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归处 南极探奇

夏尔科港的绅士企鹅。
夏瓦海湾浮冰上的罗斯海豹。
海特魯卡岩礁上的南极白鞘嘴鸥。
布兰斯菲海峡扬起尾巴的座头鲸。
在洛克雷港孵蛋的蓝眼鸬鹚。
洛克雷港的科研站如今是南极的夏日博物馆。
一排企鹅在夏尔科港的“企鹅公路”上走动。
早报制图

南半球初夏,风冷冽,雪厚积。旅游南极计划随天气不断改变。丰富的海洋生物与地理景观,教人赞叹的海天一色,温暖了身处极端气候的访客。

早上七点被唤醒,拉开船舱的窗帘,窗外的天空一片湛蓝。

我们乘搭的“诺瓦海洋号”缓缓地航行,穿过一块块大大小小的浮冰,因为船的速度很慢,感觉不到船在动,倒像一块块白色的浮冰愈来愈频密地向船围靠拢过来。终于,船再也动弹不得了,停在利麦尔水道(Lemaire Channel)的出口,南纬65度07秒,在66度33秒南极圈的边缘。探索队队长,丹麦人莫登告诉我们,他和船长讨论了以后,改变了当天原本要在更南的彼得曼岛(Petermann Island)登陆看爱德琳企鹅(Adelie penguin)的计划,决定了这里就是我们这次航行能抵达最南的地方,接下来只好掉头往北,返回我们来时启航的乔治国王岛(King George Island),那天是南半球的夏天,12月15日,是琼和我从智利的蓬塔阿雷娜斯(Punta Arenas)乘小型飞机抵达乔治国王岛,从岛上上船后的第三天。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南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