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 “新加坡香氛” 香魂

定居本地的印度女子帕拉琪重现六七十年代新加坡的香氛品牌“新加坡香氛”旗下已失传20几年的14款香水。

买下这14款香氛配方的背后不仅有波折,也隐藏着一位已故名媛的传奇故事。

定居本地的印度女子帕拉琪(Prachi Saini,44岁)重现六七十年代新加坡的香氛品牌“新加坡香氛”(The Perfumes of Singapore)旗下已失传20几年的14款香水,为千禧世纪消费者召唤昔日狮城香魂,也唤起一位已故名媛的几段传奇。

根据维基百科,“新加坡香氛”的前身是“东方香氛”(Perfumes of the Orient),由新加坡传奇社交名媛和商人李惠望(2009年逝世)在1962年与当时还未成为她第二任丈夫的洋人演员Jeffrey Stone共创。

时尚人物自创传奇

08-03_now_5_Medium.jpg
1950年代,当时是国泰影业大亨陆运涛夫人身份,花样年华的李惠望。(国家档案馆典藏)

李惠望这名字听起来陌生,但用回她的英文名字“Christina Lee”,一些人可能就知道是谁了。Christina是华人影业钜子、创办国泰机构的大亨陆运涛之前妻。她是摩登东方美的化身,徐悲鸿、钟泗宾、李曼峰和印度尼西亚画家Basoeki Abdullah等著名的先驱画家都先后将她的倩影永久保存画作中。身着华美旗袍与前夫陆运涛出入上流星光派对,不要说站在葛兰、林翠、尤敏一班电懋女星旁毫不逊色,就连跟好莱坞大导和明星一起,也丝毫不被他们的星光掩盖。1965年,她登上《时尚》(Vogue)杂志,记者称她为新加坡最美的女人之一。有一个说法是,李惠望是因为参加选美而被陆运涛看上。

传奇的人传奇或许因为他们也爱自创本身的传奇。李惠望的身世,她自己的版本是:祖父曾是法官,父亲与家里不和出走婆罗洲,云游四海,后来才定居新加坡,以摄影为业,母亲在新加坡生下她。1962年情人节,陆运涛以“残暴行为”为理由上庭休妻,李惠望也同样以“残暴行为”反告他。一年后,陆娶了林义顺孙媳妇;1965年,李也嫁给洋人演员Jeffrey Stone。

08-03_now_2_Medium.jpg
“新加坡香氛”原创者和公司主席李惠望。(海峡时报档案照)

在60年代,李惠望展现出她的创业和创意天赋——除了推出“东方香水”品牌外,她还买下介于圣淘沙和港湾中心之间的“实里古岛”(Pulau Selegu),将它发展为度假岛“沙龙岛”(Sarong Island)。本报记者黄向京在专栏文章《沙龙岛的女岛主》写道:她在1957年向一名建筑师买下这块面积5英亩,比邻绝后岛(Pulau Blakang Mati,后改为圣淘沙)不远的小岛,后与第二任丈夫发展成度假岛屿,取“纱笼”之意更名为“Sarong Island”,是方便洋人记住。“沙龙岛”1967年9月18日对外开放。上过岛的一名访客在博客忆述:从新加坡岛Jardin Steps坐船不到10分钟即达。岛上有家200座位的餐馆,一个150座位的天井院子,一个装置灯光音响系统做多元文化演出的200人户外剧院,以及一家商品齐全的礼品店和画廊。沙龙岛也是前往南部岛屿的转换站,让访客停下吃饭、喝茶,再回返本岛。之后,新加坡政府征用这岛屿,和“绝后岛”合并为圣淘沙。发展岛屿观光主题,李惠望比旅游局早几十年。

买下14款香氛配方

08-03_now_3_Medium.jpg
“新加坡香氛”原创者和公司主席李惠望。(海峡时报档案照)

李惠望后来嫁给第三任丈夫,印度巴斯人达迪(Dadi Balsara),并与他重新包装香水,以“新加坡香氛”新品牌推出,她担任主席,而达迪则担任品牌总监。品牌在1977年推出“新加坡女郎”香水,在新航、酒店和百货公司热卖,并荣获新加坡厂商协会最佳包装大奖。品牌面临外国香水的竞争,在1990年代已无人问津。

本业是建筑师的帕拉琪在美国学习调香氛,和担任企业顾问的丈夫和孩子移居来新加坡后,开始为本地博物馆创造艺术性的展览和环境香氛。她为了举办一场SG50主题的香氛展,在2014年开始联系达迪。可惜过程过于冗长,展览做不成,但她最终还是在印度见到了达迪,并以一笔负担得起的数目跟他买下14款香氛的配方。2016年,帕拉琪注册“新加坡回忆”(Singapore Memories)香氛公司,重新推出“新加坡女郎”,新版本简称“女郎”(Girl)及“Reves De Singapour”,在Design Orchard售卖。其他12款香氛,包括“澳大利亚女郎”“加州女郎”“夏威夷女郎”“香江女郎”“峇厘”“爪哇派”“Cinta”“Dadi 7”“第一夫人”“Christina”和“美玲”在她的网站限量售卖。

08-03_now_1_Medium.jpg
两代“新加坡女郎”香水,前为原版包装。(“新加坡回忆”提供)

帕拉琪透露,这些女性名字的香水由李惠望原创,但达迪坚持亚洲女性名字的香水引不起海外顾客兴趣,于是将名字变成广义的异国“女郎”系列。可惜的,李惠望的芳名不知何故渐渐从品牌消失,最终品牌完全转到这任丈夫名下,帕拉琪说,到后来香水包装上只列“By Dadi”(Dadi呈献)两字。达迪后期成功打造“喜玛拉雅”(Himalayan)矿泉水,由Tata集团收购,在全球,包括星巴克等售卖,让他成为亿万富翁。两夫妇俩70年代末迁回印度居住,并在新德里的五星豪华酒店Taj Mansingh的901号房长住至终。李惠望在2009年逝世,而达迪则于2014年心脏病死于酒店,他在里头住了36年。

帕拉琪说,达迪靠矿泉水致富,香水只占了他产业的一小部分。不过他要帕拉琪答应在新包装上讲述这香氛品牌的前尘往事作为条件,才肯将配方卖给她。帕拉琪记得2014年在901号房的会客室见到达迪本尊时,即使他已是71岁的老人,但气场仍很强大,她说:“我们会面不到5分钟,但我只记得在他面前感到十分渺小。”

帕拉琪透露,“新加坡女郎”是混合多种热带白花,以胡姬花为主的香氛。她在还原这香味时,保留了90%的配方,并加入三种胡姬花精油。她把原味和改良的新配方给顾客测试后,许多人觉得新改良香味更适合现代人的品味,都选择了后者,于是这新面市的“女郎”(Girl)香水就像电视剧一人分饰两角那样,基础虽建立在传统上,却让新一代人感觉耳目一新。

“新加坡回忆”还推出新加坡景点和经典环境的室内香氛,有从金沙滨海湾、ION商场、武吉士、“富太的家”、新加坡植物园等地取得灵感的19款香味。帕拉琪笑说,其中“麻将房”的味道灵感取自浓郁的雪茄味道,重现麻将室内的氛围,十分特别,但未必人人能接受。可惜她没乘胜追击,虽推出“圣淘沙海风”,却没借机重现“沙龙岛”,继续对李惠望这位奇女子的致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