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年长者而设 看护配对随需而至

曾在美国纽约及硅谷工作的郑彬彬为了多陪伴家人,去年回新工作,并设立了“家恩”服务,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在家看护配对服务。目前“家恩”已提供超过1万个小时看护服务,旗下有约250看护者。她认为,一个老龄化社会应积极探讨如何优雅地老去的课题,让年长者和看护者都拥有一定的生活素质。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郑彬彬(34岁)怀着这样一颗推己及人的心,对本地年长者在家护理服务的课题感兴趣,并设立了相关的看护服务。

过去10年,她在美国纽约及硅谷(Silicon Valley)工作,从事科技研发,并在当地创业。身为起步公司Rocketrip的创办人之一,该公司为企业节省员工商旅开支,目前已筹集了2500万新元的资金。

去年,她为了多陪伴家人,回到新加坡工作。她说:“我恍然发现,母亲也年近70岁了。她虽然身体还健康,生活还算独立,但我也发现了她逐渐老化的迹象。”

提供看护配套服务

于是,她开始设想,什么样的在家护理模式,能照顾到年长者各方的身心需求。

她说:“在一个老龄化的社会里,如何优雅地老去,不应该是禁忌课题,应该积极探讨,让年长者和看护者(caregiver)都能拥有一定的生活素质。找到让人信任、放心的看护者,很关键,但并不容易。现代科技越来越发达,但在家护理这个如此贴切的医疗课题和领域,在新加坡却没有一个便利的科技平台。”

因此,她设立了“家恩”(Homage)服务,这是一个“随需而至”(on-demand)在家看护配对服务。人们可根据自家所需,如几小时至几天短期看护服务,或较为长期的医疗看护,选择上门的看护者。基本简单的看护服务,收费以每小时22元起计算,需要更专业照料的,如打针施药等,每小时60元起。

家恩自去年中设立以来,已提供了超过1万个小时的看护服务,旗下的“看护专家”有约250人,并获得卫生部及星展银行基金会(DBS Foundation)的津贴资助。

郑彬彬(右)是科技公司企业家,原本在美国工作,现在回来新加坡创业,也多花时间陪伴年长的母亲。(受访者提供)

郑彬彬比喻,这个看护服务概念像私召车业者Grab和优步(Uber),给用户配对合适的在家看护者。她举例:“短期服务比较简单,如带年长者复诊、取药,或只是和年长者作伴,照料饮食。长期服务涉及一些医疗护理服务,如腹部造口(stoma)排泄处理、伤口护理、使用双水平气道正压通气呼吸机(BiPAP)等。”

严格筛选工作团队

要负责这些医疗项目,看护专家的技能和态度很重要,郑彬彬与工作团队严格筛选。

她说:“成为我们的看护专家前,我们严格把关,面试之外,也确保他必须拥有护联中心(AIC)看护者培训课程的认证、心肺复苏术(CPR)文凭等。此外,他也得接受健康检查,确保没有结核病(Tuberculosis ,简称TB,俗称肺痨)。”

目前,加入看护专家团队的人士当中,不少拥有医疗背景,如前护士。郑彬彬说:“一些前护士是为了个人家庭如要照顾年幼小孩,而暂退职场,但她们可以通过灵活工作时间和模式,继续发挥所长。”她也希望鼓励更多新加坡人,培养奉献关怀精神,壮大这个看护团队。

她说,目前一些家庭聘用外籍帮佣,但有时候语言不通,或帮佣没有接受相关医疗培训,缺乏正确的知识,无法把看护工作做好。“举个例子,中风病患如果行动不便,单是要把她从床上搬至轮椅,讲究姿势正确,否则可能受伤。”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的家庭需求不一样,例如有的看护者自己也有工作,被公司派出国公干几天,就得为家中年长者的看护工作,另做安排。

郑彬彬说:“尤其中年人,算是夹心层,例如四五十来岁癌症患者,化疗后在家休养也需要有人帮忙,或得照顾长辈或孩子,兼顾不易。这时,多了专业看护的帮忙,就像多个帮手。”

“家恩”目前只有网站,日后会推出手机应用程序。更多详情,可上网www.homage.co了解详情。电话:6100 0055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