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阿者科 古村落似农家画

门前就是风景。
勤快的老奶奶。
悠游自在的小孩。
娴静的小村庄。

中国云南省除了有名闻遐迩的元阳梯田,还有以蘑菇房著名的古村落阿者科。以砖、土、木及茅草搭成的蘑菇房,一般有三层,下层养牲畜和存放农具,中层住人,上层为储藏室,是当地哈尼族老祖宗留下的智慧。

中国云南省红河州的元阳县,以哈尼族的梯田闻名于世。看完了哇哇有声的伟大梯田创作后,让双眼稍事休息,双脚继续寻访以蘑菇房著名的古村落阿者科。

阿者科的哈尼语是:一个吉祥的小地方。

这小小的村落在海拔1900多米处,已在2013年成功申遗。村里有农户61家,人口396。民生以畜牧业和种植业为主。畜牧多为养牛,种植则以水稻为主。

蘑菇房,顾名思义就是“长得”像蘑菇的房子。

蘑菇房在过去并不少见,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老百姓改善生活的需求,至今已所剩无几,保存相对完整的只有阿者科和垭口。传说在很早的以前,哈尼人是住在山洞里,后来他们看到漫山遍地生长着的大蘑菇,不仅经得起风吹雨打,还能让蚂蚁和小虫子平安地在菇伞下做窝栖息,聪明的哈尼人因此得到灵感,纷纷离开山洞建起蘑菇房,给自己一个温暖并可以遮雨挡风的家。蘑菇房有砖木与土木结构,屋顶以茅草搭成,一般分为三层,下层养牲畜和存放农具,中层住人,上层为储藏室。

石板路蜿蜒曲折

村里公路不通,公共卫生条件也不是很好。但是,它原始而宁静,民风也相对纯朴。入村得在高高低低凹凸不平的石板路走上一段时间,大约半个多钟吧。

首先,迎人的是一条青石板铺就的乡间小路,虽然大块小块的石板从上至下蜿蜒曲折,倒也不难走。比较要注意的是牛粪处处,一坨一坨地随意摆出迎客的无辜。

走在前头的旅伴纷纷冲往右边的梯田处拍照,远望是一幅很雅致的风景画,我也不甘人后地赶过去,可是忽如其来的一大片浓雾掩至,理所当然地迷蒙了远山近树。这里,云雾最爱与人玩捉迷藏,袅绕徘徊着,令你欢喜令你忧。

静静地,一大层块的雾飘移过后,我的脸与发都湿了。顾不得那一身的潮,趁雾霭离去的瞬间,急急按下快门。成果是一幅幅的水彩画。

洒狗血划寨界

03_05_2018_6_Medium.jpg
山寨门前悬挂着木刀木叉木槌的草绳。

往左,一脚高一脚低地入村。首先看到的是山寨门。是的,阿者科是一个典型的哈尼族村寨。哈尼族凡建立新寨,都得竖立寨门,寨门一般有两到四个,在上山落地之处。新寨址选定后会在离村寨不远的路两旁选两棵大树,用狗血划定寨界,并用稻草编制好一条草绳横拉悬挂木刀、木叉、木槌等木制器物,布置成寨门。哈尼族认为寨门和寨界是一条无形的划定人鬼分居之处。我不仅看到了悬挂着木刀木叉木槌等的草绳,还看到一只刚死不久的公鸡挂在草绳上,毛色还顶鲜艳的。或许,村民刚完成一个祭拜仪式?

通过寨门,得走下一段颇陡而石阶相对较高的坡道,这是一个挑战,因为不只是上下的艰难,还得小心避免上下坡道的牛只大摇大摆地随意排放出来的坨坨黑金。通过那一段,迎来的是路旁的树林,只见林木葱茏,树壮叶绿,伴着鸟啼蝉鸣,一切都显得非常快意。树下小溪写意地流淌,缓缓的,轻轻地。这是一片不受干扰甚至牛只也不会误入的宝地。看其牌子说明,原来这是“寨神林”,是哈尼族举行村社祭祀活动的地方。神林里的一草一木,全体村民都得用心保护,污秽之物不准扔置于林。

接着又看到一个写着“山神水”的牌子,牌子不远处是一长排的水管,清澈的水从管子里涓涓流下,村妇正在水边用力地搓洗着用来腌制的青菜。原来水来自管后的一口大井。牌子的介绍说哈尼人认为万物皆有灵,水是神灵给予他们的生命血液,而森林和大山是水的家,只有注重保护森林,大山及其一草一石,才有清澈自然甘甜的水。此井水源自大山深处原始森林里自涌的山泉,无污染,纯生态,可直接饮用,村人都相信喝了这样的水,能体健养颜,幸福万年。

想想,哈尼人顶幸福的,不用担心食水污染,更不必花钱买水。

静谧祥和男耕女织

03_05_2018_5_Medium.jpg
勤快的老奶奶。

村里静悄悄的,远处有两个妇女坐在草房子下闲话家常,看到游人似乎眉毛都不扬一下,应是多见不怪。

另一角,老妇用力泼洗猪圈牛栏,并扫着地上积水。对我们这些侵入者也不看一眼。是她们腼腆的天性,还是这里早已成了展览场?

其实,除了村口的乡间路外,房舍周遭都很干净,小孩自在地坐在树枝上玩或在自家周围随意跑动,没有大声的喧哗,也没有大人的大呼小叫。静静的村屋里弄间,所看到的都是老弱妇孺,壮年男人都下田去了。老爷爷悠闲地坐在阳光斜照的地方,微微眯起眼睛晒太阳,老奶奶勤快地洗洗扫扫。年轻的女人爬上屋顶打扫落叶或在阳台上做针线,很平和安静写意的小村子。蓝天下有干净的走道,走道都是青石板路,打扫得让人走得异常舒服安心。走道旁有小沟渠贯穿整个村落,不急不缓地流动着清澈的生命之水。这里的水流终年不断,是天然的绿色水库,哈尼人凭他们的智慧与勤垦,开发了水源,养育了自己。

这里,老妇独自在干活,那里,少妇心旷神怡地做着针线,还有,一对老夫妇合力地给牛只冲凉。没有出外的牛只,乳牛正吮吸着母牛的奶汁,一幅静谧和祥的农家画,在蓝天下,绿树旁,被薄雾框着,安宁静美。

走着看着,又发现了一个写着“长街宴”的牌子,牌子所在处是房子与房子中间一条长长的走道。相信这是摆长街宴的地方,但是,为什么?什么时候摆长街宴?这个美丽的地方,最大的遗憾是与村民们语言不通,问话(问路)不是不理不睬不为所动,就是只对着你微笑(因为无法沟通)。那该找什么人来问呢?忽然听到路底下小卖部传来熟悉的语言,讲华语!真是喜从天降!忙弯腰低头“偷听”,哦,是中国国内来的,急忙向他们请教,看来他们若不是常客就是导游,因为他们对这里清楚得很。所谓长街宴就是村民们为了庆丰收祭祀,在长街上摆设的“庆功宴”。宴会菜色由各家自带(就如我们这里流行的“potluck”),不过,这长街宴并没规定每年几次,只要收成好,庆丰收就可以摆宴。祭祀之后,大家开心享用彼此的菜色,吃吃喝喝是成就,是满足,也是娱乐。听说早几天才摆过长街宴。啊!我来迟了!

村子的另一端有个居高点,从上往下可以看到连绵不断的梯田,在阳光下闪着自信又骄傲的光芒。元阳梯田,真是无处无时不美。

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欣赏着,令人赞叹的屋旁的大番鸭,池塘里悠游的土鸭,雾也好云也罢,蓝天绿树,人与房子,比几何图形还要独特善美的梯田,虽然百看不厌,但是时候不早,也该往回走了。

不过,有一点疑惑,这个村子这么干净,是原来的样子吗?

回程,在匆匆的林荫小径上碰到几名来自北京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的人员,他们正在调研古村落的保护管理工作。彼此稍聊了几句,大家都有一个感慨,元阳的水流是一绝,可是不论山地坡度的高低,随处可见旅舍,随着旅舍越建越密,旅人越来越多,有一天,旅客与村民争水的现象会发生,哈尼人的水源是否有枯竭的一天?到时那些壮阔宏美的梯田又将何去何从?啊!想太远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云南 阿者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