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交流” 十年朝鲜梦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世纪会晤,被很多人视为“这辈子做梦都没料到会发生的事”。

但对定居本地的美国韩裔创业投资家金约翰和“朝鲜交流”创办人施国兴而言,却是经营近十年的美梦成真。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特金会”后第二天,罗拔申码头私人俱乐部1880,聚集一群年轻社会精英,他们都来参与由美国韩裔创业投资家金约翰和“朝鲜交流”(Choson Exchange)创办人施国兴主持的“特金会”会后交流。从现场踊跃的反应看,出席者都对朝鲜充满好奇、疑问,以及期盼。对施国兴和金约翰来说,“特金会”在某种程度上像他们经营近十年的朝鲜梦终于实现。

“特金会”后的交流

由施国兴在2009年创办的社会企业“朝鲜交流”,过去十年在朝鲜定期提供培训,是唯一在朝鲜境内定期举办工作坊的社会企业,培训规模也最大。团队自2010年带领学者和专家进入朝鲜,主要为当地介于20至40岁的人提供经商、金融、城市发展等方面的培训,也安排他们到国外如新加坡交流学习。

施国兴(30来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自“特金会”在本地举行后,有更多志愿工作者有兴趣参与“朝鲜交流”的工作。他们都想亲眼看看朝鲜,与当地的创业者和经商者交流。

施国兴认为,金正恩访新公开表示要向新加坡学习,将为新加坡人提供进出朝鲜的更好机会。他说:“其实今年5月‘特金会’之前,我们培训的人数已创新高,他们都对新加坡感到好奇,想向我们学习。过去我们之所以能在当地启动交流培训,因为新加坡一向被视为中立的国家。”

朝鲜被认为是最封闭的国家,因此是不少旅人毕生必访之地。对这次“特金会”后能如何推广该地旅游业,施国兴说:“我们带领各类专业人士前往朝鲜分享种种经验,并为培训当地人,真正与他们交流,不像一般旅客只去参观旅游景点。从旅客的角度探访朝鲜,对了解当地人文固然重要,但一般旅客与当地人的交流受限制,尤其是那些能改变国家发展的朝鲜商人。”

“特金会”圆满举行,施国兴眼前的计划是,希望能在当地设立一个遵守国际制裁条例的新加坡中心,那将能纪念在新加坡举行的“特金会”,促进经济发展,以及双方的合作,成为一个“孵化室”,扮演创业者中心的角色。

施国兴指出,金正恩夜游新加坡的新闻在朝鲜被广泛报道,说明朝鲜有可向新加坡学习之处。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当中的信息是,经济政策能有更大的试验空间。“我相信这并非巧合,是美国与新加坡特意的配合,让金正恩了解若朝鲜愿意与世界整合,整个国家将能有怎样的发展可能性。”

2000朝鲜人接受培训

img_8109_Medium.jpg
施国兴(右)带领新加坡专业人士前往朝鲜与当地人交流。(受访者提供)

施国兴受访时分享“朝鲜交流”的源起。他说:“2007年,我趁在北京当实习生,首次到朝鲜,遇见一个想要学习经商并让大家知道女性也能成为商业领袖的当地学生。我有点惊讶,之前从没料到当地人会对商业和创业有兴趣,也没想到他们会有强烈的个人愿望。那时我才明白,自己对这个地方所知太少,决定要进一步了解。”

施国兴透露,自创办“朝鲜交流”,已有超过100名志愿人士到朝鲜,超过2000名朝鲜人通过这个社会企业的工作坊,接受建筑设计、城市规划、经济发展等方面的培训。“我们为关心这些课题的志愿人士和参与者,建立一个有趣的网络和社群,让我们更了解朝鲜人以及他们的商业环境。”

这批志愿工作者中,其中一人的背景特殊,他是目前在我国定居的美国韩裔创业投资家金约翰(40岁)。严格来说,金约翰有朝鲜血缘,他的祖父母和外公外婆都是朝鲜人,在韩战发动之前,从北往南之后,祖父被征召入伍,后来却被朝鲜逮捕,关进战俘营,直到战俘交换计划才被释放。

金约翰说:“我当医生的外公长期在南北之间跑动,他在冷战期间刚好回到朝鲜,但在战后却被困在三八线的另一边回不来,我们后来听说他再娶并有孩子。这样的家庭背景让我与朝鲜有不解之缘,所以我对朝鲜的一切都深感兴趣。特朗普和金正恩都在我40岁生日当天抵达新加坡,我想那是一种召唤。”

“朝鲜交流”毫无疑问聚集许多希望能帮助与提升朝鲜生活素质的专业人士。金约翰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读到一篇关于施国兴朝鲜任务的报道,他即刻与施国兴联络,表示有兴趣参与,并很快辞去当时在高盛集团的工作。

交流分三部分

金约翰说:“我在‘朝鲜交流’的职务可分成三部分,一是与朝鲜人民交流,二是与‘朝鲜交流”交流,三是与第三方交流。在与朝鲜人民交流方面,我曾随‘朝鲜交流’到访新加坡的朝鲜人主持许多工作坊,请他们到外或我家用餐,甚至邀请他们到我家小住。那是非常愉快的经验,能与他们建立更好的关系。”

由于工作的环境非常不稳定,突发状况有时会让一些董事成员吃不消,金约翰在金融与人力资源和未来的战略规划方面,为施国兴和团队提供咨询。“或许因为我有商场经验,我其实相当享受这过程中的波动,并坚信将来会有很多很大的机会。”

金约翰在“朝鲜交流”中的另一任务是代表企业对外,出席为企业筹资的会议,与朝鲜、韩国、美国、中国,以及新加坡的政府官员会面,进行商讨。由于各方条例不同,因此工作很繁重,需要花很多功夫才能确保一切顺利进行。金约翰目前是“朝鲜交流”的董事成员;他是新加坡国会议员梁莉莉的女婿。

img_8089_copy_Medium.jpg
旅居上海的陈国材(中)2014年随“朝鲜交流”首次到朝鲜,分享创业心得。(受访者提供)

旅居上海的新加坡人陈国材(40岁),在搜寻关于中国与朝鲜关系的课题资料时,接触到“朝鲜交流”而被吸引,他惊讶地发现发起人居然是新加坡人。“我于是与对方联络,希望能做出贡献,结果在2014年与团队到平壤,主持一个工作坊。能以这样的方式到朝鲜,远比参加受诸多限制的旅行团深入得多。”

新加坡和朝鲜的异同

“朝鲜交流”的宗旨是透过商业管道、经济途经,以及法律上的知识共享,协助有意创业的当地人。对参与并付出的志愿者来说,更大的意义在于为当地社会发展带来正面的影响。

像金约翰,从广义来说,他的使命就是要在各方面带来积极影响;朝鲜是需要一些积极影响的国家之一。毕业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金约翰有深厚的商业背景,他是Amasia Associates的联合创办人,之前曾在不少国际企业如摩科瑞能源集团和高盛集团任高职,加上他的朝鲜血统,这样的背景让他成为“朝鲜交流”最适当的志愿者之一。

他说:“当朝鲜的人权与核武问题成为这个国家与韩国以及美国之间最大的障碍时,传授商业理念和协助当地人过更好的生活,是唯一大家都认为应该做的事。”

已忘了进出朝鲜多少次的金约翰说,朝鲜这些年来的发展和改变很显著。“之前我对朝鲜的印象都来自西方媒体,但这个国家实际上比报道中先进。在最新的一轮制裁行动之前,原本已有越来越多的物品进入朝鲜,朝鲜自身的产品也迅速增长。最近一个朝鲜朋友为我带来当地生产的饼干,这在几年前是难以想象的。此外,当地的房地产似乎也蓬勃起来,一旦朝鲜开放,我相信有机会见到特朗普品牌的大厦在平壤伫立。”

至今已过国朝鲜40次的施国兴说,他希望能协助当地人成为第一代的企业家。至今“朝鲜交流”已协助当地人成立超过20家起步公司,或实施一些公司条例的改变。施国兴坦言,这一路走来有很多挑战,尤其是一般人对在朝鲜经商和创业的兴趣不大。但金正恩在新加坡夜游金沙并赞赏狮城,还公开表示要向新加坡学习,或许会改变这个状况。

施国兴说:“金正恩夜游金沙的路线,与我们招待的朝鲜人一样,在‘朝鲜交流’计划下来到本地的朝鲜人,同样对新加坡的城市美景和基础设施留下深刻印象。”

谈到两国的异同,施国兴认为,新加坡和朝鲜在城市规划方面同样非常有组织性,这是朝鲜人喜欢新加坡的一个原因。两国的决策都集中在最高层,这也是相似之处。

朝鲜人创意满满

img_8110_Medium.jpg
参与“朝鲜交流”培训课程的朝鲜人,有不少是女性。(受访者提供)

或许是因为受到制裁的关系,朝鲜人充满创新力。

施国兴说,朝鲜人并非机器人,虽然处处受限,但他们创意满满。他举例:“朝鲜国营便利店只在办公时间营业,下班回家的民众很多时候无法赶上时间。一个参与工坊的朝鲜人创立便利连锁店,并采纳特许经营的模式,这是解决当地问题的创业和创新。”

他也透露,交流工作坊刚开始的时候,虽然好奇但不敢发问。现在,参与的当地人都非常踊跃发问,特别是在小休时,主动与志愿工作者互动交流。“

一个曾在40多个国家有过主持工作坊经验的“朝鲜交流”志愿人士,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曾透露,朝鲜人是他见过最具创新思维的参与者。例如,朝鲜的电源供应不稳定,人们经常面对停电问题,因此他们会想办法使用风力、太阳能等再生能源。

对金约翰来说,能协助朝鲜人发挥创意,让朝鲜人与世界接轨,让外人多了解朝鲜,是很有满足感的事。“我小时候在美国长大,由于属于少数族群经常受霸凌。当时我希望有人能帮我跨越文化障碍,融入当地社群,现在我的工作是协助硅谷的公司,跨越到很讲究关系的亚洲市场。在‘朝鲜交流’,我的任务也类似,当桥梁,帮助朋友过桥到另一端寻找认同的人。我深信,将朝鲜与世界接轨是我人生的一大使命。”

金约翰有信心“特金会”之后,朝鲜会迅速发展,尤其是在服务业、知识行业,以及科技业方面。“朝鲜人勤奋好学,有良好的教育,充满推动国家发展的热情。如果要到朝鲜旅游,应该趁一切变化发生之前赶快去。”

旅居上海的陈国材透露,他得知有关朝鲜的旅游团的询问,在“特金会”之后迅速上升,看来要亲眼看看变化发生前的朝鲜,真的得趁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