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在60后 本地舞蹈家吴素琴与法国导演的一甲子情缘

本地知名芭蕾舞蹈家,文化奖得主吴素琴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年少故事;她曾在14岁拍过一部以新加坡为背景的短片。60年后,她终于和法国导演塞基鲍格农在新加坡重逢。

很多人都知道,新加坡芭蕾拓荒者吴素琴(74岁)一身好舞艺,但没有多少人知道,她曾经拍过电影短片。

年少时在澳大利亚芭蕾舞学院学习的吴素琴,是亚洲首位从该学院毕业的舞蹈员,她后来创办新加坡舞蹈剧场。年初,吴素琴与《联合早报》记者分享一段年少往事,她在14岁那年(1959年),拍过一部以新加坡为背景的短片。那年,来自法国的导演塞基鲍格农(Serge Bourguignon)到吴素琴学芭蕾舞的新加坡芭蕾舞学院选角,选中吴素琴作为女主角。

一甲子情缘

130718_now_5_Medium.jpg
1959年,14岁的吴素琴坐在新加坡河上的舢舨拍摄短片。

名为《海之星》(L'Etoile de Mer)的短片带点科幻色彩,说的是海星女化身为人类, 从新加坡河口登陆,到陆地上一游的诗意故事。这部短片内容有点超现实,但难得的是,背景是1959年的新加坡,有许多珍贵镜头。

《海之星》经过修复后,上个月在本地艺术藏家张东孝(吴素琴的丈夫)的私人美术馆八周年筹款晚宴上首次播放,引起宾客注目,也让大家首次目睹59年前清纯的吴素琴。

短片导演,90岁的塞基鲍格农也在现场,与吴素琴一起观赏影片。这是两人59年来首次重逢。换言之,当年拍完短片后,两人就此别过。

60年可以发生很多事,吴素琴和导演塞基鲍格农的人生在60年内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成就满满。吴素琴成为本地首屈一指的芭蕾舞蹈家,创办新加坡舞蹈剧场,并在1981年获颁新加坡文化奖。擅长拍摄艺术片的塞基鲍格农在1963年以《星期日与希贝尔》一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大奖。此外,在短片中惊鸿一瞥亮相的,还有五六十年代著名的马来电影人Saloma。

到印尼探险

塞基鲍格农之所以能与吴素琴重逢,是一场经营了60年的情缘。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他喜欢东方,50年代到新加坡之前,已经跟随法国人类学博物馆的探险队到印度尼西亚拍摄土著,是探险队的成员之一。

当年一次探险,他因感染黑水热,几乎命丧婆罗洲。后来他又到喜马拉雅山区住好几个月,拍摄一部以锡金为主题的电影。

新加坡一直是西方人眼中具东方色彩的地区之一。那个时候,塞基鲍格农受一法国公司赏识,愿意资助他拍摄一些关于远东的电影。他心中有几个选择,包括新加坡、香港、印尼,以及缅甸等。他从法国启程,先后在巴基斯坦、缅甸和香港等地停留。每一处他都拍摄了一部短片,每一部短片都有一个主要角色;吴素琴被选中,成为以新加坡为背景的短片主角。

少女吴素琴略带神秘感

130718_now_4_Medium.jpg
导演塞基鲍格农(左)在电影中客串一角,与吴素琴的对手戏。

问导演,当年如何看上吴素琴?他说:“我不是故意刁难不回答这个问题,事实我也说不上,但我第一眼看见吴素琴,就知道找到心目中的人选。以当年一个14岁的女孩来说,吴素琴长得非常成熟,并在纯朴中略带神秘感;我想是这一点吸引我,因为那正是短片女主角应该要表现的气质。”

导演透露,当年吴素琴的爸爸并不十分赞同,但导演答应吴爸爸,每天傍晚拍摄完毕后亲自开车送吴素琴回家。电影拍摄九天,那也是导演和吴素琴唯一相处的日子。导演也透露:“拍摄期间,因为临时演员放了制作团的飞机,结果我自己在电影中客串一角,与吴素琴有对手戏,那也是我在电影生涯中唯一的一次演出。”

有趣的是,在获得奥斯卡大奖后,导演塞基鲍格农曾到好莱坞住一阵子,拍摄了三部片子。有一天,他收到一封来自澳洲只写上他的名字的信件,信封上的地址只是:美国 加利福尼亚州 好莱坞。原来是吴素琴寄给他的一封没有地址的信,导演居然收到!可见导演在电影界名声之响亮。

吴素琴解释:“那时我已经在澳洲学舞蹈,是我弟弟吴诸珊从报上得知导演获得奥斯卡奖的消息。我当时就只想恭贺导演,于是就写了一封短信,但又不知道地址,就随便写上美国、好莱坞,没料到这样居然也寄得出收得到。”

曲折的寻人过程

130718_now_1_Medium.jpg
旅居本地的法国建筑师芭芭(左)是促使导演塞基鲍格农(中)与吴素琴(右)重逢的关键人物。(吴庆康摄)

《海之星》的内容在今日被科技占据的电影世界看来也许并不怎么样,但吴素琴和法国导演的60载情缘让人动容,重逢过程比科幻电影还引人入胜。为他们续缘的,是旅居新加坡的法国建筑师罗斯柴尔德(Elisabeth Rothschild,66岁,小名芭芭)。

芭芭在吴素琴与法国导演塞基鲍格农的重逢故事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芭芭一次听吴素琴说起她曾在14岁时拍摄一部之后从来没看过的短片,流露着想与失联近60年的导演联络的愿望。

芭芭说:“三年前,吴素琴让我看了她藏在手机里一张她14岁拍电影时的照片,我心想,能在手机里占有一席之位的旧照片,必定很有意义。于是我决定试一试,在网络上从新加坡找到法国,并联系我在法国认识的艺术电影界的朋友。几经转折后,居然联系上了不久前在法国正举办导演塞基鲍格农影展的活动负责人。那真是机缘巧合,就在我打电话联系导演的前一刻,一个研究导演电影的研究生正告诉导演,在他众多的电影当中有一部找不到,那部该学生没看过的电影,那么巧,正是吴素琴当女主角的《海之星》。”

当然,当塞基鲍格农接到芭芭的电话后,非常讶异兴奋,他们终于又花了一年的时间安排见面,导演也在那段期间四处托人寻找失落的短片,终于在法国一个收藏经典电影的电影博物馆中,找到该部短片的黑白拷贝。

作为完美主义者,塞基鲍格农坚持一定要将电影的颜色还原后才能让吴素琴观赏,结果他在去年完成了这项工作。塞基鲍格农说:“修复后的电影让我满意,遗憾的是其中两段有对白的片段已经永久失去。”

芭芭后来将修复后的短片带回新加坡,吴素琴才第一次看到该部短片,那是去年的事,也就是吴素琴拍了短片58年后的事。回顾这一段年轻岁月的片段,导演塞基鲍格农说:“那是我这一生最诗意的回忆。对我来说,只有最具诗意的回忆值得珍藏。”

终生难忘的事

130718_now_3_Medium.jpg
少女吴素琴在新加坡河畔望着镜中的自己。

参与这部电影,对吴素琴来说是终生难忘的事,也对她日后在表演艺术发展有重大影响,尤其是学习如何对事物的感触表现得更敏感。

吴素琴回忆少年事时说:“当年我不过是个14岁的少女,一天,一个来自法国的导演突然走进新加坡芭蕾舞学院要选角拍电影,我和同学都非常兴奋,后来导演选到我,我当然很开心。因为拍片让我有机会‘翘课’九天,可以不必上学是学生最得意的事。”

《海之星》有不少吴素琴的特写镜头,修复后的短片完全没有对白,吴素琴是以眼神来诠释一个从大海来到新加坡的女神的角色。现在回想,吴素琴难以相信自己会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出海站在舢舨上。她最难忘的,是电影中有一场戏,她得在新加坡河畔看着镜中的自己,让她第一次在艺术情境下看清楚自己的轮廓。

吴素琴说:“那段年少经历,永远在我脑海烙印,在某种程度上也让我对身边事物更敏感,这种敏锐的感觉对从事表演艺术工作尤其重要。”

舞蹈剧场30年最佳献礼

吴素琴和导演在近60年后首次重逢,两人都极为感慨。《海之星》明显对吴素琴的年少岁月影响深远,因为吴素琴在第一次看完片子后,很自然地走到钢琴前,一坐下就将电影配乐弹奏出来。据知,创作短片原创音乐的音乐人,后来也荣获奥斯卡电影音乐奖项,一部短片的几个参与者都在人生路上收获丰硕,确实难得。今年巧逢吴素琴创办舞蹈剧场30周年,她与导演的重逢就显得更有意义。

导演塞基鲍格农说,60年过去,他也酝酿希望可以拍摄一部《海之星》的延续,再以诗意表现今时今日的新加坡,但他此刻还没确切的概念,他只知道重返新加坡后更热爱这个热带岛国。

法国导演和新加坡芭蕾舞蹈家近60年重逢不恨晚的故事,或许是另一部电影的灵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