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拥挤 精神健康隐形杀手

调查显示,亚洲城市生活与心理健康之间的联系开始显现。城市拥挤综合征将带来哪些健康问题或疾病?如何在拥挤的城市活出健康与快乐?受访专家指出,城市拥挤与人们患上焦虑症、精神错乱和滥用药物等情绪问题间接相关。新加坡人应自发地以运动等积极方式,纾解城市空间狭小带来的精神压力。

每天一睁开眼睛,想到如何在公路电子收费闸门(ERP)7时30分启动前避开拥挤的交通,免费过关。

每天上班或上课,在“沙丁鱼”般的地铁车厢里人挤人,即便再好的心情,也会被破坏。

屋价贵,买不起空间较大的房子。新建住房面积越变越小,人们似乎被挤压在“火柴盒”里,几乎透不过气来。

周末上个餐馆吃饭,长长的人龙,好不容易轮到你好好享受一顿,但是跟隔壁桌的陌生人几乎“肩碰肩”挨着坐,连跟情人或爱人说点悄悄话都怕被听见……

这样拥挤的地方,每天周而复始,会不会把人挤出病来?

城市拥挤导致精神的变奏,只有每天在这钢骨水泥的城市里蹭的人才深有体会。

亚洲城市属于全球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之列,其特点是高耸的楼房、拥挤的街道和拥堵的交通系统。

城市拥挤综合征,将带来哪些健康问题或疾病?城市规划如何与身心健康挂钩?如何在拥挤的城市活出健康与快乐?

20180717_lifestyle_health6_Large.jpg
城市压力源会对人产生生物学上的影响,与人们的 情绪调节、抑郁症和焦虑症相关。(iStock图片)

亚洲五城市调查

对亚洲而言,城市生活与心理健康之间的联系开始显现。从2000年到2010年,东亚地区有2亿人移居到城市,因此,在这一快速发展的地区,人们如何应对城市生活带来的精神压力也备受关注。为了评估城市发展对心理健康的影响,在本地集团Pure Group的支持下,经济学人智库(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对北京、香港、上海、台北和新加坡五个亚洲城市的1000名居民展开了一项调查。研究结果表明,城市扩张以及城市快速扩张所带来的变化,同样有可能影响人们对个人空间的感受,并导致精神压力。

跟人口密度与扩张之间的分歧一样,五个城市的居民在如何应对城市生活的压力方面也存在差异。根据上述调查,北京人和上海人更倾向于运动和远足等积极释放压力的方式,相比之下,香港、台北和新加坡人则比较喜欢看电视。

这可能反映出,尽管不断扩张的城市地区表面上有各种缺点,但也有其潜在优势:更容易获得户外活动空间,可以享受体育活动,比如在中国许多城市流行的广场舞。气候也可能产生影响,像香港和新加坡这样更为炎热的热带环境,会阻碍人们进行户外活动。

上述调查显示,近一半的北京受访者仍“强烈同意”他们的城市过于拥挤,导致城市污染,北京雾霾问题臭名昭著。相比之下,认为城市过于拥挤的香港人显著较少,而它却是五个城市中人口密度最大的,超过700万人口挤在面积只有264平方公里的建筑用地上。新加坡人生活在人口第二密集的城市,但认为人口过度拥挤的比重却是最低的,这跟新加坡政府的“花园城市”愿景息息相关,创造了一个拥有约300个大小公园和四个自然保护区的青翠城市。

20180717_lifestyle_health3_Large.jpg
每天在拥挤的公交上,偶尔又碰到地铁故障,上班上课的心情受影响,这些都是积累在心里的无形压力。 (iStock图片)

城市拥挤间接影响情绪

黄廷方综合医院精神病学高级顾问医生杨健辉认为,城市拥挤不会直接导致心理疾病,但是它间接与人们患上焦虑症、精神错乱和滥用药物等等的情绪息息相关。

对于一个年轻国家而言,新加坡人口稠密,城市发展建设步伐非常迅速,庆幸的是政府一早已把新加坡规划为一个“花园城市”(Garden City),这多少让这个拥挤的大都会拥有更多呼吸空间。

20180717_lifestyle_health_Large.jpg
杨健辉医生: 良好的城市规 划如公园、人 行道、社区空间等,可舒缓城市压力。

杨医生说,这“花园城市”愿景涵盖了城市绿化的定义,对促进精神健康起着正面影响与作用。政府从最初的“花园城市” 提升到今天的“花园里的城市” (City in A Garden),因此会建设更多绿化项目与设施以促进社会联系,包括社区空间、人行道、餐馆和其他公共空间等,以舒缓人们居住在城市里的压力。

他指出,城市拥挤带来的生活压力,也增加人们犯罪的机会,希望政府能加大力度降低犯罪率,促进邻里的社区和谐,并且让人们所居住的环境周遭,更容易取得心理健康的医疗支援与服务。

如何在拥挤的城市活出健康与快乐?杨健辉医生说:“健康与快乐是个人己任,这并非一个自动的过程。每个人都能在生命、行为、关系和环境中做些小改变,以帮助我们走向更美好的健康与快乐之路。”

对精神健康有显著影响

根据德国海德堡大学精神卫生研究中心一项研究,城市生活对精神健康有着显著的影响。居住在城市中的人患上焦虑症的可能性要比其他地方高21%,情绪障碍症高39%。成长在城市里的人,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可能性要比在乡村长大的人高出一倍。

城市压力源会对人产生生物学上的影响,特别是大脑中杏仁核与扣带皮层会对压力有强烈反应,而这两个部分都是与情绪调节、抑郁症和焦虑症相关的。

研究小组指出,这种增强的刺激,会对脑部发育产生持久的影响,而且会让人们更容易暴露在精神疾病的魔爪之下。也就是说,作为精神疾病中的魔头之一,抑郁症实际上与城市建筑和环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20180717_lifestyle_health2_Large.jpg
林登贝格:抑郁症与城市建 筑和环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 系。

位于曼海姆市的德国心理健康研究所主任安德烈亚斯·迈耶·林登贝格(Andreas Meyer Lindenberg)发出警告,在全球范围内,随着城镇人口的增加,精神疾病也在增加。他指出,欧洲每年仅用于治疗抑郁症的费用就达1200亿欧元(约1914亿新元)。所有精神疾病,包括失智症、焦虑和精神病的总费用,目前已超过欧盟稳定机制规定的预算。这些疾病的发病率和严重程度仍常常被低估。

当一个人的私人空间被人侵犯时,大脑杏仁核和前扣带回(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皮质就会变得活跃,林登贝格认为它有可能与城市拥挤有关。

应对压力的方式

Pure Group董事(新加坡)维克兰·纳塔拉扬(Vikram Natarajan)指出,世界经济论坛的调查显示,心理健康疾病影响4亿5000万人,是全球最令人担忧而容易被忽略的疾病问题。这与该集团所调查的城市拥挤与心理健康疾病相关的结果不谋而合。

20180717_lifestyle_health4_Large.jpg
纳塔拉扬:近半国人选择看电视或电影解压,选择运动的只占27%。

他说,城市拥挤,公共空间减少,将导致人们的生活变得不活跃,也带来肥胖症和癌症等棘手的健康问题。“居住环境过度拥挤,也造成心理压力,如不开心、疲累、焦虑症和其他情绪相关毛病,最终导致应对能力降低。”压力无所不在,外在环境、现代资讯爆炸(太多无法控制的资讯)等等都是压力来源;有些是施加于自身的压力,也让人感到透不过气。

每个人应对压力的方式不同。多数通过运动、瑜伽或工余的交际应酬等来纾解压力。纳塔拉扬指出,很多年轻人通过“正念”(Mindfulness)或冥想等方式放松心情与压力,让他们在繁重的工作、生活和课业压力中得以保持冷静,同时建立内在力量,提升集中力,以抵御未来所面对的各种压力。

新加坡人不积极主动纾压

新加坡人口朝向近700万的目标前进,人们生活的空间愈发拥挤,纳塔拉扬认为新加坡人缺乏纾解压力活动的自发性,除了空间不足,生活紧张外,气候炎热也是因素之一。“现代人久坐不动的生活方式可说是无止境的,这将带来各种心脏疾病如高血压和心理健康问题等等。而运动已证实可以维持健康,也是纾解压力的最佳方式之一。”

调查指出,新加坡人担心未来的城市居住环境越来越拥挤,其中31%认为,接下来三年内将成为棘手问题。

面对接踵而来的工作与生活压力,只有27%国人选择运动减压,其他则通过喝酒、唱卡拉Ok,或上社交媒体松懈身心。近半(47%)国人选择观赏电视或电影,而北京和上海城市居民则选择户外运动或活动。

20180717_lifestyle_health5_Large.jpg
每个人应对压力的方式不同。多数通过运动、瑜伽或工余的交际应 酬等来纾解压力。(Pure Group提供)

纵观许多现代城市,新加坡是一个投资大量金钱打造绿化城市,提升居住素质的国家。纳塔拉扬指出,一份调查建议,新加坡应保留约9%土地作为公园和自然保护区用途。

他说:“这是正确的做法,除了帮忙个人和社区外,企业和教育界也应重视绿色环境的重要性,推广更多有益整体身心健康的设施与活动,尤其是如何减少压力的方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