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一般的新加坡女子

“我不叠衣服的。”眼前的女子如是说:“这是浪费生命的事。想想衣服的材质与用途:房间里穿的家居内衣,不用折;会皱的但会穿出门的,折了也没用,还是得熨烫;不会皱的它就是不会皱,折不折都没差。”

他看着这个利落优雅、打扮入时的都会女子,不禁感到有点不可思议:“啊,所以贵府衣横遍野,裤积如山,袜子与腰带齐飞,拖鞋共皮鞋一色——这样,能见客吗?”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