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湖州路上中路

订户

字体大小:

9月底,天气开始转凉,一天早上我坐出租车,上车跟司机说:“到福州路山东路。”

听他口音我就知道他是北方人。我很少碰到听不懂我口音的上海人,可能因为我们都是南方人的缘故。如果我有时分不清“s”和“sh”,或“z”和“zh”,又或“ng”和 “n”,上海人好像都不太注意。虽然上海人和新加坡人都有各自的口音,但差别不太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