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女子的独立书店 半数书籍出自女性

The Moon一隅摆卖精美的绘本,希望培养小朋友的阅读兴趣,是店内的热门书选。
书店楼上的活动室偶尔举办音乐会等,在每个月圆之夜还有特备活动。(受访者提供)

来自巴基斯坦的莎拉自幼喜欢阅读,在新加坡完成学业并工作,还把自己的喜好发展成事业,希望通过独立书店The Moon,丰富本地的书店版图。

很多人都知道,在新加坡开书店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是因为新加坡人不爱阅读,而是市场太小,租金昂贵。来自巴基斯坦的莎拉·纳尹(Sarah Naeem,28岁)年纪虽轻却有远大抱负,半年前在位于牛车水的摩士街开了一家名为“The Moon”的独立书店。

莎拉在接受联合早报《新汇点》访问时直言:“我不会因为书店生意难做就退缩。对我而言,书店是提供精神粮食的地方,每一座城市都应该有让人进来翻阅一本好书,歇歇脚的空间。”

The Moon以售卖英文书籍为主,虽然书店面积不大,选择却相当丰富。从小说、诗歌到社会学和设计美学等,种类多元,数量达千余本。书架上还能找到中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翻译著作,以及本地作家的作品。

莎拉说:“我不想和大书店竞争,因此选书方面不会刻意挑选畅销著作,而是把一些非主流的作品带进来,推荐给顾客,提供他们更广泛的阅读选择。”

从小热爱阅读

莎拉生长于巴基斯坦北部城市拉合尔(Lahore)的一个小康之家,双亲皆从商。母亲在她年幼时便灌输阅读的重要性,她尤其喜欢侦探和悬疑小说,如少女妙探Nancy Drew。求学时,英文文学一直是她的强项。

莎拉19岁时顺应父亲的意愿只身前来新加坡念大学,主修商业通讯,颇有艺术天分的她后来还考取拉萨尔艺术学院的设计学位。

“父亲对新加坡的教育制度和治安极为赞赏,因此安排我来这里求学。我小时候曾来新加坡游玩,印象中很热,我从没想过若干年后会在这里求学,甚至创业。”莎拉说。

开书店前,莎拉曾在巴基斯坦和新加坡两地从事创意设计和品牌发展的工作。The Moon是莎拉的首个生意门面,她用了两年时间筹备。问及为何相中以华人居多的牛车水,莎拉不暇思索地说:“没有人不会不来牛车水,这里商铺集中,人流量大,交通也极为方便。”

带有波西米亚格调的The Moon还附加咖啡馆和活动场地,即一个复合式的文创空间。莎拉希望顾客进来选书、阅读的当儿,也能在咖啡馆享受悠闲时光。书店定期举办活动如瑜伽、书籍交换、音乐会等,在每个月圆之夜还设有特备活动。

重视女性作家

The Moon的特色之一是女性作家在书店占有一席之地,有超过半数的书籍出自女性之手,店内中央就设有女作家专区,每月围绕个别主题,由书店职员推荐好书,当中包括苏格兰诗人卡罗尔·安·达菲(Carol Ann Duffy)的现代诗集,以及关于诺贝尔和平奖最年轻得主马拉拉·尤萨夫扎伊(Malalah Yusafzay)的绘本。

女性作家专属区的概念源自莎拉在家乡逛书店的体验,当时她正在寻找哲学书,遗憾的是,书架上并没有任何女作家的作品。她告诉自己,若有一天开书店的话,她一定要引进更多和女性相关的书籍,让女性的声音透过文字传播。

除此,The Moon还非常亲家庭,在店内一隅摆卖精美的儿童绘本,以培养小朋友的阅读兴趣。“儿童绘本一直是书店的热门书选,不只是小朋友们,连大人也喜欢呢。”莎拉说。

新加坡的独立书店寥若晨星,然而,像草根书室、城市书房、BooksActually等,每家各有千秋,有自己的拥护者。问及The Moon的主要卖点,莎拉说:“我希望The Moon能给顾客全方位的体验,让他们进来时偶遇一本好书,然后在书香中享用饮料和甜点,或者到楼上的活动室参与活动和工作坊。每个顾客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心仪的东西。”

开业仅半年,The Moon已经拥有忠实的顾客群,吸引文青来打卡,交换阅读心得。莎拉分享,有一位来自香港的老教授,每天独自一人到这里翻阅书籍,喝杯饮料,享受悠闲时光。老教授前阵子完成他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期工作,返乡了。

自认是书虫的莎拉旅游时也会造访当地的书店,体验各国的阅读风气。她很欣赏英国的书店,尤其是当地有不少主题书店,以售卖一种类别的书籍为主,如侦探小说、旅游书等,让读者对号入座。

比起家乡拉合尔,莎拉认为新加坡的书店太少了。她说:“新加坡应该有更多样化的书店,为读者提供更多元的选择,开拓阅读视野。”

喜欢新加坡的治安

谈及新加坡,莎拉说她对岛国有种难以形容的情怀;她的同龄朋友当年皆选择到美国或加拿大深造,唯独她一人来新加坡求学,没有亲人的照料,她学会独立生活。

“新加坡是座宜居城市,住下来后很容易适应。我喜欢这里的治安,入夜在外也很安全。相对来说,在巴基斯坦反而没那么方便,多少影响了市民的社交生活。我了解新加坡的良好治安绝非理所当然,这也让我格外珍惜和亲朋好友相处的时光。”

关于书店的远景,莎拉说没有扩充的计划,她以坚定的口吻说:“我会保留独立书店的小资格调和个人化服务,不打算朝商业模式发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