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盒送上门

父母重视孩子的学习,很多却力不 从心 ,这股需求带动“儿童学习盒”生意。市面上提供邮递上门的儿童学习盒 种类繁多,除了针对不同年龄层,也面向不同兴趣和用途,内容由商家集结、设计或亲手制作。

当年幼的孩子在家嚷嚷没事做,身为家长的你会变出什么法宝?

现代父母重视孩子的学习,也懂得“从玩乐中学习”的道理。虽然多数父母有意为此投入更多心思,很多却力不从心,不是没时间搜集学习材料,就是不知该从何引导孩子。这股需求带动“儿童学习盒”生意,让本地家长运用邮递到家门的一盒盒现成材料,与孩子围绕不同主题的趣味学习。

目前市面上提供邮递上门的儿童学习盒服务种类繁多,除了针对不同年龄层,也面向不同兴趣和用途,包括童书盒、手工盒、科学实验盒、华文学习盒等,内容由商家精心集结,独家设计或亲手制作。除了单盒购买,也提供按月份订购,让家长持续收到好玩的材料。

创造珍贵亲子回忆

本地童装品牌Carriebeans创办人詹雯婷(33岁)自认不太会为三岁女儿想学习点子,所以订购几款学习盒。她喜欢Upsy Daisy学习盒,每次配合童书有相关主题的有趣活动,让孩子培养阅读兴趣。她特别难忘跟女儿运用大自然学习盒的活动,一起到户外找昆虫和植物,“用好玩的方式学习,也创造珍贵的亲子回忆。”

有两个女儿的律师蔡凤仪(30岁)说:“我三岁大女儿虽然上幼稚园,但我相信学习应该延伸至家中,学习也应该欢乐。我没有时间收集材料或计划,让她在家学什么,这些学习盒能给我点子,帮我节省准备时间。”

蔡凤仪一年前开始上网找儿童学习盒,看到的多数是童书盒及手工盒,最后决定订购“爱乐分享”学习盒(EllieFun Box),因为内容包括华文学习,是当时市面上其他学习盒没有的。“我女儿喜欢每次随盒子送来的故事书。盒子送到,她犹如收到礼物般开心。但不是盒子里的每个活动她都喜欢,我一般把这些活动收起来,等几个月后再拿出来,看是否适合她。”

家长可以做的有很多

去年4月推出的“爱乐分享”是一项用蒙特梭利(Montessori)概念教学的双语学习盒,针对两岁至五岁的学前年龄儿童。创办人朱佩恩(35岁)和黄淑颖(35岁)是大学同学,毕业后都在中学任教,再先后成为全职妈妈,前者有三个孩子,后者在怀第四胎。

朱佩恩说,她和黄淑颖都会为孩子上网搜集和制作学习教材。两人创办“爱乐分享”是想发挥所长,帮助有意教育孩子却不知怎么做的父母,同时以无压力的方式,让孩子为小学教育做准备。学习盒递送服务并不新颖,但本地没提供双语教材的学习盒,朱佩恩和黄淑颖因此以此为卖点。

虽然来自主流教育背景,朱佩恩在大女儿出生后,修读蒙特梭利教学专业文凭,形容自己“大开眼界”,欣赏它讲求动手(hands on)学习和以孩子为中心的学习理念。她认为,这也是父母能引导孩子学习的好方式,因此依照蒙特梭利教学注重的五个领域——语言、数学、知觉、科学和实践生活,设计学习教材。比如,她会用毡布(felt)制成“横竖撇捺”,让孩子用触感学习华文笔画。

“爱乐分享”每五六周推出一款不同主题的学习盒,包括动物、交通工具和太空。每个盒子含英文、华文、数学、美术等10至12项教材和小活动,包括一本华文童书,以及供父母参考的双语说明,教父母如何引导孩子进行各项活动。因为孩子们专注力短暂,除了美术,其他活动一般能在10至15分钟内完成。

除了学习,学习盒也促进亲子关系。朱佩恩分享个人经验:“当我固定花时间和孩子进行这些活动,孩子更愿意和我分享,会告诉我学校教过什么,他的喜好等。”自认不是个“好玩”的家长,朱佩恩说,儿子一般不主动找她玩,但他们每天会花上五到10分钟一起学习盒里的活动,让她从中认识孩子。

对于儿童学习盒市场的竞争,她淡然说:“这是好现象,表示家中教学是可行的。我们得到的信息是,学前教育需要专业文凭或大学文凭,且最好交由学前教育教师执行,但我认为家长在家可以做的很多。我说的并非完全在家教学(home school),而是作为辅助,给孩子更好的起点。很多时候,父母没有察觉到,他们对孩子的学习能起多么正面的影响。”

父母愿不愿意每天腾出10分钟  

100818zbn_1_Small.jpg
华文学习盒“乐Box”创办人谢瑞芳(左)和黄淑芬。(谢智扬摄)

如何激起孩子对华文的兴趣是许多父母面对的困扰。补习老师黄淑芬(39岁)见孩子对华文兴趣缺缺,看到华文字就退避三舍,尤其四岁小儿子对讲华语也表示抗拒,感到担心。黄淑芬某天和全职妈妈好友谢瑞芳(36岁)聊起这话题,两人谈得起劲,孕育出生意点子,去年5月推出华文学习盒“乐Box”(LeBox)。

这两名妈妈都热爱手作活动,经常准备手工活动让孩子动手,“乐Box”自然也融入她们亲手制作的手工活动和教材,学习对象为三岁至七岁的孩童。黄淑芬说,这是孩子学习的黄金期,也奠定学习的基础。“我们如果纯粹把孩子送到增益班训练他们,孩子的语言热忱会在上小学前就浇熄。”她们因此推崇从玩乐中学习,培养孩子对华文的兴趣。

“乐Box”学习盒每次以不同主题推出,其中以华族和本地节日为主题的学习盒特别受欢迎,比如配合今年国庆日推出的学习盒就供不应求。它包含提供感官探索的玩沙盒;训练手眼协调和专注力的儿童缝纫配套;认字的闪卡(flash cards)和贴纸活动及本地童书。这些学习盒样样具本地色彩,比如缝纫作品是早期本地游乐场常见的橘色龙头和蓝色塘鹅造型;闪卡包括九层糕、红豆冰和嘟嘟糕本地美食;还附送“祝君早安”毛巾制成的包包。除了学习华文,黄淑芬希望通过学习盒的活动,让孩子接触她这一代父母认识的新加坡。

她说,“乐Box”至今的回响令人鼓舞,“许多忙碌妈妈感谢我们为他们的孩子提供有意义的消遣。与其给孩子看电视或使用智能产品,这也是亲子互动的好方式。”“乐Box”也收到来自国外和异族同胞的订单,异族顾客的反馈促使她们在闪卡添加汉语拼音。

黄淑芬和谢瑞芳分享,每个学习盒都有一些活动教材由她们设计,亲手剪剪贴贴制成。这些功夫虽然只能乘孩子上学或晚上睡着才做,热爱手工的两人却乐在其中。但她们毕竟“只有两双手”,所以每次推出的学习盒数量有限,至今款款售罄。

尽管生意佳,各有两个孩子的黄淑芬和谢瑞芳有共识,最重要的“顾客”还是孩子。比如每到考试期间,她们就腾出更多时间给孩子温习功课。“乐Box”学习盒因此只以单盒出售,让她们少了定期满足订单的压力。

黄淑芬过去一年运用学习盒教儿子华文,有见进步,但她直言:“最终还是看父母愿不愿意每天腾出5到10分钟时间,和孩子一起进行有趣的学习活动,增进孩子对语文的兴趣。”

突破学习的概念

100818zbn_2_Small.jpg
Curious Kits创办人叶美盈(左)和胡雯有建筑师背景。(谢智扬摄)

投身儿童学习盒生意,并非一定是为人父母者。胡雯(29岁)和叶美盈(28岁)这两名年轻女建筑师曾在同一家事务所任职,因为不安于整天对着电脑办公,去年中一起离职创办鼓励孩童动手学习的Curious Kits。

胡雯说:“我们外出,看到孩子们整天对着平板电脑或手机,与父母毫无交流,也不留意周遭时,都颇为困扰。这和我们经常做实验和手工的童年极为不同,我们觉得当中缺少什么,也质问这难道就是培养孩子好奇心和认识周遭世界的最佳办法?”

胡雯和叶美盈还不是妈妈,却都有教育孩童的经验,前者教钢琴,后者曾在托儿所打工。为了给孩子提供从手作活动学习的欢乐,她们参加国外教育展,购买各地儿童手作活动测试,从中筛选最好玩的,再研究操作方式,并自制图文并茂的说明书,将不同复杂概念用大量图像简化,让孩子容易掌握。她们笑言,建筑系没白念,之前用来设计建筑的电脑系统,现在成为她们设计学习盒说明书的工具。

每个Curious Kits学习盒都设定一个学习主题,例如音乐、光影或侦探,附四样难度不同的手作活动可渐进进行,最后一项活动让孩童制作一样他们在真实生活中可见的物品,比如木时钟、乌克丽丽(ukelele)和望远镜。除了活动说明书,盒子也有一封给家长的介绍信,除了介绍内容,也引导家长如何向孩子提问,以刺激他们思考。

虽标榜为科学与艺术学习盒,叶美盈强调,这只是让大家方便理解。“我们其实真的想要突破所谓科学、数学或艺术学习的概念,纯粹依不同主题让孩子们学习多元的知识。与其专注于一个科目,我们想打造对周遭的积极学习态度。”

胡雯说,Curious Kits的手作活动含一些小样件,适合六岁以上孩童。但她们发现,很多顾客的孩子年龄其实更小,表示这些家长有兴趣也乐意与孩子们一起进行这些活动。她们很多顾客来自在家教学的群体,以及相信蒙特梭利教学的家长。

两人经常亲自送货上门,每当看到或隔着门听见孩子们收到学习盒而兴奋欢呼,都非常欣慰。胡雯说:“很多时候,家长会逼孩子学这个那个,因为他们得在学校有所表现。但当家长看到孩子为了他们自制的时钟或乐器感到兴奋,还上网搜寻更多资料以满足好奇心,他们意识到这是发自内心的学习动力,也看到好奇心能如何推动着学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