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生命的人 胚胎师

胚胎师,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个神秘的职业,但对于来自中国的陈乃清博士来说是个神圣的职业,它不仅要求有高水平的专业知识,而且要有对生命的热忱和工作的执着,因为胚胎师的双手,可能决定着一条生命的来去。

有个相当特殊的行业,需要政府颁发特别的行业执照,那就是胚胎学家(或称胚胎师)。

咋一听这个称谓,给人相当神秘的感觉,但陈乃清博士从科研走向临床之路,却是那么地清晰、稳健。

见到他的第一面,一双老北京布鞋让人印象深刻。是的,陈乃清就是穿着他的老布鞋,从家乡安徽砀山走到陕西杨凌,从中国武汉大学来到新加坡国立大学,从鹰阁医院再到心佳馨医疗集团;陈乃清从学士到博士,由一名普通的大学生成长为临床胚胎学家;一步步走来,付出的努力和艰辛是难以想象的,科研之路和奋斗人生却清晰可见。

陈乃清生于中国安徽砀山,家乡以砀山梨驰名。高中毕业后,陈乃清上了位于凤阳的安徽科技学院,那儿离家乡不远,可比家乡出名多了,那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出生地,还有凤阳花鼓戏扬名天下。大学临毕业时,凭着对动物学专业的热爱,为了深造,一发狠劲,报考了研究生。母亲疼爱自己的孩子,说:考什么研究生呀,研究都在黑屋子里,很苦的。母亲说这话,一是疼爱;二则,要知道一个农家子弟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家里盼着早点工作,多赚点钱,可以很大程度改善家庭生活。

说归说,家人还是全力支持读研。陈乃清考上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燕子雀跃般,飞出了家乡,飞到了陕西杨凌。专业上遇到了好的导师和引路人,动物繁殖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一鼓作气,1996年以动物遗传育种学博士研究生毕业。

来新走上学术之路

多年艰辛求学的生涯,如愿以偿,陈乃清成为了中国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讲师,并与同事在1996年获得中国首例胚胎细胞克隆猪;讲授专业课程的同时,发表很多国际性论文并出书。之后在中国武汉大学讲授细胞生物学和细胞工程学,和同事们一起成功构建人类及人肝脏的cDNA基因文库。

陈乃清说,机缘巧合,他遇上了“亚洲试管婴儿之父”黄荣业教授,他飞出家乡的陈乃清想要飞得更高。与故乡渐行渐远,一路往南,飞到了新加坡,成为了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妇产科系的一名研究员,并加入黄荣业教授“克隆”猴的研究团队,2004年获得世界首例灵长类动物体细胞克隆胚胎的着床妊娠;同时也和马来亚大学合作从事山羊克隆和干细胞培养的研究工作。陈乃清觉得,能与黄教授志同道合,亦师亦友,那是一份荣幸。

走上造福不孕家庭之路

2003年,陈乃清来到德国波恩大学医院生殖生物学实验室,师从名教接受一对一的人类辅助生育专业课程培训,熟悉并掌握了当时最新的专业技术。2004年,陈乃清离开国立大学,到鹰阁医院友联妇产生殖中心工作,于2005年初获得新加坡卫生部颁发的临床胚胎学家资格。获得认证资格当年就开始将当时最新的玻璃化冷冻技术应用于临床,大幅度提高卵子和胚胎的冷冻成活率,并在2007年获得了东南亚地区利用该技术培植的首例试管婴儿,在2013年成功让一名45岁的卵子受体女士获得一对龙凤胎子女。

2014年陈乃清加入新加坡心佳馨医疗集团,担任试管婴儿中心的首席胚胎学家与技术总监,用他的专业知识和多年临床经验为生殖专科医生提供技术支持;随着业务扩展到马来西亚和中国厦门,陈乃清目前负责三个实验室的工作,提供全方位的试管婴儿服务;还负责指导胚胎实验室技术人员,培养专业人才。

通往实验室的路很复杂

20190527_zbnow_egg_Large.jpg
陈乃清博士的办公室十分简 陋,但实验室却是国际级的。 (受访者提供)

采访当天,陈乃清带记者去实验室参观,那是国际标准的无尘、无化学污染的高度净化实验室。通往实验室的路很短,但很复杂,得全程消毒,换上医用护理服,从头到脚全套包裹,只露两个眼睛。真正进去之前,还得在一个全封闭的类似玄关处风淋15秒,一丝不苟。

边参观边听陈乃清介绍取卵、冷冻、测试、受精原理、胚胎移植等一系列专业知识,我这个门外汉一开始云里雾里,但随着他深入浅出、娓娓道来,千倍显微镜下平生第一回看到了活动的精子,那可真是一目了然,明白了挑选最强最美精子的标准。

医学领域竞争激烈,所有微小细节都必须做到极致,才能成功。陈乃清博士带领的心佳馨实验室,在新加坡是第一个拥有差时成像胚胎培养系统的实验室,实时观察胚胎的发育情况,以利于选优。

生命是一朵暗处的花,你看不见,但它已存在,这是个奇迹!

实验室宽敞明亮,不是黑屋子;造福不孕家庭,这是一份美丽的事业,虽苦尤甜,陈乃清觉得可以告慰母亲。

奋战七小时创造一个生命

来心佳馨求助的一对夫妇,丈夫精液中无精子,经过睾丸手术取精,依然没有发现精子。这种情况下,一般试管婴儿中心就会放弃。看到求助者那绝望的眼神,听到他们渴望孩子的心声,陈乃清决定不放弃,继续在睾丸组织里慢慢查看。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当终于发现一条精子的时候,实验室全体人员都激动不已。在胚胎学家的眼里,眼前这个小蝌蚪,分明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虽不成熟,畸形怪状,但有了精子就有了希望。于是,几位胚胎学家轮流上阵,历经七个小时,总共找到11条精子,注射到11个卵子,9个正常受精,五天培养后形成两个囊胚,移植后成功产下一子。当夫妇俩带着两个月大的儿子来到中心,与工作人员分享他们的喜悦时,胚胎学家倍感自豪,如果没有七个小时的努力和奋战,没有相当的执着和信念,这孩子就不会来到世上。

抱着孩子来中心的一对对夫妇,鲜花、蛋糕,还有巧克力,都送到了前台,幕后的陈乃清,人们不可能认识他,但在同事们的心目中,他是最严谨的主任、最慈爱的兄长、最值得信赖的良师和益友。

陈乃清告诫他的同事和弟子,这是一份崇高的职业,关乎人的生命,小到门诊,大到手术,必须专心致志,不能有丝毫疏忽和懈怠,一个小错就可能酿成大祸。所谓“人命关天”,他们是在创造生命!

新加坡同一些发达国家一样,生育率下降,社会老龄化,引起其他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生育是生命的精髓,从科研到临床工作,经验丰富的陈乃清告诫人们,年龄是影响成功的重要因素。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陈乃清说:生孩子,要赶早!前一个说法是调侃,后一个说法很科学。胚胎学博大精深,科学永无止境,从业20多年,他以辛勤的汗水和一颗火热而执着的心浇灌着这一个特殊的领域。

海伦·凯勒在黑暗中为自己寻找光明,给世界带来希望;陈乃清用精湛的专业技术创造生命的奇迹,为失望的人们和几近绝望的家庭带来希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