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食物拼颜值 难长红

网红食物通常借助新奇口味,光鲜外表,虏获食客特别是年轻人的心,但要红下去,仍须以味取胜。近期什么网红食物在本地走俏?资深美食家们对这些“网红”有什么看法?

近年来,网红食物掀起一阵追捧热潮,有之热潮持续不退;有之昙花一现。撇开味道口感,这些网红食物每一款都卖相诱人,色泽讨喜,让人爱不释手,吃之前总要拍照上传社交平台。

网红食物的追捧者往往是走在潮流尖端的年轻人。而最近在本地社交平台上疯传的网红食物,就包括:脏脏包、恶魔芝士包、北海道芝士吐司、被蛋卷、造型马卡龙等。

林益民不会迫不及待尝试

资深美食家林益民(68岁)若尝到有一定水准或特色的食物,会将照片上载至社交平台与大家分享。

他坦言自己较少购买网红小吃。“其实我不完全相信网络推荐,除非美食推荐者有一定背景,又或是我认识。当我发现一些网红食物会先去问尝过的人的意见,不会迫不及待去试吃。”

他认为网络上疯传的食物未必百分百好吃,倒想看看该食物是否能红很久。若只是红一段时间就淡下来,就表示该食物只不过是一时的潮流。

林益民指网红食物的蹿红和推荐者的年龄层与背景有直接关系。他强调许多网红食物都针对年轻市场,被上载至网上的食物,也往往是因为第一眼吸睛。

商家出奇招,让食客通过新鲜好玩的方式“体验”美食。林益民说,这些加入好玩元素的食物对准的是年轻市场,一般与饮食口味和品质没有直接关系。

谈到最近掀热潮的脏脏包,他认为,脏脏包用名字,而非用口味来吸引人。一开始可能有趣,能不能持久又是另一回事。“弄到满嘴脏脏的固然好玩,玩多几次会很恶心。我不看好,我只能说它在宣传时多了好玩、有趣的元素。”

林益民认为网红食物也应重视品质。(陈福洲摄)
林益民认为网红食物也应重视品质。(陈福洲摄)

网络传播力快,商家只要用特别的宣传文字或伎俩就会引起大家的关注。“脏脏包,你确定吗?我小心吃可能就不会脏?”在他看来,这种想法会激起人们的挑战心态而跃跃一试。但大家尝试一次后,可能就没有效果了。

他建议商家在设计食物时,多考量食物的味道和持久性。若只为吸引好奇心,得到的也只是暂时效果。

至于网红食物根据食客喜爱主打的客制化服务,林益民指出,这或许可以吸引年轻人,但可能使年长者感到茫然。他鼓励业者在积极争取年轻市场的同时,也应提供既定口味,以符合各年龄层消费者的需求。

林益民建议网红食物业者在继续创新的同时重视产品品质,不能因需求量增加,而在制作工序上偷工减料。要想让支持者继续留守,甚至带进更多人来,就应把焦点放在食物质量上。

郑德荣分享“红”的要诀

本地著名西式糕点烘焙师郑德荣(48岁)留意时下饮食趋势,对网红食物自有一套看法。若想要打造网红食物,除了要具备创意的研发团队,郑德荣也分享了其他先决要素。

本地著名西式糕点烘焙师郑德荣。(邝启聪摄)
本地著名西式糕点烘焙师郑德荣。(邝启聪摄)

1.要能拍出“instagrammable”的照片。

2.食物要够“分量”,让人感觉食材丰富。

3.要够特别,如会爆浆的食物。

4.尽可能使用特别或具有传统风味的食材。

5.需要有创意和专业的社交媒体宣传团队。

郑德荣说,消费者一般喜新厌旧,在选择众多的情况下,不容易让食品持续叫好叫座。他指出:“最重要的当然是在已成为网红食物的基础上不断研发新口味,以带动市场新鲜度,当然食物本身必须好吃。”

脏脏包通过特别造型吸引人,郑德荣并不看好。他指脏脏包缺少让人回头的欲望,不会红太久。

蘸着参峇酱吃椰浆饭曲奇饼的方式充满趣味。(邝启聪摄)
蘸着参峇酱吃椰浆饭曲奇饼的方式充满趣味。(邝启聪摄)

他也透露,他与团队正积极筹备,计划在近日推出“老成昌”椰浆饭曲奇饼。“曲奇饼上有米粒,充满椰浆饭的香味,再蘸上特制参峇酱一起吃,让椰浆饭曲奇饼更像传统椰浆饭,这样吃曲奇饼,方式很有趣。”

他强调,网红食物的出现为年轻人提供了绝佳的创业机会,但成功让这些食物持续受到消费者喜爱,才是王道。

叶荣生推陈出新能保鲜

美食专栏作者叶荣生(58岁)说:“网红食物犹如时尚,会带动不同潮流。每个季节潮流交替,若干年后,该潮流可能会以另一面貌回流。”

叶荣生所接触过的网红食品,要数曼谷的Kyo Roll En甜品令他留下深刻印象。“乍看之下还以为是日本甜品,但原来是泰国道地甜品,既美丽又充满创意。”

美食专栏作者叶荣生将网红食物看作“时尚”。(受访者提供)
美食专栏作者叶荣生将网红食物看作“时尚”。(受访者提供)

网红食物为何走红?叶荣生认为,年轻人都想争做“第一个尝试”的人,一旦推出新产品,会马上买来吃。其他让食物在网络上走红的元素包括:餐馆装潢有特色,食物外形美观,食物好吃等。此外,明星或名厨开设的餐馆大多会吸引人潮。

网红美食不乏国外美食,但他认为一些美食虽积累名气,但当品牌来到本地开设分店,或许是食材不同,味道未能达到来源地的水准,实为可惜。

无可否认,部分网红食物是由博客和“网红”炒热的,他说:“网红可分两大类,一种是专业的,真懂得吃;另一种则占着年轻姿色,拿着食物做网拍。他们具有带动力,会影响年轻人去尝试,但你不知道他们是否是有偿的。”

叶荣生指从前餐饮业者对食物的口味多有要求;现在大家却把“instragrammable”元素摆在优先位置,非常可悲。

他认为,网红美食若想持续站稳市场,食物不需太花俏。前提是要不断衍生出新点子,持续推出新产品。

对于时下流行的网红食物,叶荣生较看好芝士吐司和蛋糕卷。他认为芝士和吐司皆是国人天天吃的食物,惟形式上可能有些变化,两者可以并存。而蛋糕卷的味道和口感与瑞士卷相似,潜力不错。

他最不看好脏脏包,觉得它空有噱头。“食物味道有两种,一种是基本味,另一种则是好玩的味道,脏脏包就是后者。我会吃因为我好奇,但我会否再去买,就是一个问号。”

他指这些通过网络而爆红的食物,红的时间会很短。他解释:“因为在那一年,突然间有许多竞争者进来抢滩,给他们几个月或一年,很快会玩完,因为市场已经饱和。”然而,凡走过必留痕迹,红极一时的网红食物中一些点子可能会流传下去,如同一场服装秀,其中会有一两个设计成为长青时尚。

许嘉心网红食物有谈资 

本地肉类加工食品公司品质监控执行员许嘉心(30岁)热衷尝试网红食物。她说:“我爱吃,第一是贪新鲜,满足好奇心;第二是尝试了网红食物,跟朋友和同事有多一些话题。”

最近,她一口气试吃了本地三家烘焙店推出的脏脏包,并于社交平台上发表她对各个品牌脏脏包的看法。

许嘉心热衷尝试网红食物。(受访者提供)
许嘉心热衷尝试网红食物。(受访者提供)

她指自己在试吃某样美食后,会将照片上载instagram和面簿,与朋友分享,这样做往往会引起朋友间的话题。“一些很久没见面的朋友,会私信问我好不好吃,有时也会因讨论食物,约定下次一起去吃,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可以和朋友联络感情的机会。”

她透露自己在大学时期修读的是食品科技,因此对一些新兴食品特别感兴趣,并会想要了解食材成分和食物卖点等。

她每一至二星期会喝上一次泡泡茶。泡泡茶在本地还在流行,种类繁多,每家泡泡茶店自有不同概念,有些主打不同口味的珍珠,如:抹茶、海盐焦糖、咖啡、芋头等,有些是卖相特别如蝶豆花渐层变色,有些则走健康路线,如:Teafolia卖的就是含有水果片的泡泡茶。

她说:“西班牙冷冻酸奶llao llao现已转换成Yole,一开始很多人排队,大家炮制自己喜欢的口味后,就会拍几张照片上载至社交平台。”她强调,网红食物若合自己口味又不难买,就算热潮已退,还是会一直捧场。

本地近期蹿红的网红食物

·脏脏包

外形独特,像一坨脏脏的东西,层层酥皮的可颂面包中包裹巧克力酱,表面覆盖厚厚的可可粉。因吃时容易被巧克力酱和可可粉弄脏嘴和手而得名。

·恶魔芝士包

源自奥地利的大软面包,十字刀切成四块,在切口处抹上厚厚的芝士,再撒上奶粉和糖粉。面包由内到外都布满芝士,咬下去全是芝士和奶油的软滑,芝士味香浓,博得一众芝士爱好者的喜爱。

·北海道芝士吐司

来自泰国的北海道烤芝士吐司柔软香甜,吐司里包裹热腾腾的芝士,浓郁的芝士在高温作用下与面包紧紧融合。面包沾满芝士香气,一口咬下去可拉出长丝。

·被蛋卷

用古早味蛋糕做的蛋糕卷口感柔嫩软滑。三种蛋糕口味、四种抹酱,以及四种撒料让顾客DIY心仪口味,不同选项组合可变出无穷惊喜,也增加参与感。店家现烤现卖,现点现卷。

·造型马卡龙

马卡龙不只是圆的,网民一律评价“太可爱”“舍不得吃”的造型马卡龙不仅有高颜值,口感也不像一般马卡龙那么甜腻,受到许多人喜爱。这些造型马卡龙也提供个人订制服务。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网红 食物
15777263953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