就是批评新加坡人“笨”。

2005年,李敖结束中国大陆文化之旅返回台湾,在机场评价中港台与新加坡华人时,指中国人不可测,台湾人最糊涂,香港人比较坏,新加坡人比较笨,引起轩然大波。随后,他在凤凰卫视《李敖有话说》节目中,用了一整集时间“解释新加坡人的笨”,并说:“越解释、越想开玩笑,反而越描越黑……”

2006年4月,他在台北接受《联合早报》台北特派员访问,重申他没有恶意,因为“笨”在他的定义里,“其实充满友善跟关怀”。他说:“我那么喜欢骂人,骂台湾人混、骂香港人坏、骂大陆人不可测,都是很重很重的话;‘笨’对我而言却是非常轻的字,其实是疼爱的话,要放在一起对比看。单独挑出一个‘笨’字,认为我在骂新加坡,这就太断章取义了,不太符合真相和用心。”

他也在访问中表示,他发现了新加坡人的聪明在于知道政府可以信任,也选择信任政府,“因为他们清楚知道自己的处境,跟政府对干起来,下场会比我李敖更悲惨!”

李敖还说,他很愿意来新加坡看看,最想看晚晴园,“还有你们鞭刑的那个刑具!”。他说,他要实地看看中华民族革命遗址和大英帝国法治遗产是如何结合,创造出这么一个“大小问潮水”却“让世界都认识”的新加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