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冰:梦想的屋子

宇宙给我们的安排,永远是这一刻对我们最恰如其分的安排。我在这里,尽我的本分,只是偶尔,在夜晚给花浇完水后,抬头望星空,忆起我梦想中的家,微笑。

我梦想中的屋子是这样的,门前有花园,屋后有小院。前庭一棵苹果树,春天一片粉,一片白。夏天的傍晚,树下餐桌旁,三五好友相聚,谈笑风生。客人散了后,在凉椅上独坐,静听风和树叶嬉戏,小虫叽叽,直到凉夜不胜寒。秋天,果子熟了,孩子们欢欢喜喜摘了苹果,自家收一些,其余的送给邻居,吃不完的做成苹果酱,留待冬日享用。冬天下雪了,握一杯热热的咖啡,望向屋外的雪景。

后院要种些蔬菜和香料,煮菜到一半,想起须要加点什么味道可以去院子里找。锅子冒着热腾腾的气,烤炉里飘出诱人的香味,回家的孩子总是迫不及待地奔进厨房。

我喜欢花,喜欢眼前一年四季都有花开着。围栏上适合种蔷薇,初夏时节开满了,像一面花墙。也要有桂花,没有桂子飘香的秋天不圆满。冬日有腊梅。春天就不用说了,什么都不刻意种,就让野花霸满整个院子。

梦想的屋子,房间要小,刚刚够用就好,陈设极简单。但要有木质的温暖,棉麻的舒适,配上柔黄的灯光。

屋子的阁楼上,要开一面天窗,夜晚可以在黑暗中躺在地板上遥望星空。

这个屋子,坐落在安静的小社区,一点也不起眼。附近有学校有图书馆,没有繁华的卖场,却有热闹的市集。食材来自不远的乡村,商贩也是相熟的邻人。在这个地方,人们喜欢分享,大家都享受丰盛,却不奢望更多。每个人都乐尽本分,没有人过分忙碌,也没有人偷懒。人和社区一体,与自然相融。

我梦想中的屋子,一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存在着。因为我们的头脑无法想出不存在的东西。我知道它在那里,只是不知道,它是存在于现在,过去,还是未来?它的主人又是谁?

家,是我们内心世界的外在表达,那么住在这屋子里的人,与我有多少相似?那个拥有我梦想家居的人,过着怎样的生活?

想象某一天,我到一处遥远而陌生的地方旅行,我走得如此疲倦,真想歇一歇。这时候,我梦想的屋子出现在我眼前。我被花园吸引,觉得一切似曾相识,却比我印象中还要美。于是我走进去,厨房里飘出香味,孩子们在嬉戏,他们跑过来热情地抱住我,仿佛我是离家已久的归人。墙上挂着的照片,是全家人的合影。我看到照片中的女主人,她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这是我的想象还是梦呢?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说不定我现在是在梦里,而那做梦的人,正坐在家的花园里,喝着一杯咖啡?谁知道呢,庄周梦蝶,是庄子梦见自己变成蝴蝶还是蝴蝶梦见自己是庄周?

我有一栋梦想的屋,同时,我也爱现时居住的家。不能种苹果树,但我种过木瓜。收获木瓜的时候,我非常感恩和快乐。篱笆上没有满枝的蔷薇,但有胡姬,有时松鼠会跑来,将果核藏在花盆里。

宇宙给我们的安排,永远是这一刻对我们最恰如其分的安排。我在这里,尽我的本分,只是偶尔,在夜晚给花浇完水后,抬头望星空,忆起我梦想中的家,微笑。

(作者目前修读中医学士学位、兼职电台主持、1994年来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