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病患义工 益己暖人

在本地,有这样一群义工,有许多援助组织,在默默帮助病友。

联合早报访问4名以不同方式照料病患的义工,也请医院义工协调人分享做义工须注意的事项。

如果说医护人员是病人们的守护天使,那在生活上协助或照料病人的义工们就像时时刻刻都释放着热量的太阳,温暖着病患的心扉。

以下这四名义工,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为有需要的病患尽一分力,使病患的心头多一分光。

20180623_6_Large.jpg
帮病患理发的杨福娣,学会积极面对人生,也更惜福。(曾坤顺摄) 

为病患修剪三千烦恼丝

曾经营理发店的杨福娣(76岁)每周都积极做义工。她说:“我在2016年退休后呆在家大约两三个月就闷了,刚巧从我认识的牧师太太口中得知,圣路加医院正在招募志愿者帮病患理发,就当起了义工。另外,我的儿子在国立大学医院任职,在机缘巧合下得知有类似义务理发的志愿工作,就鼓励我前去那里做义工。需要理发的病患一般都会事先提出申请,再通过医院负责人联络义工来帮忙修剪头发,一般上义工工作能灵活协调,不必担心自己配合不来。”

帮病患理发需要注意的事项,自然比上理发店修剪头发的一般顾客多。杨福娣说:“医院的患者病情种类多,我们需要事先跟护士了解要理发病人的状况。理发时尤其需要注意病患与义工本身的卫生,包括事前事后都要洁净与消毒双手等。

过程中是否有碰到什么困难?杨福娣透露:“生病的人多少都有情绪,所以碰到心情不好时,病人可能会突然不要继续剪头发,这时我们就需要哄哄他们。不过,我们会尊重病人及其家属的决定,如果不愿意理就会顺着他们的意思。若碰到无法解决的难题,就交给护士长处理。”

在帮病人理发时,杨福娣碰过不少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病患。她回忆:“我曾帮一名在加护病房的瘫痪病人理发。护士说他已经很久没动,我帮他理完发后,他竟然举起手来跟我道别,让我觉得很欣慰。我也从这些病人身上学会了坚强、积极面对人生,也更懂得惜福。”

20180623_3_Large.jpg
国大癌症中心的一心鼻咽癌症支持小组,为癌症患者与看护者举办分享会。

抗癌勇士乐于分享经验

徐华英(62岁)大约在三年前被诊断出患有扁桃腺癌。虽然目前仍须定期复诊,但病情大致受到良好控制。她之前曾在银行工作,被诊断出患癌后选择提早退休。

在开始接受治疗前,徐华英的女儿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时发现了“一心鼻咽癌支持小组”(NPC oneHeart),并鼓励母亲参加。小组活动就包括每个月到新加坡植物园的徒步活动,徐华英借此认识了更多抗癌勇士与看护者,让她对病情多了一层了解,少了一层恐惧,渐渐建立起克服的勇气。

她说:“开始时我跟多数人一样,会自问为什么是我患上癌症。在接受了两次去除扁桃腺癌性肿瘤的手术后,还需要化疗和电疗。这期间确实很辛苦,如口腔生疮,容易口干,但支持小组成员会跟我分享他们的小偏方,如用盐水漱口或利用椰油滋润口腔,这些是过来人才会有的宝贵经验。”

家人与支持小组给予她的鼓励和支持让她顺利熬过近6个月的治疗期。她分享,很多人认为患癌就是世界末日,其实患癌并非是被判死刑,有许多病患还是可以复原。她在完成治疗的6个月后,病情恢复良好,便继续积极参与支持小组的活动,也加入国大癌症中心抗癌之友计划(NCIS Befrienders Programme),以过来人身份,连同几名抗癌勇士及有经验的看护者,到国大医院做义工,与新确诊的癌症患者及其家人分享抗癌经验,鼓励他们勇敢面对病情。

全职看护丈夫 随时帮助有需要者

许莲梅(59岁)是丈夫的全职看护者。她的丈夫是在2016年被诊断出患有第四期喉癌。在丈夫接受了第一次放射性治疗后,许莲梅决定加入国大癌症中心抗癌之友计划。

她透露,这个小组有超过100名成员,包括国大癌症中心肿瘤放射治疗科高级顾问医生朱博爱也在WhatsApp联络群里。

许莲梅忆述:“我的先生在接受电疗期间,有一晚过了午夜突然发生紧急状况,水肿情况相当严重,我当时很慌,急忙通过这个小组寻求支援。还好朱医生那时很快回复我,教导我帮丈夫做淋巴按摩,迅速缓解症状。是他鼓励我做义工,把学到的知识分享给其他有需要者,回馈社会。”

于是,许莲梅开始与其他癌症患者及家人分享自己的看护过程,也将照顾丈夫所学到的知识记录下来。她说:“包括如何计算食物的热量,什么食物可以吃或是什么运动适合等事项。除了作为个人参考,也能与其他看护者分享。我也鼓励其他看护不要放弃,因为自己患癌的至亲需要照顾。我们本身必须积极乐观,也要保持身体健康,才能帮助他们。”

她认为身为义工尤其是看护,学习坚强非常重要。她坦言:“看到许多病情严重的癌症患者或是碰到他们过世,我们要懂得如何消除负面情绪,在看护自己患病的亲人时才不会让他们也受到影响。”

载送患病孩童复诊

20180623_2_Large.jpg
谢丁山负责载送患病孩童往返医院复诊。

每个小孩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谢丁山(38岁)对于今年1月因为罕见的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而过世的小女儿谢昕霖(3岁)的珍爱更是溢于言表。

他在小女儿还在世时曾提到:“有人问我是否会因为她的病情而备感压力?但事实是每当我看到我的小宝贝微笑,所有的压力都烟消云散。我们想把伤感留到最后,好好享受当下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虽然谢丁山的小女儿已离开人世,但他选择把对她的爱延续下去,传播给更多有需要的小孩。

他透露,自己开始定期做义工主要是因为公司指定新加坡肌肉萎缩症协会(简称MDAS),以及HCA慈怀护理为助养的慈善机构。他从那里认识到HCA慈怀护理专为19岁以下患病儿童提供“星光友伴”(Star PALS)临终护理服务。由于自己的小女儿在2014年患上脊髓性肌肉萎缩症,他本身成为此护理服务的受惠者,在得到援助的同时也希望能帮助其他有需要的患病孩童。获得公司的允许,他每个月都拨出一点时间来载送患病的孩童往返医院接受复诊治疗。

他说:“这些患病儿童往往行动不便,如得坐轮椅或须要用到特殊医疗器材,因此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并不容易,我的工作便是协助这群孩子的家长从家里载送他们去复诊,再安全载送他们回家。”

工作以外的时间要照顾自己的家人,同时又要载送别的小孩不会分身乏术吗?谢丁山笑说:“载送的时间可以协调与预先安排好,而且只是载送花不了多少时间。家人不但体谅还很支持,太太本身也有工作,但一有空便会抽出时间跟我一起在MDAS做义工,而且当我得载送其他小孩复诊时,她会安排岳父母来帮助照顾女儿。通过义工活动,我认识更多病例相似的家庭,当我急需援助时,我知道一通电话便可获得支援。此外,做义工只需以平常心看待患病孩子或其家人,大家都知道是帮助彼此,不必担心说错话。”

病患义工 活动范围广

义工工作种类多,不过若要专注在帮助患病群体,要注意什么事项?我们请两位协调医院义工的负责人介绍。

国大医院义工协调员蔡琳丽说:“我们的义工无需参与病人的护理工作,因此不需要接受这方面的训练。所有义工事前都会参加一个义工介绍会(orientation),了解可行及不可行(Dos and Don'ts)的义工事项,如:尊重病人隐私,熟悉卫生步骤,以及学习如何与年长者沟通,根据病人的年龄与病况调整互动方式等。另外,须事先做足防范措施,如注射水痘疫苗,而接触儿童病患的义工尤其需要注射MMR疫苗(麻疹、腮腺炎和德国麻疹)。一般上,我们希望义工能定期拨出时间来帮忙,如多数义工可以持续半年每周拨出至少两小时的时间。”

提到义工可参与的活动种类,蔡琳丽指出:“这主要包括与病人一同参与活动,如一起听广播、读报纸、做手工,或纯粹帮忙看着患者,确保他们在有需要时能得到照顾。”她举例,国大医院的义工可通过“心系银色义务计划”(Silver Connection Programme)与“夜间看护计划”帮助年长病患。此外,也有负责理发、流动图书馆、音乐表演、担任推广义工服务大使,以及节庆或临时活动的义工。

20180623_4_Small.jpg
朱博爱医生

朱博爱医生补充,人们可参与的义工活动涵盖宣传推广活动,护理与支持小组的活动项目,也包括配合各大种族庆祝节日的手工艺制作工作坊。他说:“义工们也可参与由一心鼻咽癌支持小组发起的‘国大癌症中心抗癌之友计划’。这主要是为新诊断出患有头颈癌的癌症病人与看护者,提供管道,可私下与支持小组交流与获得支援、鼓励,以及分享管理癌症相关经验。今年4月,国大癌症中心也推出让义工参与,为癌症病患实现梦想的关怀计划(Dream Makers Programm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如何参与义工活动?

·国大医院:可电邮至

nuhvolunteers@nuhs.edu.sg

·国大癌症中心抗癌之友计划:可拨热线67728390/67728370;国大癌症中心为癌症患者实现梦想关怀计划:可拨热线67727537或电邮至ncis_dreammakers@nuhs.edu.sg

·HCA慈怀护理:

可电邮至volunteer@hcahospicecare.org.sg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