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拉柏多 海角硝烟远

字体大小:

拉柏多公园是新加坡四个自然保护区之一,走起来看点更集中,玩法更大众化。可扶老携幼,在步道上小逛一圈,吹海风看夕阳;可以挥洒活力,花半天健行远足,纵横山脊海岸。漫步林间享受森林浴,绿树丛中不经意间邂逅各种战争遗迹。

印象中的拉柏多公园(Labrador Park)仿佛天涯海角。位居新加坡本岛最南端,茂密树林与山崖海岸隐蔽幽深,每次来到总有一种远离尘嚣的感觉。

今天的拉柏多已不遥远。从幽径深处的丛林与海岸,延伸到大路与地铁站旁边,交通与步道四通八达。出了地铁站就是红树林,步道可以连接港湾地铁站,一路走到圣淘沙;另一边可衔接南部山脊,登上花柏山顶。

大家还是习惯称它为公园,但拉柏多早已不是一般公园。2002年列为新加坡四个自然保护区之一,其他三个分别为中央集水区、双溪布洛、武吉知马自然保护区。拉柏多是最小的一个,也最容易亲近。走起来看点更集中,玩法更大众化。可以扶老携幼,在步道上小逛一圈,吹海风看夕阳;可以挥洒活力,花半天健行远足,纵横山脊海岸。

从拉柏多炮台,到拉柏多公园,到拉柏多自然保护区周边环境已出现翻天覆地的改变,拉柏多虽换了不同的身份,园区里还是那么幽静。古老的角落始终保持着同样的姿态,屹立在岁月长河里气定神闲,仿佛丝毫都不受世事干扰。

战火硝烟与清幽隐逸

所有的喧嚣来到这里都静了下来。然而清幽隐逸的角落,同时也是军事上的险要之地。

1870年代的拉柏多覆盖着茂密树林,山崖下是大海,周边是沼泽地,从陆地无法来到这个角落,只能从海路进出,形成天然屏障。正是这种与世隔绝的隐蔽天性,使它成为设置防卫设施的关键地点。

拉柏多又称巴西班让炮台(Fort Pasir Panjang),是英军为保护新加坡水域建造的11个沿岸要塞之一。1878年完成的炮台设有两尊大炮,与绝后岛(圣淘沙)的西乐索炮台隔海相望,形成双炮台的格局,坐守战略位置,捍卫岌巴海港。

拉柏多这个名称源自前方的拉柏多湾,以及船舶供应商的拉柏多别墅(Labrador Villa)。别墅建于1881年,与军事要塞属于同一时期。背山面海的优美景色,貌似安逸的宜居环境,隐隐透着警惕与戒备氛围。

新加坡南岸的这片水域,从来都不平静。元代商人汪大渊《岛夷志略》中,关于龙牙门的描述,记有贼船的猖獗。新加坡首任驻扎官威廉法夸尔1819年登陆时,也发现海盗留下的成堆白骨,而面向着拉柏多的各个岛屿,正是海盗的藏身之处。

茂密丛林中掩藏着军事炮台,却又不影响平民百姓到此休闲玩乐的心情。园区里靠近拉柏多码头的位置有个解说牌子,告诉你此处原是巴西班让海滩的一部分。长长的海滩是19世纪很受欢迎的度假胜地,建有不少私人别墅与海滨度假屋。直到1930年代末,为了预防敌军由此登陆,海滩上设置了机关枪与铁丝网,才停止休闲用途。

从1878年炮台的设立,到1942年英军投降,拉柏多在不同的年代陆续扩建,加强防御功能,出现了地道、弹药库、观察台等等,也部署和更新了不同类型的枪炮。

二战期间,虽然大炮都是面向大海,却也可以调转过来面向内陆,攻击入侵的日军。拉柏多炮台的两尊大炮射程可达10英里,曾经击沉过海面上的日军弹药船,也曾调转180度,辅助巴西班让战役中努力奋战的马来军团。新加坡沦陷前夕,英军摧毁了炮台以防落入敌军手中。拉柏多再次陷入沉寂,与浓密的热带植被同生共长。

历史与自然并存

隆隆炮火渐渐成为历史,战争的硝烟已成为前世记忆。拉柏多与西乐索原本地位相等,卸下了炮台任务,西乐索随着圣淘沙的发展声名远播,拉柏多则回归宁静本质,养在深闺,隐身遗世角落。

改朝换代后的拉柏多,以历史古迹与自然公园的身份,继续保存着原本的特色。相对于西乐索的粉饰一新、努力招揽游客,拉柏多更加含蓄低调,没有大张旗鼓,更大程度地展现出原始而真实的面貌。

小时候的学校出游,探索历史古迹都流行到西乐索,谁也没听说过拉柏多。直到有能力自行出游,到处寻幽探秘,才找上了当时的拉柏多公园。

当年最靠近的巴士车站在直落布兰雅路,地标是路口的拉柏多熟食中心,在甘榜风情的马来档口补充了体力,顶着大太阳沿着细长的小路步步前进,越走越偏僻,终于柳暗花明,来到一座茂密树林。蝉鸣虫唧隔离了嘈杂交通,荫凉绿意隔绝了灼热阳光。穿行在草木丛生的步道,翻过树林就是海,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

新加坡没有藏得最好的秘密,再怎么远离尘嚣的秘境都会被发掘发展。进入本世纪,公园里陆续翻新修复,设置了龙牙门、餐馆、水疗中心、精品酒店等,每个新元素都给你再次到访的理由。尤其过去几年来随着地铁站的开通,步道陆续完成,称得上是最容易探索的自然保护区。

今天来到拉柏多,周边还在大兴土木,曾经的熟食中心原址现为建筑工地,开车绕行路过更多有待发展的地段,道路尽头看到那座山那片海,似远而近,陌生又熟悉。

查看拉柏多自然保护区资料,2002年列为保护区时面积10公顷,今天再看国家公园局网站,最新面积已经是22公顷,扩大了一倍以上。

多出来的部分是在2012年完成的拉柏多自然与海岸径,全长2.1公里的步道,连同沿途的红树林与沿海自然生态,都纳入拉柏多范围,形成散发历史气息的自然生态园区。

有了拉柏多地铁站之后,利用公共交通工具带来更完整的体验。A点进入,B点离开,跟着不同的路线,走到亚历山大一带通往南部山脊,或是到怡丰城吃喝休息,甚至继程走到圣淘沙,不走回头路,玩得更尽兴。

从地铁站步行到最南端的海角,同样是1公里多的距离,但一路都是自然步道,走起来已不似当年路迢迢的枯燥漫长。

地铁站外的柏莱雅溪红树小径(Berlayer Creek),是我所见过最靠近地铁站的红树林。从地铁站直接进入自然保护区范围,960公尺长的木栈道离地而起,带你走在原本无法踏足的红树林湿地上方,近距离观赏红树林的多样性生态。

步道来到柏莱雅溪尽头是个交界处,可由此通往公园,或选择在木栈道上继续前行,进入武吉慈明港景径(Bukit Chermin Boardwalk)。这一段步道330公尺,一边是山,一边是海。山坡上有一座黑白屋散发着老式风情,后面是充满设计感的弧形公寓,前后呼应,诉说着过去与未来。一路走下去还有吉宝湾游艇码头,浓浓海滨度假风情,仿佛身在国外。

山崖海岸与茂密树林

先别走远,拉柏多的核心部分还是原本的山崖海岸一带。从两段小径的交界处走下木栈道,沿着草地走向公园,岸边不少家庭游客野餐垂钓,也是园区里唯一摸得到海水的亲水岸边。往前再走还是长长海岸,深水区不宜嬉水,围起栏杆。岸边竖立着7.5米高的龙牙门复制品,重现已被炸毁的牙形巨石。复制品前方的Tanjong Berlayer海角是新加坡本岛的最南端,在还没有大桥连接到圣淘沙的年代,称得上是亚洲大陆最南端的天涯海角。

海角如今屹立着1930年代设置的红色灯塔,与对岸圣淘沙丹戎里茅海滩的绿色灯塔共同作为导航标记,引导前进新加坡海港的船只。策略性位置指向岌巴海港的入口,岸边保留了一座界碑,标识着眼前属于海港的范围。更显著的是旁边的机枪哨所,面向着大海,保护港口。

今天的海边一片宁静,机枪哨所与儿童游乐设施和平共处,山崖峭壁下绿树掩映,海面上停泊着点点货船。沿着海岸走到尽头是拉柏多码头,早期供炼油厂使用,后来纳入公园版图,开放给公众赏景垂钓。码头向海面长长伸展,走到尽头宛如人在大海中央。有如长颈怪兽的集装箱吊车在眼前一字排开,货轮上隐隐传来机械运作声响,充满工业风的场景,也是平民老百姓与世界大港最近的距离。

从码头回望岸边,小小山崖谈不上雄伟,满目的绿意却召唤着游人,野蛮肆意,焕发着勃勃生机。进入丛林另有一条步道,入口在龙牙门旁边,两边的古老砖墙是巴西班让炮台原本的结构,中间的大门已不留痕迹,直接进入就是蓊蓊郁郁的树林,缓缓的坡度一路通向制高点,竖立着拉柏多炮台的历史标志。林中的最大看点就是大炮,但原本的大炮已经被毁,眼前所见是相似的6英寸口径大炮,从美芝路军营挖掘出土,旁边还竖立着几个炮兵,模拟当年场景。

林间分成自然步道和枪炮步道,其实树林不大,随便乱走也不至于迷路。漫步林间享受森林浴,绿树丛中不经意间邂逅各种战争遗迹。爬满青藤的斑驳碉堡,门户深锁,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蜿蜒小径通往隐蔽地道,幽深阴沉,暗藏着什么秘密?

林荫遮蔽中一派原始面貌,仿佛时间在这里停下了脚步。树林里野趣勃发,万物滋长,翻过山头的纷纷扰扰,却始终也无法入侵到这片静谧海角。天然地与世无争,静观潮起潮落,天长地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