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定服第一人”郭培: 为后人留下技艺标准

郭培是享誉全球的“中国高定服第一人”,但是,她的作品不一定每次赚钱。她说:“因为很多创作和想法,需要投入大量的钱去完成,现在甚至出现负数字。我坚持在国际呈现中国时尚创意艺术,这成了我的使命;我要为后人留下技艺的标准,留下这个时代人们对生活的理解,创造的美,以及文化的表达。”

郭培是当今享誉全球的“中国高定服第一人”。在她设计里,飞腾的祥龙凤凰让中国服装飞上国际的顶点,彰显中国逐渐强大的“创衣”势力。但许多人可能不知道,新加坡是镶在郭培事业上一颗亮璨璨的红宝石。她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真情告白:“如果给我选择中国以外,我最喜欢,甚至有情感的地方,我觉得是新加坡。新加坡在我最重要的创作中,给我很大的启发。”

郭培指的是,近年新生代艺人圈中,因她而热起的华人传统嫁衣风潮。“我在2009年希望做中国嫁衣系列,唤醒大家对传统嫁衣的热爱。但我在北京,甚至在中国都找不到一本描述传统婚礼的书,或集中表达中国新娘文化的资料;在新加坡就能找到特别多。”

2011年,亚洲文明博物馆将土生华人文物收藏借予巴黎布朗利河岸博物館,举办“Baba Bling”交流展。郭培在那里看到一件1930年代的娘惹传统嫁衣,惊为天人,给她设计中国艺人杨颖粉橘色嫁衣的灵感。“我觉得那就是中国婚礼传统。”

20190607_zbnow_guopei2_Medium.jpg
中国艺人杨颖的嫁衣,灵感来自我国亚洲文明博物馆典藏的1930年代娘惹传统嫁衣。

这并蒂双生花之缘也促成下个星期六(6月15日)亚洲文明博物馆举办的“中华风”系列展开场秀“郭培:中华艺术与高级定制服装”。

郭培的29件高定华服首次与亚洲文明博物馆收藏的文物同场展出,相映对照,为期三个月的对话。到时杨颖穿过的嫁衣也将和收藏亚洲文明博物馆深闺的“姐姐”同场亮相。

来新必到土生文化馆

因为与新加坡这份特别的感情,郭培开放她在北京的工作室“玫瑰坊”让早报拍摄与采访。

郭培开心地与记者分享,第一次出国就是来新加坡。1990年代中国人出国不易,当时还未投入高定的郭培,申请了因公执照,带着她的成衣设计随团来新加坡参加一个中国产品设计交流会,在这里见识外面的世界。52岁的郭培忆述:“那时信息非常闭塞,在国内只能看一本日本时装杂志。新加坡给我的印象非常亲切,可能有华人,我又能找到一些自己文化的根源。”

做了高定以后,郭培常来新加坡作秀,第一个嫁衣秀也在新加坡举行。

迷上娘惹嫁衣以后,她每来新加坡必去土生文化馆,对里头的展品百看不厌。她笑吟吟地透露:“我去了五次以上,还带着自己的团队去,让他们仔细地看娘惹珠绣的细节,每次都看到很多不同的东西。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柜子,一层层地拉开,能看见精美的珠绣,我几乎用放大镜去看。还有一张很大的桌布,我围着它,在玻璃上用摄影机放大倍数去拍,每次都想把它的细节看到眼里。我了解这样的珠绣也在新加坡失传,几乎没有年轻人学习。我就特别想学。”

传统技艺离我们远去

在新加坡书店买娘惹传统工艺书时,郭培与一名老先生结缘:“排队付钱时,他站在我后面,问我是不是喜欢这样的手艺,说他会珠绣。这位老爷爷一辈子未婚,他就像绣娘。他后来拿了他的针线和一小串珠子来给我讲解。最叫我感动的是,他让我想起在中国,绣娘有不丢针的习惯,针一丢就像丢记忆。”

郭培回国后尝试娘惹珠绣,发现新加坡珠绣的排列技艺与法国,如香奈儿的钩针法完全不同,是我们这区域独有的。另一不同的地方在于,娘惹珠绣的珠子也与众不同,是二战前的单切面细小珠子,没有工厂生产。

郭培展开珠绣的追寻,在巴黎旧货市场找到部分同样的珠子,后来联系上一家德国工厂,他们说:如果你坚持要用的话,我们可以帮你生产,完成你的梦想。她说:“我们对过去的传统技艺离我们远去深感遗憾。但要复制有多困难,因为原料没了。我们现在找得到的珠子,全来自法国、日本、德国,都是圆的、完整的,绣出来的质感就是有差异,不像珍藏在博物馆,那种闪烁程度美极了。”

重拾回加入当代审美

某次,郭培在美国南加州宝尔博物馆看到一件主教的衣服,破损的地方露出羊皮,让她悟出金线刺绣的秘诀:“我兴奋极了!以前我们中国垫绣,垫的是棉花或纸,两种材料都不是最好的;棉花是圆的,垫不出形,纸垫的形不耐久。”她又用两年多找到能够让针扎进去极柔软的羊皮,创造2017年西洋宫廷风的传说系列。

重回宝尔博物馆再看这件主教的衣服,郭培又大吃一惊,发现那个年代找不到柔软的羊皮,针线必须左右绕行刺绣:“我做的却是扎进去的绣法,为了让针扎进去,我找到细嫩的羊皮。找到绝对的方法,我成功了,但我也超越了传统……我们遗憾很多技艺在流失,但我们不会永远失去它们,当我们内心还有强大的欲望,就能把它拾起来!我觉得你只要有一个方法,可能步伐、通路不一样,但目标是一样的,重拾回来后,加入当代的审美,对生活的诠释,就像我今天的作品一样。”

譬如,郭培将以往龙袍和官服才能使用的“海水江崖纹”用在女装,这并非要表现现代女人当自强这么简单,而是将这传统的图腾挪移到她对女人生命的一种期许。她说:“帝王将它视为山河,但是我把它视为靠山。”

她最近替一名住新加坡的中国女孩设计毕业典礼旗袍:“前身做了海水江崖底纹的设计,代表她将来的江山和世界。我还给她设计一只凤,翅膀环绕着下面的海水江崖,要她要创建、拥抱和热爱她未来的世界。”

20190607_zbnow_guopei3_Medium.jpg
郭培常将海水江崖和龙凤等中国帝皇图腾融入作品,她认为是一种文化的尊重与保留。

清朝的外婆带来的禁忌

郭培对手工的迷恋来自外婆。她小时候跟着外婆长大,清朝出生的外婆不知道童话,不会讲安徒生,却教会她如何用手创造美:“她看到什么就能绣什么,看到花就绣在衣服上。我小时候无法理解一朵美丽的,真实的花怎能用一根线来表达。所以我一次次地问她怎么绣,她一遍遍地讲解怎么用彩线、丝线绣成。我觉得这手艺是完美的,因为绣出来的在我脑里呈现的,就是那朵绽放的花朵,那个时候在我心里种下所谓的理想。”

外婆家离皇家园林近,晚饭后,祖孙俩去散步,郭培非常喜爱九龙壁,对外婆说她也想穿一件黄色的衣服:“外婆说,金黄色是帝王的颜色,我们不能穿不能碰,这让这颜色在我心中变得至高无上。我在20岁以前没有穿过黄色的衣服,但心里向往这个颜色。其实,至今我也没怎么穿过黄色的衣服,但小时候不能碰触金黄色,似乎成了我对自己的一个要求。我热爱它,所以在作品中大量的运用黄色和金色。我今天接受现代教育和思想,我将金黄色看待为品质。我们会用金,如金不换、意志如金来形容人的品质。金代表着一个绝对的高度。”

这次带来新加坡展出的“大金”便是她凌驾禁忌,豪迈驾驭黄金色的登峰造极之作。金碧辉煌的“大金”动用郭培旗下300多名绣工总共五万个工时,相等于一个人不眠不休约六年。她视投入衣服的时间为“生命的转移”,她跟绣工说:你们的一针一线穿进去的是生命,哪天你们不在了,这衣服留存下来,会留住你们的生命力,不会死去。

希望作品也能传世

郭培的玫瑰坊业务现在理想与现实并行,一部分面向顾客,另一面以艺术精品的方式,打造每年对外展示的高定华服。她说:“其实,我白天做的事跟我的理想无关。我非常现实,可以为每个人做设计。我不挑剔顾客,也不在乎他们的财富,只要他们想拥有我的一件衣服。”

她的客户甚至曾有下岗女工。这个女工和丈夫离了婚,女儿归丈夫养。她觉得亏欠女儿,一生努力为女儿存钱,要给她一个好的嫁妆。“她拿了五万块来,请我给她女儿设计嫁衣。五万块在我们这里是一件便宜的衣服,我建议她把钱给女儿更实在。她说,您为我设计,它就是超越五万元的价值。这话深深地感动我,我特别用心给她制作一件远远超过五万块的衣服。”

从客户赚到的钱,郭培又重新投回自己的理想。这时我才明白,郭培最爱去博物馆取经,因为她给自己定下高目标,希望自己的作品也能像馆里的藏品那样传世。

她笑说:“很多人觉得郭培有钱,花钱不眨眼。我从来没有钱。因为很多创作和想法需要投入大量的钱去完成,现在甚至出现负数字。我坚持在国际呈现中国时尚创意艺术,这成了我的使命。我小时从不提使命,但突然有一天我脑海里冒出这个字来。人的内心是有个火焰的,我要为后人留下技艺的标准,留下这个时代人们对生活的理解,创造的美,以及文化的表达。

“我可能是设计师里走偏了的。曾有人提醒我,你是设计师,不是工艺大师。你太强调工艺的珍贵,你的热爱不要让自己走到极端。但我不在乎自己是工匠,还是设计师,重要的是我的作品留下来。”

郭培2016年受法国高定公会正式受邀入会,是目前首个,也是唯一的中国高定设计师。她每年在巴黎高定时装周呈献的服装,手工一件比一件巧夺天工,叫人叹为观止。

今天,她已不用金钱,而是用工时来衡量创作的价值。她说:“我用一分一秒去算技艺的投入,也许是走偏了。如果我说这件衣服现在值500万元,我算的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付出的时间和代价。但是50年或100年以后,它也许值5000万元,因为它已不仅是工时的500万元,还有我当年对这个时代的理解和建立起来的标准的价值。”

20190607_zbnow_guopei_Medium.jpg
郭培:中国以外,我对新加坡最有感情。

家里没有衣橱

郭培受访当天穿了件黑色洋装,边缘滚上几乎看不见的,细细的一轮金线。她表示从没穿自己设计高定服的欲望,给自己设计的也都是最素雅和简单的黑色系服装:“我现在的作品超越现实人生,也超越自己所能驾驭的。这可能叫忘我吧!我越来越能理解为什么一些艺术家蓬头垢面,只专注内心的创作世界。现实中的我不太在乎穿着。我家里甚至没有衣橱,穿过的衣服就属于公司的。我大部分时间穿黑色衣服,黑包容所有的色彩。我认为当设计师穿得不漂亮时,表示他已完全融入自己的衣服里。”

有今天的成就,郭培特别感谢她的丈夫:“我最大的金主是我老公。因为他20多年无私的支持,使得我今天有这个状态。”

她透露丈夫从事纺织,来自纺织世家,家翁年轻时曾去欧洲取经,有深厚的纺织知识和经验,受业内尊敬:“我老公在这个环境长大,也有使命。我说他是我的翅膀,没他我没今天的高度。有时伙伴特别重要,我能这么勇敢是因为我背后有先生。”

我笑问,她先生是不是她所比喻为“靠山”的“海水江崖”?

郭培甜甜地笑了。

郭培开讲:中国高定女王是怎么养成的?

“郭培:中华艺术与高级定制服装”展

6月15日至9月15日

亚洲文明博物馆

更多详情:www.acm.org.sg/whats-on/exhibitions/guo-pei

郭培将在6月15日举行两场对话:

第一场

时间:上午10时至12时

地点:新加坡纺织服饰商会(TaFf)

250 Orchard Road,Level 3

收费:$16.37

更多详情:tinyurl.com/y3vd6ms2

第二场

时间:下午5时至6时

地点:亚洲文明博物馆

1 Empress Place, River Room

收费:$10

更多详情:tinyurl.com/y48fzy8j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