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皮肉伤

我正在例常晨间散步时,被一个使用步行器的老人挡住了去路。我没什么急事,而且狭窄的小路湿漉漉的,所以就跟在他后面慢慢走,想等走到宽人行道时再超过他。他注意到了我,于是试着加快步伐,看得出他有点焦虑。我担心他因为设法给我让道而伤到自己,便走到人行道边上从他身边超越,希望这样可以不让他感觉挡道,减轻他的焦虑。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