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度影像好时光 新加坡电影协会会长陈继贤谈协会60年

新加坡电影协会是世上古老的电影协会之一,成立于1958年,会员包括尚达曼部长与王瑞杰部长。

现任主席是53岁的陈继贤,他于1984年19岁时当上主席,至今34年。

面对互联网崛起、娱乐资讯多元等,陈继贤说,电影协会的宗旨不变,鼓励人们观赏好电影与互相交流。

除了广为人知的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还有哪些日理万机的本地政治人物,曾是电影铁粉?

答案是: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与财政部长王瑞杰。他们年轻时曾是新加坡电影协会(Singapore Film Society )的会员。

王瑞杰部长与夫人曾是会员

电影协会今年10月在首都剧院举行60周年庆,王瑞杰与夫人以“老”会员身份出席纪录片《逃避者》(Shirkers)的放映。王瑞杰部长与夫人上世纪80年代在英国深造时还是男女朋友,课余常去看高素质的电影。回新后王瑞杰当上警察,为了观看商业院线没发行的好片,与女友成为电影协会的会员。

20181205_showbiz_movie4_Large.jpg
王瑞杰部长夫妇(左二与三)今年10月出席《逃避者》放映,与陈继贤(右二)及电影协会团队合影。(陈继贤提供)

有一次协会放映一出亚美尼亚电影,七名会员进场,可是片子太抽象,只有他与女友以及电影协会主席陈继贤三人“撑到最后”,并留下交流观影心得。

陈继贤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缓缓地说:“我没与尚达曼同期过,是上一任电影协会主席告诉我尚达曼曾是会员。我对王瑞杰印象深刻,当时电影协会很多片子在歌德学院放映,王瑞杰与女友每部都来看,都喜欢坐在最后一排。”

除了政治名人,《逛街物语》与今年“We Are Singapore”国庆主题曲MV的本地导演黄理菱、联合早报已故影评人江金玉、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前节目策划谢福龙,以及发行《疯狂富豪》(Crazy Rich Asians)与《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等夯片的华纳福斯总经理黄炳辉等,都曾是电影协会会员。据知,黄炳辉有时还翘课看电影。

这些人都“看”出一个春天,在各自的影视事业有自己的一片天。电影协会对提升本地观众的观影水平,贡献无法磨灭。

古老电影协会之一

新加坡电影协会是世界上古老的电影协会之一,成立于1958年,当时的注册地址是15 Evans Road,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校友俱乐部。协会首任主席是莫特拉姆(E Mottram),首任秘书是基思佩恩(Keith Payne),由于缺乏记载,两人背景不详。

陈继贤于1983年担任协会秘书,1984年担任主席至今。陈继贤之前的主席是苏布拉玛尼安(Natarajan Subramaniam),后者担任主席与副主席约20年。苏布拉玛尼安之前的主席,则是资深外交官陈庆荣。

陈继贤于1982年成为电影协会会员,同年当上委员。

53岁陈继贤当了34年主席。他说:“我19岁上任,当时还在当兵,我对卸任的苏布拉玛尼安说,没有人可以超越他的20年纪录,我没想到自己能留任这么久。”

陈继贤透露,目前电影协会会员大概300人,协会电邮讯息的接收者多达4000人;会员数目与他当年加入时不相上下。他说:“不过有个显著的差别,早期会员很多外国人,约80%是洋人,现在有95%是本地人,而且年轻化,年龄介于二三十岁。”

协会的挑战与危机

面对互联网崛起、娱乐资讯的多元等,电影协会60年来面对不少挑战,尤其协会是非牟利团体,主要收入靠会员费、赞助,以及2016年开始与其他单位联办电影节之类的活动收取的策展费。陈继贤说:“有一半时间的收入少过支出,所幸整体下来取得平衡。”

当年歌德学院搬离新加坡购物中心,对常年与该学院合作的电影协会是小危机,幸好位于莱佛士酒店的光华剧院伸出援手,提供协会放映场地。

陈继贤说,当年盗版录像带没冲击电影协会,但盗版DVD则有一些影响:“不过,真正的电影发烧友还是会选择大银幕。现在看电影的管道太多,但是我们把电影人带进来与会员交流,是会员期待的。”

未来宗旨不变

陈继贤说,电影制作与放映科技变化大,但电影协会未来宗旨不变:

  1. 电影是在电影院观看
  2. 集体观赏,交流与互动
  3. 不拒绝好的商业片

他补充:“出发点不变的,是对电影的爱,永远会有一些好的商业片无法在戏院上映。”

电影协会不同阶段有不同里程碑:

  1. 苏布拉玛尼安与歌德学院合作为协会打下稳固基础
  2. 协会在电影城放映电影,观众群年轻化
  3. 千禧年以后,所办电影节增加
  4. 早期一年才放映12部电影,现在每年带进300部电影(包括与其他单位联办的电影节的电影)
  5. 协调发行
  6. 提供专业咨询

协会发行电影

电影发行风险大,电影协会去年做出最大胆的突破,是首次发行电影,所发的是口碑甚好的马来西亚电影《我来自纽约》的续集《当我们在一起》。

陈继贤是《我》的铁粉,主动联系马国导演张爵西,后者看到他的热忱就把续集《当》交给他发行。

20181205_showbiz_movie1_Large.jpg
狄龙(左)与儿子谭俊彦合演《当我们在一起》。(档案照)

《当》去年11月本地戏院推出,陈继贤安排香港资深男星狄龙等11人的大阵容来宣传,过后又陆续两次安排几个人过来谢票。

20181205_showbiz_movie3_Large.jpg
狄龙(后排左一)与《当我们在一起》团队来本地宣传,陈继贤(前排左三)带了两个外甥女(左一、二)出席首映礼。(陈继贤提供)

一部电影宣传三次,史无前例,难怪陈继贤说:“一部电影我们当成一个电影节来做!”据知,陈继贤在大银幕看了《我来自纽约》16次,《当我们在一起》37次。由于发行电影风险高,他坦承动起发行的念头有冒了两三秒的冷汗。

秉着支持新马电影,电影协会今年也发行本地电影人陈敬权与李绍正联导的新日合作电影《冲绳豆腐之恋》。据知,购票观赏的观众包括国会议长陈川仁。《冲》有让电影协会小赚,《当》也没让电影协会亏本。

20181205_showbiz_movie2_Large.jpg
陈敬权是《冲绳豆腐之恋》的导演兼男主角。(档案照)

对于电影协会未来的方向,陈继贤表明原来在做的继续做:“希望加强两方面,第一是继续服务消费者之余,代表本地与海外电影导演。因为发行了《当》与《冲》后,有海内外导演找上我们,希望我们可以代表他们。第二是专业咨询与培训方面可以更活跃。我目前在新跃大学有教课,内容包括如何筹备电影活动、买卖、编排与赞助等。”

全职任电影协会主席

陈继贤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主修商业行政,荣誉学位论文别开生面地研究观众对戏院放映商场广告的好或不良的误解。毕业后到市场调查公司上班,后来成为合伙人。他多次被挖角,2001年加入新传媒,先在电视,后来在电台担任电台总裁兼集团通讯副总裁,2003年卸任,同年到嘉华担任董事经理,2008年卸任,同年成为新加坡媒体发展管理局(现为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营运总裁兼新加坡电影发展司司长,服务长达九年后去年卸任。

不论在私人机构或当官,他对电影的热爱不变。10多岁就往戏院跑,陈继贤看得最多的电影是台湾女星彭雪芬主演的1979年电影《拒绝联考的小子》,他在大银幕看了43次,看到戏院职员认识他,不但送赠券,还带他进放映室参观。

一年半前,陈继贤开始全职担任电影协会主席,日前才从东京国际电影节交流与考察回来。

今年至今本地办了43个影展,当中电影协会参与的有22个。他说:“全职让我有多一点时间策划,也让我跨出一步,想到发行《当我们同在一起》。”

电影协会多年来秉持放映好片的初衷不变,不畏艰辛,把片子带到本地的努力有目共睹。一些在本地遭禁的片子,也有机会一刀不剪地在电影协会放映,包括好莱坞红星麦克法斯宾达(Michael Fassbender)在威尼斯影展称帝的争议性电影《羞耻》(Shame)。

电影协会会员采三种方式:

  1. 一年160元会员费
  2. 每个月付18元
  3. e voucher

第二种方式适合有空时才看电影的会员,该月付费该月就可以看电影。第三种也具弹性,付120元可看任何10部电影。

想更了解电影协会的读者可上网查询。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