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深耕十余载 让传统戏曲魅力再现

除了为本地艺术团体导戏、拍戏,张莉也不遗余力地做戏曲推广和教育工作。(庄耿闻摄)

来自中国陕西的张莉,在本地戏曲界导戏教戏十多年,累积了20多部不同剧种、风格各异的戏曲作品。出身梨园世家的她在中国戏剧界也许更有发展,是什么牵起她和本地戏曲的情缘呢?

如果你是传统戏曲粉丝,在本地观看过的一些戏曲演出,很有可能就是她导演的作品。她就是资深戏曲导师、新加坡戏曲学院艺术总监张莉。

从2006年新加坡海南协会现代琼剧《原野》,到2018年马林百列上海越剧欣赏学会越剧《新版梁祝》、2018年人协百盛艺术华族戏曲艺术节闭幕式……这13年来,她累积了20多部剧种不同、风格各异的戏曲作品,其中更有不少得奖作品。

张莉来自中国陕西省,出身于梨园世家的她在中国戏剧界也许更有发展,是什么牵起她和本地戏曲的情缘呢?

张莉的父亲是陕西著名武生、导演,在她艺术成长道路上,父亲是启蒙老师。擅演秦腔的张莉说:“从13岁进专业艺校直到毕业进戏曲院团,我担任任何一部戏的主要角色都要经父亲严格指导、把关,才可与观众见面。”

在父亲督导下,加上她个人的努力,张莉年轻时多次获中国国家、省级优秀演员表演一等奖项等,比如1994年获陕西省青年演员大赛金奖,之后被评为“青年表演艺术家”与“电视百佳演员”称号。

正当在她舞台表演艺术的高峰期,她做出一个令人意外的决定——放弃演员职位,选择修读甚具挑战的导演专业。

张莉说:“行内人士觉得非常惋惜,为什么放弃演员在台上的荣耀,去做幕后工作?当时只有父亲理解并支持我的选择。他知道我的愿望是继承他的艺术道路,做一名出色的戏曲导演。”

张莉1999年获政府艺术奖学金,进入中国戏剧最高学府中央戏剧学院(中戏)导演系进修导演课程,得著名导演、前院长徐晓钟教授及丁茹茹教授亲授。后来,张莉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戏曲学院(国戏)学习导演专科。“回想起来,中戏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导演,国戏让我学会了怎么当导演。”

教戏与导戏并举

2003年国戏快毕业时,前院长周育德推荐张莉来新加坡戏曲学院任教。张莉在朋友协助下来新参观了戏曲学院,当时觉得这不是她想象中的戏曲学府。“当我看到了新加坡虽小,竟有那么多剧种,应该是艺术潜力很大,充满希望,于是我满怀信心来到了美丽的狮城。”张莉说。

“南下”的张莉,对新加坡的戏曲充满好奇和疑问。“首先是有很多剧种我在中国从来未看过和接触过,另外是演员并非专业,纯属因兴趣参与,却有专业精神。”

因此,在本地开班教课与搞戏曲教育是有区别的,因对象不一样,这方面须要适应。张莉说:“开班授课时,面对最多的是艺术团体成员,他们抱着爱好,自愿学习传统艺术,来完成自己对戏曲舞台表演美好的愿望。而戏曲艺术教育多数时候我要进入中、小学,以推广传承为主,以引导青少年了解传统艺术,引发他们对戏曲的兴趣。”

当然,在繁忙的教学与推广当中,导戏也是她从不懈怠的工作。张莉说:“我尽量安排好时间,白天工作教学,大多数晚上和周末都要为不同社团排练,休息对我来说好奢侈。”

但她乐于当导演,享受当导演,也从导演工作中得到收获。她说:“传统戏曲是文学、美术、音乐、舞蹈、建筑等艺术的综合,导演要进行一场舞台‘行动艺术’的二度创作,要有丰富的生活累积,要具有行动性的形象思维能力。此外,戏曲导演应该精通表演与戏曲程式,要懂得戏曲规律,提高文学艺术素养,还得有坚强的创作毅力,这都对我提出综合素质的极高要求。”

她也觉得,在本地导戏有其难度:剧本多数搬演来自国外的传统剧目和经典名著,通过移植,成为不同剧种来呈献。对导演而言,相当有难度,因原戏是经典名著,不能随意更改,在二度创作上受到限制与制约;还有,本地戏曲在主创人员方面极为欠缺,如编剧、作曲、舞美、灯光和服装设计等,因此,戏曲导演大小事都要负责,她笑说,用本地话讲是“一脚踢”。

04223_Small.jpg
除了为本地艺术团体导戏、拍戏,张莉也不遗余力地做戏曲推广和教育工作。(庄耿闻摄)

克服方言障碍

张莉导演的第一部戏是琼剧《原野》,由新加坡海南协会呈献。自此,她开启为本地艺术团体导戏的新体验,她导得最多的是琼剧,还有越剧、潮剧、京剧、粤剧等大型剧目和折子戏。“我的导演理念与风格是让传统艺术在创新中重现魅力。每一部作品都会为我留下很深的创作情结,我个人认为具突破性的作品有琼剧《江山美人》、越剧《陆游与唐琬》、新加坡版的越剧《梁祝》。”这些剧目个性突出、风格鲜明,导演的二度创作丰富了戏曲舞台艺术的美学意境,或多或少地影响本地戏曲舞台风貌,并尽展本地演员的表演水平,也获得观众赞赏与认可。

她笑说:“经常有人问我:‘在本地排导这么多剧种,那些方言你能听懂吗?’我的回答让他们吃了一惊,我说:‘台词唱错了我一定听得懂’。很多实例证明我说的是对的,做为一名专业导演,跨界、跨剧种导戏是很正常的,艺术表演是相通的,只有语言、音乐不同。其实在语言方面我有自己的小窍门,每接到一部戏,我认真多次看剧本,多听同剧种音乐和唱腔,从中学方言,特别是为新加坡海南协会琼剧团执导五部大戏了,久而久之都会唱几句了。”

她不讳言,自己能在本地戏曲界奋战数十年,是因对传统艺术有着深厚情感。她说:“新加坡此刻的戏曲发展,我觉得比我2003年初来时变化很大,越来越感到舞台艺术形式的多样化,艺术团体在引进海外专业团体表演,与自身创作方面都有很大的贡献。有人说戏曲在本地已走向没落,我不这么认为,这几年我们亲睹当局在艺术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与资助,也注重在艺术人才方面的培养。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传统戏曲便不会被现代文化浪潮淹没。”

谈到未来,张莉希望在这个文化、艺术多元的国家,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培养一些年轻有为、爱好传统戏曲的接班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