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南岸的一串明珠

法国南部除了有普罗旺斯紫色薰衣草的花海,还有好些千年古堡,蔚蓝的海岸和纯朴的村庄小镇值得游客流连。挨着地中海呼吸的四个海港:马赛、戛纳、昂蒂布和尼斯,更是精彩绝伦。

法国南部的四个海港:马赛、戛纳、昂蒂布和尼斯。
法国南部的四个海港:马赛、戛纳、昂蒂布和尼斯。

马赛:法国第一大港

我们到达马赛(Marseille)时,阳光已把这个面海的城市照得通透明亮。老港区的水面停泊了好几百艘小游艇,水面只留下几行窄窄通道。导游说,这里水浅,停不了大船。

马赛可是在法国历史上留下深深烙印的法国第一大港。1792年,以马赛码头工人为首的志愿军就是从这里出发,前往巴黎支援起义的队伍。此时,他们还高唱着克洛德写词兼作曲的《马赛进行曲》。这首歌从此流传开来,1795年被国民公会选定为法国国歌。

马赛交通便利,早在公元前600年,希腊人首先就在这里登岸,以后法国国王也在这里建造兵工厂和舰队,如今是法国第二大城市。

马赛老港区海港泊了好几百艘小游艇。
马赛老港区海港泊了好几百艘小游艇。

我们下车的老港区,三面都建有很多具有特色的老房子,不过,导游指出,在二战中老港区只剩下一片废墟。1943年1月,纳粹在法国警察的帮助下,炸毁了大部分城区,也拆除了巨大的轮渡桥,那是一座能媲美巴黎埃菲尔铁塔的工程杰作,马赛的重要地标。

我们是在临水的小餐馆品尝著名的马赛鱼汤,味道其实不怎么合我的胃口,不过,顺带吞咽着马赛带有历史况味的海风,鱼汤还是感觉鲜美的。

马赛的守护圣母圣殿。
马赛的守护圣母圣殿。

在前往守护圣母圣殿的海边,我望到离岸不远的伊夫堡,一个古老的监狱岛,弗留利群岛之一。我事先晓得,那是大仲马的《基督山恩仇记》里囚禁伯爵的地方。守护圣母圣殿确实值得参观,它建在160米高的石灰岩小山顶,有梯级也有电梯抵达。我把圣母理解成中国湄洲的妈祖,都是渔民和海员的海上保护神。在圣殿里便挂有好几张船只的图画,还摆放着好些船的模型。在我的记忆里,其他教堂没展示这些东西。

马赛海边的装置艺术。
马赛海边的装置艺术。

这座建于150年前的罗马天主教圣殿,占地不是很大,不过圣殿旁的钟楼却高达60米,我们在马赛市游荡时便常望得见钟楼闪耀的金光。上到山顶,终于看清楚站立在钟楼顶上的金色圣母圣子雕像,雕塑得精致传神。

导游指出,圣殿兴建五年,用了17万吨石材,包括23艘大船载来的意大利大理石和斑岩。从这座小山上俯瞰马赛市,或许是最大的收获,从左到右是伊夫堡、老港区,还有新城区密密麻麻的房子。我从书本里认识几十年的马赛就在我脚下。

戛纳:中古世纪是修道院

戛纳(Cannes)就是康城,世界著名的康城电影节就在这里举行。那天,我们越过繁忙的马路想走进电影城展馆,却不得其门而入。

戛纳的港口很热闹,这里餐厅卖的狼鱼和火鱼据说都是最新鲜的。老式的双桅船和现代游艇停泊在港内。远处还驶来一艘大游轮,应该是给这里送来游客。

这里的海滨大道估计没有尼斯的长,行人道却很宽,有些路段还允许小贩营业,还有画家给人画肖像。尽管游客不少,我们还是很容易找到歇脚的地方。马路对面就是好几座外观很高贵的酒店,我们住不起,却能自由进入使用里头的香喷喷洗手间。

戛纳的海滨大道。
戛纳的海滨大道。

我喜欢沿街种的很多棕榈树,都长得亭亭玉立,尤能衬托出这些豪华大厦的典雅和气派。

不过,在导游讲的故事里,戛纳在中古世纪时只是修道院的属地,有点农业活动,真正是个渔村。那年,英国一名勋爵乘船要去意大利,半途遇上大风浪,便在这里上岸避难。他住了几天,发现这里风景优美,环境舒适,简直是地中海的一颗明珠,于是便立即买地建别墅。1830年开始,法国和外来贵族便都涌来这里盖度假小屋。我后来登上离大路不远的一座小山,放眼望去,果然看到许多两三层楼的房屋,铺满了海滨后面的土地。

戛纳还有一条梅纳迪耶街,是连接戛纳新城和老城的主要干道,人气旺盛,有法国南方步行街的氛围,除了卖吃的,也卖普罗旺斯特产,薰衣草制成的香水和香皂。

上车前,我跟着同行者走进林荫道市场。那是当地有名的集市,有很多卖旧货的摊位,展示的东西里有好些还是手工精制的工艺品包括几尊毛泽东瓷像。

昂蒂布:曾是欧洲最大港

在世界地图册上,戛纳、昂蒂布(Antibes)和尼斯全挤在一块。实际上,它们是相邻的三个地中海海港。昂蒂布在戛纳以东10公里,离尼斯西南23公里,离马赛就远了,205公里。

导游一开始就提醒,你们没听说过昂蒂布,并不能因此小看这地方。“这座城市最早建于公元前五世纪,与尼斯隔海湾遥遥相望,曾经是欧洲最大港口。”

她补充说,最早来这里经商的人,应是科西嘉岛人。科西嘉岛19世纪时成为法国最大岛屿,位于地中海西部。

她后来还指着博物馆前的说明解释,铁器时代早期,就有人在这里生活。考古学家已在城堡与大教堂附近找到古人活动的遗迹。

我们从海边的集市穿进老城区,发现这里的3000年前古城墙还保存完好,虽然城墙不高不厚,没人指点还以为是哪家人院子的进出口。

尼斯旧城区。
尼斯旧城区。

昂蒂布有个戴高乐将军广场,是个商业区;在旧城区里盘旋的便是弯曲狭窄的巷子,小巷商店卖的也是普罗旺斯产品。小山坡上是毕卡索博物馆。走到旧港,便能臆想到它的昔日风光,只见港湾里停有几百艘甚至几千艘小游艇,远处海面上则走着大游轮。

太阳快要下山,我们急步走到安提贝角。哦,金色阳光已经投射在对面海岬的一群老房子。然后红色彩霞逐渐转移,最后笼罩在远处一座城市上,相信那就是我们昨晚下榻的尼斯。

在昂蒂布眺望尼斯。
在昂蒂布眺望尼斯。

尼斯:一年四季皆旺

我们在尼斯(Nice)住三晚,每天都会去附近的城市和小镇参观,玩累了,就回到城里酒店,晚餐也都选择附近的中餐馆。这样的安排还是挺惬意的。

尼斯是个旅游大城市,最著名的便是那条长七公里的盎格鲁大道,一条沿海兴建的海滨人行道。据说这里一年四季都是旅游旺季,差别只是裸身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人数的多寡。

尼斯盎格鲁大道长七公里,吸引许多游人前来做日光浴。
尼斯盎格鲁大道长七公里,吸引许多游人前来做日光浴。

尼斯有很多博物馆,著名的有朱雷谢尔美术博物馆、马塞纳博物馆和马蒂斯博物馆;有规模的教堂包括东正教圣尼古拉主教座堂、天主教圣雷帕拉塔主教座堂、尼斯圣母院和圣雅各伯教堂等。

我们在这里的最后一个早上是逛鲜花市场,那可是天天都营业的露天花市。从鲜花市场走五分钟就来到城堡山山脚。

导游介绍,山上的城堡建于五六百年前,现在只遗留少数残垣断壁。我们盼望上山,却是为了俯瞰山下的盎格鲁大道和那距离100米外的尼斯老城区。

一边是层层叠叠的红房子,一边是蔚蓝色的海水,还有躺在沙滩上的一长排人体。它们都给蓝天白云覆盖着,活泼也和谐,真是一幅色彩鲜明的城市油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法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