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歌手量身定作 作词人如裁缝师

本地写词人梁文福、邢增华和小寒写过无数经典好歌,他们是如何投入歌词的创作?本地作词人面对哪些挑战,是否出现青黄不接的问题?联合早报访问这三位资深写词人,分享他们的创作生涯及分析本地写歌环境。

梁文福说:“作词人要知道自己要的位置,找到自己的特性。”

邢增华说:“作词人思想的高度,决定其作品的深度。”

小寒说:“作词人是裁缝师,不是设计师。”

这三位本地出色作词人,创作了许多经典好歌。梁文福和邢增华活跃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小寒则从90年代后期开始受到关注;他们不仅为本地歌手写歌,作品也得到香港天王天后如张学友、刘德华、林忆莲的青睐,是新加坡的骄傲。

其中,小寒在2008年、2012年和今年,三次入围台湾金曲奖最佳作词人,也是金曲奖主办30年以来,入围该奖项的唯一新加坡代表。这是一个喜悲交集的现象:我们乐见小寒在一个具指标性的颁奖礼多次受到肯定,但也感叹在小寒之后,本地作词人青黄不接。

本地作词人要红到海外,难吗?他们面对什么挑战?来听这三位作词人分享他们的创作生涯及分析本地写歌环境。

如何开始写歌

梁文福学生时期开始写歌,词曲并作。他16岁写了第一首歌《写一首歌给你》,从此开启了他的新谣生涯。80年代后期,新谣得到海外音乐人的欣赏,梁文福的《从你回眸那天开始》和《说时依旧》分别被杜德伟及林慧萍翻唱,之后他开始接到海外歌手的写词邀约,张学友《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和刘德华《每次醒来》是其代表作。

20190731_zbnow_cover4_Medium.jpg
梁文福认为现在当写词人相对比较困难,但也不应该绝望。(海蝶音乐提供)

邢增华离开校园后才开始写词。她在高中同学彭秀梅的介绍下认识许环良和巫启贤等新谣歌手,巫启贤后来签约飞鹰唱片,她也到飞鹰在本地的公司当宣传,巫启贤问有没有兴趣写歌,就这样,她成了巫启贤的御用写词人之一,最为人熟悉的作品是《你是我的唯一》。

巫启贤走出新马红到港台,邢增华的作品受到海外制作人注意,之后写了张学友《一千个伤心的理由》和刘德华《心酸》《峰回路转》。

小寒中四时想进吉他社,但没有音乐背景不能加入,于是请一个朋友教她弹吉他。朋友开出条件,要一起参加“全国歌曲创作比赛”,小寒于是写了生平第一首词,竟得了最佳作词奖。

小寒自认不聪慧,做什么都比别人付出多一倍才得到同样效果,但她发现写歌词是她不需要辛苦逼自己就有灵感,不用花很多泪水就能做得像样的一件事,对内向的她来说,是心灵上的安全帽。上了初院和大学,她继续写歌,后来签约一家版权公司,认识了台湾音乐人林明阳、陈子鸿、黄怡等,开始为海外歌手创作。

一首歌要流行,比较注重曲,所以都是先有曲才有词,这已经是附着性。用不用一首歌的考量很多,词只是其一,所以写词人的主导性比较低。——梁文福

写歌环境的改变

梁文福和邢增华当年是接到唱片公司或歌手邀约,所以不用比稿,也不会被退歌。小寒没这么幸运,她开始写歌时不像两位前辈已经有名气,经历了无数次的比稿和退歌。

小寒笑说:“有一段日子,我衣柜里全是黑色衣服,因为每次被退一首歌,感觉我的宝宝死了,就买一件黑衣。”

她指出台湾有很多优秀作词人,对海外写词人需求不高,当时像她这样的新人是帮本地作曲人的demo填词,结果唱片公司只用曲不用词,让她很受挫。

2001年为林忆莲写《纸飞机》,是小寒写词道路的转捩点。她的名字受到注意,之后在张学友、张惠妹、王力宏、陈奕迅、蔡依林的专辑里,都能听到她的作品,她也为本地歌手陈洁仪、孙燕姿、蔡健雅、林俊杰写了不少歌曲。

会给林忆莲写歌,小寒笑说是李宗盛欠她的人情。她记得1998年的某一天,意外地接到李宗盛的电话,对方说以为小寒是男生,想请小寒到上海参与张清芳新专辑,必须跟几个男生一起住宿舍。

20190731_zbnow_xioahan_Medium.jpg
小寒认为本地写词人不差,只是缺乏信心。(谢智扬摄)

小寒认为机会难得,就自费机票酒店飞到上海。她说:“当时写了几首歌,大哥(李宗盛)在旁边坐着,我的心都卡在喉咙了!后来歌曲都没有用,因为公司最后决定找张曼娟写整张专辑的词。大哥很不好意思,说会再给我一个案子,没想到就来一个大的!”

问她现在还需要比稿吗?她说:“现在一般都是专案,顶多就跟一两位老师比。那种60个一起比的,我心脏受不了,哈哈!”

写词人的挑战

梁文福分析流行歌曲词作分两类,一种是职业性质,即为流行音乐工业写作,另一种是忠于自己想法。

他强调:“两者没有对错优劣。职业性质的写得好,也可以感动很多人,但附着性比较强。一首歌要流行,比较注重曲,所以都是先有曲才有词,这已经是附着性。用不用一首歌的考量很多,词只是其一,所以写词人的主导性比较低。”

至于第二类,他说:“主动性比较强,例如创作歌手。也有不在前线的音乐人,他们的作品注重人文色彩,骨子里有话想说,像李宗盛。”

所以写词人必须知道自己要的位置,找到自己的特性。梁文福解释:“你要当创作歌手?不介意小众和另类?那可以写不那么市场性的歌。如果你要有职业发展,作品就要有市场。但不管你写什么,都要写得好。”

你思想的高度,就是你作品的深度。写中文歌曲面对的是亚洲市场,阅读和思考习惯要做一些努力,视野要打开,能力要提升。——邢增华

青黄不接的问题

本地写词人青黄不接,梁文福感叹:“这是我们语文环境的问题,华文水平低落。还有我提到的附着性,写词本来就有很多先天局限,如果语文能力不强,更难突破。”

邢增华提出同样问题:“现在年轻人写的东西突显了语文能力跟我们那一代的差距。我曾经问一位写词人,你看中文书吗?他说不看,所以他是用英文思考,再写成中文歌词,我觉得这是奇怪的现象。”

20190731_zbnow_cover2_Medium.jpg
邢增华建议年轻创作者视野要打开,能力要提升。(受访者提供)

邢增华最近担任一个歌曲创作比赛评审,从作品中看到一些问题。“大部分内容偏向口语,例如情人之间的纠葛写得像在吵架,字里行间没有想象空间。年轻人会说喜欢这样的表达,但其实你思想的高度,就是你作品的深度。写中文歌曲面对的是亚洲市场,阅读和思考习惯要做一些努力,视野要打开,能力要提升。”

梁文福认为现在当写词人相对比较困难,但也不应该绝望,最重要是装备好自己。“去比较怎样的歌词比较有共鸣,就能辨别出什么是好。个人感悟能力蛮重要的,我也是从很多大师的作品中感悟和吸收。”

本地写词人缺信心

小寒认为本地写词人不差。“大家都说新加坡人的华文很差,我们活在这个阴影,活在一个负面的华文环境,以致就算你的华文很好,你也没有足够信心去做用华文维生的工作。本地写词人青黄不接,我觉得是因为很多人没有信心,以为自己华文不好,再来是他们没有管道,不知道怎么发表作品。”

她提出另一个对作词人的误解:养不活自己。“没有人叫你辞掉工作来当全职作词人,而且当全职作词人不会很闷吗?生活是创意的来源,如果你只躲在家里,哪来的生活?当然你可以看电影,但那是别人的故事,不是你的故事,有差的。”

教写词14年,她发现年轻人的优点是,知道流行,并举例:“我叫学生写一首‘洗脑歌’,有人用了“猫系男”(指喜欢宅在家里,难跟人打交道),我都不懂这个词。有学生写‘淘宝最知道’,意指上淘宝买东西有记录,之后网站会做推荐,所以淘宝比男朋友还懂自己的爱好,这是我没有办法写的。”

小寒强调作词人是服务业,“不是要失去自我,因为请我们写歌的人是看到我们的某一种特质可以跟歌手配合,所以我们要保留这份特质。例如我是比较犀利的,无论写什么歌都会有这一块,但我也可以写骚的、顽皮的、性感的。”

她给了一个很好的比喻:“我们是裁缝,不是设计师。我可以说比较喜欢用什么颜色系和布料,会在哪里设计一个小机关,最终这件作品虽然是我缝的,但它是适合歌手的,是为歌手而做的。”

新一代写词人怎么说?

张思尔为林俊杰写了好多歌,包括《冻结》《翅膀》《豆浆油条》《圣所》,其他作品有王心凌《当你》、阿杜《放手》、李玟《皮带》。

他和林俊杰是在高中认识并开始一起写歌,林俊杰后来签约海蝶音乐,张思尔则签约海蝶的大石音乐版权,并在海蝶当全职词曲作者。

20190731_zbnow_cover_Small.jpg
张思尔(右)和林俊杰在高中认识并开始一起写歌。(受访者提供)

张思尔后来离开海蝶投入教育界,现在转当牧师,但仍继续写歌,目前是许环良的奇大音乐旗下作者。

会坚持创作,张思尔说:“每个创作人都要找到自己的‘为什么’。我享受一首歌从demo的La La版到填词后整首歌活了起来的过程。只要找到自己的‘为什么’,面对挫折能坚持、好学、受教,是可以成功的。”

他提出年轻创作者的一个问题。“刚起步的人会很主观地看待自己的创作,不接受被修改。我跟他们说,卖东西是以客人为主,要有受教的心,否则容易气馁,觉得作品被践踏。我和JJ(林俊杰)开始写歌时,也常被环良老师说很烂。”

黄政彬是卫生部的研究分析师,对写词有兴趣,于是报名小寒的写词班。他已经卖出两首歌曲,罗志祥“No Love”和朱兴东《某种程度上》。

黄政彬认为不管是在本地或海外,写词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现在门槛比较低,竞争者因此多了。还有现在有很多创作歌手,对写词人的需求就少了。”

20190731_zbnow_cover3_Large.jpg
黄政彬(左一)为朱兴东(左二)写了《某种程度上》,作曲人是Azmi Hassan(左三)和吴周烁。(受访者提供)

在本地,他觉得更困难的是,作词不能当正职,要在工作之外找时间创作,所以一定要有热忱才能坚持。“比稿不容易,但不管作品有没有发表,自己要喜欢写歌这件事。对我来说,写歌是疗愈过程,让我翻开回忆去面对自己,对自己认识更多。从开始到完成,很有满足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606559506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