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现代人与古人一起入梦 吴文德谈新剧《南柯一梦》之《入梦》

《南柯一梦》之《入梦》提炼自汤显祖杰作《南柯记》。(互联网)

今年新加坡国际艺术节,吴文德将呈献新剧《南柯一梦》之《入梦》。

对《南柯记》的改编,秉着“人生如梦”这一古今不变的话题,吴文德期待《入梦》与当今社会产生共鸣,让现代人看到与古人近乎重叠的人性、贪婪、虚荣。在一朝醒觉的梦的边缘,鉴照自己的人生。

《南柯记》中,在梦中度过美好青春、享尽荣华富贵的淳于棼,梦醒后有这样一句喟叹——“都是空!江冷玉芙蓉,水天秋弄,门院萧条,做不出繁华梦。只落得枕上凉蝉诉晚风!”

导演吴文德苦笑:“我最深刻的梦,总是跟工作有关,在大型演出前有些东西还没做好,演出迫在眉睫,观众正要进场……我这个不停重复的梦,完全不如淳于棼的长梦那么浪漫。”

吴文德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睡梦,说那只是白日残存思绪的重组,所以不解梦,任“开演却没准备”的噩梦时时侵袭。

他说:“梦想与睡梦不同,我的梦想是有自己的菜园,汲水种菜自给自足,也不用见人,每天写文章啊写诗啊,要不要发表看心情,或者把菜园做成一个民宿,选择性地接待客人入住,志气相投、谈得来的就让他们来住,我照顾他们。年龄越大,越会想这种东西。在新加坡,这算一种奢华吧。”

之所以谈梦,是因吴文德邀我们一同入梦——本地双语剧团TOY肥料厂受新加坡国际艺术节(SIFA)委约,4月将演出话剧《南柯一梦》之《入梦》。

当代戏剧挑战古典文学

《南柯一梦》之《入梦》提炼自中国明代著名剧作家汤显祖杰作《南柯记》,是汤氏代表作之一,与《牡丹亭》《紫钗记》《邯郸记》合称“临川四梦” 。汤显祖妙笔描绘唐朝落魄武官淳于棼梦境中一段奇幻之旅,人间众生的复杂情感与隐秘欲望交织缠绕,大千世界统统浓缩于一梦。原著以44章昆曲来演绎,TOY肥料厂艺术总监吴文德穿越一回,以现代视角讲述一名被卸任的海军军官淳于棼,酒后醉意乍起,在一棵老槐树下做梦,进入蚂蚁王国……

南柯不是人,是一棵朝向南方的槐树;淳于棼,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苦闷将士。醉卧槐下的淳于棼,做了一场20年的绮丽好梦。梦幻之地槐安国洁净华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丰衣足食。淳于棼当上驸马,娶得绝世美貌的公主,上任南柯新太守,生育子女四名,因政绩卓著,受万人爱戴;戏本的下半部急转直下,淳于棼权倾一时、淫乱无度,梦得无比痴迷、疯狂与嚣张。但再奢靡盛大的筵席也有尽时,遭逢公主病逝,官僚斗争中失势,遣军作战时失败,淳于棼被送回人间。淳郎这一觉骤醒,不过短短一个时辰罢了。

吴文德说:“淳于棼的体验后人有种种分析,说他太醉、昏迷,被催眠都有,这不重要,重点是他进去的那个空间太真实,真实到他回来后疑惑:是梦比较好,还是现实比较好?我觉得这正是问题所在。”

吴文德邀中国福州编剧朱昕辰改编出剧本,挑战把古典文学精粹融入当代戏剧舞台,从原著中提取五场作为序幕演出,打造一个引人入胜的前奏。

睡入真实,醒出梦境

《南柯一梦》分三部分,《入梦》《如梦》《辱梦》,整部改编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入梦》一结束,肥料厂将马不停蹄地完成三部曲的后两部。其新创之处在于:淳于棼变成一个现代人,他的梦是在眼下这个时代做的梦,他的梦也许与很多人的梦重叠。

“绝对不是只要说一个梦那么简单。”吴文德表情温和、语气温吞,但讲话直接。“汤显祖,明朝人;《南柯记》故事发生在唐朝。你不觉得我们大家很荣幸地生活在新的唐朝里吗?我希望带领观众感受一个人从睡入真实到醒出梦境的灵性旅程,透过弹指即破的美丽气泡来窥视这个世界,讨论当代人所熟悉的话题:抑郁情绪、无以摆脱的劣习、寻找心灵寄托的方法,以及盛世乱世浮世俗世中的自处。”

吴文德说,不论生于哪个现代化国家,我们生逢盛世的现代人,大多有些迷失,因相对容易地得到功名利禄,所以心理素质偏低,在生活轮轴的高速运转中,此际的追求或梦想与现实对照,到底梦更真还是现实更真?有时虚实界限模糊,这已是人类一种共性体会。若置于历史宏观格局中审视,人间的灾难从未结束,时代的戏谑从未消停,戏剧的讥讽隐喻不断重演,人性的污点弱点根深蒂固——400岁的剧本和当下的生活,无巧不成书地如出一辙。

吴文德说:“尽管是改编,我们刻意地保留汤显祖的文字,改动部分占全剧17%吧。”

让文言文听起来美妙

改编后的《南柯一梦》发生在亚洲某国某个城市,吴文德点明不是新加坡的故事。剧本继承中国古典戏曲的韵味、结构与表现内容,焦点落在纯正的文字发音以及语气语调上——这是部说着汤显祖文言文台词的当代中文话剧。

吴文德笑言因自身背景和爱好,他把自己定义为“新中华风”的剧场工作者。“跟中华文化结缘是福份,如果能把中华文化推到一个新境界,为什么不呢?”

“使用文言文不是要制造隔阂,我在意的是如何让文言文在我们的耳朵里产生一种魅力,这个魅力得用精准的手法拿捏。以前我们排一出戏,工作坊强调肢体或剧本,可这次工作坊多在磨台词,抑扬顿挫、长短声腔都一一细修。我想达到的效果是让观众赞叹:怎么文言文听起来那么美!”不过,他也说:“文言文如果用现在的思路、情感、节奏去念,的确是很实验性的一件事,原著是用昆曲来唱的,要拿来念,没有人尝试过。但好在是新加坡国际艺术节,它本身是艺术性和实验性定位很高的一个平台,《南柯一梦》之《入梦》不该是平时演的那种一般的戏。”

看不同戏用不同接受法

近年来本地舞台上,实验剧作频出,有的作品手段高明,予观众解码途径或理解线索,突破传统戏剧的表现形式;有的作品则令人观后彷如坠入云里雾里,不知剧意何在,似乎为实验而实验。实验剧作的负面评论,常见报端,可见相比商业剧目或主流剧目,本地观众对实验作品并不十分买账。

吴文德说:“最近关于实验剧目的探讨不少,我的看法是如交响乐、爵士乐、流行乐一样,音乐有不同层次,作为听者,要播放或欣赏哪种音乐时有其选择。回到戏剧,实验色彩的创作者也开宗明义地向观众告知剧目的种类。”

他说:“观众是有选择权的,去参与戏剧时,要开启特定感官去接触去吸收。多年来从事剧场,我已修炼出看不同戏时,使用不同的接受方法。有些剧目的观众是少数人没错,这种设定是天经地义的,小众剧场就是给一小部分人看的,有存在的意义,小众观点谁说不能引起大众反思?实验剧是戏剧生态圈中的一环,而艺术的唯一审判者是时间,时间会告诉我们实验艺术的真谛和它是否会流传后世。”

无论鬼才、庸才,还是广受大众喜欢的热热闹闹的才子,吴文德认为艺术界需要多元的创作者,观众亦无须太苛刻。“看一个作品,有时你只须笑一下,有时你得多看几眼,有时你整夜难眠。尊重自己的观感就好,像那些让人爱的戏剧一样,有的戏剧写了就是要挑起你的恨、不满,让你体会到自己鲜明的立场。”

吴文德意在通过戏剧跟观众达成有问有答、一来一往的平等交流,对他来说,戏剧成立的根本,是一个“做戏的”“演戏的”和“看戏的”能共处的空间。

zb_0326_nankeyimeng_Small.jpg
唐绍炜将在《南柯一梦》之《入梦》中扮演男主角。(肥料厂提供)

本地中文戏剧只有大融合

吴文德倾向于和具不同经验的各年龄层的演员合作。“有时会从经验很少的演员身上挖掘到惊艳的演法,新演员能跟有经验的演员激出别样火花。作为导演,如果我固定自己的演员只能有一种演绎方式,那么戏剧也看不到更多可能性。”

《南柯一梦》之《入梦》,唐绍炜将扮演男主角。“在整个气质和专业能力上,我需要像唐绍炜这种水准的演员。专业剧团让他表现的机会不多,他长期服务于儿童剧场,过人的才华没办法让更广大的观众看到。”

演员名单还里罗宝玲、陈宇泱、谢逸轩、孔祥池、雷健等,有肥料厂多次合作过的熟面孔,也有正在培养默契的新演员,另外,来自南洋艺术学院表演系的学生演员们也将担任群戏角色。

“他们在南艺的这四年里,我很愿意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演一些角色,从没台词到有台词,而今扛主要角色,我的想法是为他们铺一条路,让他们有管道进入戏剧圈,融入剧场生态。”吴文德说:“南艺的训练给他们打下基础,让他们的台词功底能胜任《南柯一梦》难度这么大的话剧,我看他们都准备好了。”

吴文德对本地戏剧界选角的偏见很不以为然,“比如有的剧场人说,来自哪个学院或哪个国家的演员,因属某种派别或带某类特色而不录用。我工作时不会看谁是南艺的,谁是拉萨尔的,谁是哪里的,我单纯把演员当演员用,我希望我们不要再分类。”

相当一部分新移民演员演出过肥料厂的剧目,包括此次的《南柯一梦》之《入梦》,吴文德认为本地中文戏剧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就是大融合,不应再把新移民演员和土生土长的本地演员分而视之。“以前可能有一种敏感度导致的差异,现在我看各地华语演员越来越能沟通。坦白说,我们很多时间都在看中国剧作,比如北京人艺,也跟中国剧场人合作,本地中文戏剧人的思维已经调整,感知也在变,这毕竟是一个往前走的融合的时代。”

他坦承以本地的戏剧生态来看,现阶段专业剧团聘雇全职剧场演员不太现实,演员们还得在各团、各制作团队之间游走。“我们不可以不面对的情况是,中文戏剧的观众群体比较小,如果我们努力使观众人数增加,做一个有全职演员的剧团是可行的,当然也要看政府津贴。”

以演员为代表的剧场工作者在本地虽是一个少数族群,吴文德说他们的利益不能被轻忽。“我们要为演员、为幕后工作者创造一个更专业的环境,新华剧体可以把这个话题探讨一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日期:4月30至5月1日

时间:下午3时及晚上8时

地点:SOTA Studio Theatre

票价:35元

购票请拨打SISTIC售票热线63485555,或上网:www.sistic.com.sg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