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导演是枝裕和问: 是什么组成一个家

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新电影《小偷家族》,今年5月在康城影展摘下最高荣誉的金棕榈大奖。

他在接受《联合早报》记者访问时说,拍摄《小偷家族》是要让观众看到,到底是什么组成一个家庭,是有血缘关系的人,还是聚在一起的陌生人之间付出的时间与情感?

关注日本电影的读者,对日本大导演是枝裕和应该不会感到陌生。

他的《谁知赤子心》《我的意外爸爸》《比海更深》与《第三度杀人》都曾在本地戏院商业性公映;《橫山家之味》与《充气娃娃》等也都在本地电影节亮相过。

是枝裕和的电影自成一格,是生活流的最佳叙事模板,人物刻画细腻,文学性强,宁静朴实,有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感觉。

56岁的是枝裕和也是继日本殿堂级导演小津安二郎、黑泽明、沟口健二与成濑巳喜男后,少数在国际上发光发亮的当代日本导演之一。

是枝裕和的新电影《小偷家族》今年5月刚在康城影展摘下最高荣誉的金棕榈大奖。影片预计下个月12日本地上映。

《联合早报》记者与这名享誉国际的导演做了东京长途电访,虽然依靠翻译人员协助,但访问过程强烈感受到导演表达的思想与对电影的热爱。

20182706_zbnowlifestylecover_4_Medium.jpg
树木希林(右)与阿部宽在《橫山家之味》饰演母子。

家庭的组成是什么

《小偷家族》刻画东京繁华大楼间,残存一间破旧平房,里面住着年迈的母亲柴田初枝(树木希林饰)、治(利利弗兰克饰)与信代(安藤樱饰)夫妇,以及他们的儿子祥太(城桧吏饰),和信代的妹妹亚纪(松冈茉优饰)。一家人依赖初枝的老人年金过活,当钱不够用时,就会在外头顺手牵羊,以补贴家用。生活不富庶,但每天依然快乐地活着。某日,这个家庭收留一名孤独的小女孩(佐佐木美雪饰),对她照顾有加。一起意外事件使得原本融洽的家庭逐渐四分五裂,彼此心中隐藏的秘密与内心深处暗藏的愿望,也逐渐摊在阳光底下。

《小偷家族》除了初枝领取老人年金,其他大人打散工,有的在色情行业,导演并不把他们列入社会底层的人。是枝裕和说:“他们都有工作,所以不算是社会底层人。”顿了顿补充:“过去10年,日本有钱的人越有钱,穷人越穷。许多电影缺乏这样的关注,所以我想到要拍摄。”

他认为,《小偷家族》要让观众看到,到底是什么组成一个家庭,是有血缘关系的人,还是聚在一起的陌生人之间付出的时间与情感?

希望得奖带来拍新片机会

是枝裕和勇于尝试不同题材,家庭伦理却最让人深刻,《我的意外爸爸》是两对夫妇发现年幼的儿子在医院里抱错了;《橫山家之味》是哥哥去世15周年忌日,弟弟带着妻儿回到年迈父母家;《比海更深》是一事无成丈夫与前妻和儿子,于台风夜在母亲家重聚的点滴;《海街日记》是父亲去世,同父异母妹妹来到三个姐姐家共同生活的故事。

今年康城评审团不乏女军包括Cate Blanchett(姬蒂班查)等人,被问到是不是因为《小偷家族》是家庭题材,掳获女评审的心。电话一端是枝裕和笑笑说:“我不知道是不是,不过参加得奖后的晚宴,很多出席者告诉我《小偷家族》的剧本、音乐、演员的表演,导演的处理等都很好。”

他说得不得奖对他没改变:“但会更努力拍一些要拍的电影,好几个案子不是因为题材沉重,就是制作成本太高而搁着,希望这次得奖可带来一些效应,使片子有机会开拍。”

20182706_zbnowlifestylecover_1_Medium.jpg
《小偷家族》是家庭伦理片。

电影不作批判

是枝裕和的作品热衷于刻画死亡,《小偷家族》也不例外。

他认为,日本没有绝对的神,取而代之的是“死者”,他认为“生”得在“死”的对照下,才会更精彩:“要活得一生无愧,就须要‘死’的存在。”

他的电影里往往也没有拯救世界的英雄,只有平凡人的生活。他认为,缺陷中包含着可能性,世界也因为不完美,变得丰富多采。

是枝裕和的电影也不喜欢批判,他认为导演不是法官或上帝,真实的世界也非黑白分明:“将这些问题交给观众在现实中反复思索,会更有意义。”

御用女神树木希林

是枝裕和多次合作的演员包括帅哥阿部宽、福山雅治、小田切让,原名中川雅也的性格男星Lily Franky(利利弗兰克),以及老姜树木希林。

如果说原节子是小津安二郎的缪斯,75岁的树木希林则是是枝裕和御用的女神。

树木希林出身名门,父亲是琵琶演奏家。树木希林20多岁开始演出老年角色,是日本人心目中“妈妈”的代表。

树木希林私下也颇有个性,15年前视网膜脱落,拒绝治疗失去左眼,仍平静地表明活到现在,已见过一切。

是枝裕和首次与树木希林合作,可追溯到2008年是枝裕和拍纪念亡母的《横》。从2011年的《奇迹》开始,可在每部是枝裕和的电影中,看到树木希林的身影。

除了被树木希林的演技等折服,经历快20年的相处,是枝裕和坦承,在树木希林身上也看到母亲的身影。他透露一件小趣事;在一次颁奖典礼上,一名大人物上前与树木希林寒暄,大人物的话语冗长沉闷,树木希林竟突然幽默地问他:“你的领带哪里买的啊?”树木希林把平常人不注意的小事当成趣味话题,这点让是枝裕和联想到自己母亲:“就是身上那种世俗性,让我很喜欢也享受与树木希林的相处。”

看到侯孝贤电影受冲击

树木希林对是枝裕和有一定的影响,其他对他创作有一定影响的,包括日本编剧与小说家山田太一、台湾导演侯孝贤与英国导演Ken Loach(肯洛区)等。

是枝裕和看到侯孝贤的《童年往事》与《恋恋风尘》深受冲击,原来电影可以这样拍。

《戏梦人生》在日本的上映,当时还是纪录片导演的他,有机会拍摄侯孝贤与杨德昌的纪录片。他记忆中,两个导演很不同:“我到台湾拜访他们,杨德昌的办公室很现代化,里头还播放歌剧。侯孝贤的却是老旧的日式民宿,还有一个穿着运动衣的老先生在炒菜。”

侯孝贤后来到日本都会找他,他到他住的酒店,哪里的厨房还是有人在做饭。他认为侯导的电影很自然,为人也有老派人情味。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是枝裕和

是枝裕和的粉丝遍布世界各地,当中有许多还是名人,本地就包括作家何华与导演陈哲艺。

到底是枝裕和的电影有什么魅力,何华与陈哲艺分享他们的看法。

问你看的第一部是枝裕和电影是哪一部?当时的感受如何?

20182706_zbnowlifestylecover_2_Small.jpg
本地作家何华

何华:

第一部是《横山家之味》(也译《步履不停》),很幸运。当时就觉得这家伙太厉害。实际上,我对现在的日本电影很失望,比起小津、黑泽明、成濑巳喜男、今村昌平、大岛渚那些前辈,日本电影一直走下坡。

看了《横山家之味》,我觉得是枝裕和把日本电影的人文精神衔接上。他拍出日本家庭生活的真实,拍出日常生活的诸多小波折和人生的不如意。那种敏锐、细腻、幽默、欢愉、伤痛、无奈,令人感动。

20182706_zbnowlifestylecover_5_Small.jpg
本地导演陈哲艺

陈哲艺:

2004的《谁知赤子心》。我当时才20岁,刚从义安理工学院电影系毕业,听闻有一部日本电影里头的小男孩,在康城创纪录成为历来最年轻的影帝,所以好奇去影院探个究竟。看完后泪汪汪的从电影院出来,心里又是佩服又是震撼,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脑里一直回想起电影中的画面——行李箱里小妹妹的躯体。在两个小时里陪着被遗弃的兄弟妹们走过一年的春夏秋冬,看着他们的顽皮,欢笑,最终他们的泪水。

身为一名年轻电影人,有些电影改变我的人生和成为现在的我,《谁知赤子心》是其中一部。是枝裕和微妙、不动感情与心碎地刻画童年与家庭,至今还留在我脑海里。继《谁知赤子心》后我找他以前的作品,也看了新作,没错过任何一部,成为他的铁粉。

问你最喜欢是枝裕和的哪一部电影?为什么?

何华:

最喜欢的还是《横山家之味》和《比海更深》。我举两部而不是一部,因为这两部电影有连续性,类似上下集。而且,两部都非常好,难以取舍。这种“家庭剧”也最能代表是枝裕和的风格,体现他的强项。两部里的主要演员也有连续性,树木希林与阿部宽再度扮演母子,似乎成了“真实母子”。我赞叹这两部电影对非成功人士的理解,对人性缺点的宽恕。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爱的人往往是个窝囊废,是个“失败者”;再说,天底下没有什么不可谅解的人或事。

陈哲艺:

《横山家之味》,我记得是冬天在英国念导演硕士班时看的。生老病死是华人对人生的概述,两小时里借由横山家聚在一起纪念去世挚爱的时光,我们体会生老病死,电影散发出的怜悯温暖伦敦的寒冬。他的电影从来就不慌也不急,镜头往往静静地观察着人物。他也不沉迷于情节,真正关心的是主题,也捕捉周围的声音与空间。他不只捕捉到痛,也有悲伤的美。看似简单的故事,手法平实坦然,但充满情感与人文关怀,荡气回肠,百看不厌。

问你认为是枝裕和对日本电影的意义和影响是什么?

何华:

他一方面继承小津、成濑他们的传统,另一方面又开辟自己的新路数,题材范围很广,不局限于家庭伦理剧。

尽管是枝裕和不喜欢别人拿他和小津比较,他也不承认自己是小津的孙辈代言人,但明摆着他电影血液里有小津的成分。他的出现,重拾人们对日本电影的信心。我读了是枝裕和的随笔集《有如走路的速度》,极好!他绝对是一个文字高手,他的文学功底和人文修养足以支撑他走得更远。

陈哲艺:

与小津安二郎和黑泽明等黄金时代比较,近年来的日本电影走下坡,尤其是很多电影改编自受欢迎的流行电视剧。是枝裕和是当代日本好电影的同义词。他开始是默默无闻的艺术片导演,国际受到认可成为日本无人不知的导演,也在日本做出票房成绩。《小偷家族》康城夺大奖引起日本与海外更关注,也许再次带动全球对日本电影的兴趣。

20182706_zbnowlifestylecover_3_Medium.jpg
是枝裕和上个月在康城影展凭《小偷家族》夺下金棕榈大奖。

是枝裕和作品简略:

1962年东京出生,1987年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

进入电视制作公司TV Man Union。1995年推出改编自宫本辉小说的电影《幻之光》,威尼斯影展获荣誉表扬奖。

2004年《谁知赤子心》竞赛康城影展金棕榈大奖,14岁的柳乐优弥成为该影展史上最年轻的影帝。

2009年《充气娃娃》竞赛康城影展一种注视单元。

2013年《我的意外爸爸》获康城影展评审团大奖。

2015年《海街日记》竞赛康城金棕榈大奖。

2016年《比海更深》竞赛康城影展一种注视单元。

2018年《小偷家族》夺金棕榈大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