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让峇迪大师的画 穿梭南洋人间

字体大小:

多次为李总理亲手绘制峇迪衬衫的我国峇迪画大师萨卡希,最近与本地老字号西装店CYC合作推出定制衬衫,希望让更多新加坡人能将峇迪作品穿在身上,重燃国人对峇迪的热情。让我们听听萨卡希81载的传奇人生故事。

李显龙总理去年穿去国庆庆典亮相的红白峇迪衬衫让国人留下深刻印象。满衬衫盛放的卓锦万黛兰是由我国峇迪画大师萨卡希(Sarkasi Said)手绘。透过一向定做总理服饰的本地老字号西装店CYC穿针引线,萨卡希多次为李总理亲手绘制峇迪衬衫,之前也曾为建国总理李光耀和已故总统王鼎昌、薛尔斯等政要手绘过峇迪衬衫。CYC本月正式和81岁的萨卡希合作,推出“Baron of Batik”定制系列,每件峇迪图由萨卡希手绘后交给CYC裁制成衫,让更多新加坡人能将这位峇迪大师的作品穿在身上。

CYC第四代传人,创意市场营销经理张明丽透露,每件萨卡希手绘的定制短袖衬衫定价470新元(长袖480元),从手绘到裁制完成大约一个月。CYC先根据个别客人的尺寸裁剪好布料,询问客人喜欢的图案、颜色后,交给萨卡希自由创作、诠释。

zbfk_fashion_20200228_01_Medium.jpg
李显龙总理去年穿着萨卡希手绘的红白胡姬花峇迪衬衫亮相国庆庆典。(档案照)

萨卡希为这系列手绘的主要是胡姬花和一些本地的热带植物图案。他笑说:“我会考虑买家的年龄和喜好选择用色和画风,但最终画者是我,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想法来诠释。可能得出来的成品不是买者所构想的,但里头包含着我个人的价值,希望双方都能满意。”他未明说的是,买一件萨卡希手绘的峇迪衫就相等于购买一件艺术画作,而不是请画工把你心中的想象落实。萨卡希在1970年代曾跟一位服饰商人合作,将他绘制的峇迪服饰输出美国、中国售卖,他说:“我当时的创作精力旺盛,一天可至少画上50多件峇迪衫。但那个合作关系太商业化了,我感觉自己只是一个画工,后来就没继续合作下去了。”

峇迪是一门活艺术

萨卡希说,希望透过这次与CYC的合作重燃国人对峇迪的热情。小时候,萨卡希的祖母从印度尼西亚爪哇进口峇迪布,他曾跟随祖母沿户兜售。那个年代,新加坡各族群都懂得鉴赏峇迪布的文化。萨卡希说:“人们能从图案、花纹等看出不同的峇迪布适合什么场合穿着,有些是在葬礼上穿;有的是专给新郎、新娘在婚礼上穿;譬如有款叫Slobokan的图案是送给病者,祝福他们早日康复的。峇迪是用蜡勾出图案的轮廓,填满里头的细节也有不同含义,可代表福、寿等,譬如点点斑点代表坚毅、忍耐等。”

摸透含义和规则以后,艺术家的工作就是打破规则,创造出自己的诠释和风格。萨卡希透露,他会将印尼不同地区的图案、花纹、特色等融会贯通,变出自己的图像。他自己穿的多款黑白峇迪衬衫也是自己设计、绘制的,点缀衬衫的峇迪图案就是他自己融会贯通,摸索出来的新组合。萨卡希说:“了解峇迪布的出处、图案的含义、用处等,其实就是在发掘不同社群独特的历史和文化。但我们不能拘泥于这些传统,而是要突破,才能将峇迪发扬光大。峇迪本身就是一门活艺术。你以为峇迪源自印尼吗?其实人们早在千年前埃及王的坟墓里找到类似峇迪布的遗物。在非洲、中东、印度、东亚国家,甚至于日本都有峇迪的踪迹。峇迪不过是防染工艺的一个分流,在印尼被发扬光大。”

高度实验性的非传统方式

萨卡希的峇迪技艺是自学的。他早年开始学西洋派绘画,1977年看到意大利画家Ottavio Romanio的峇迪画作才豁然开窍:“既然外国人都用峇迪蜡染的手法作画,我为何不自己来试试看?当然我后来才发现防染工艺不单属于印尼,它是属于全世界的,但那时我连峇迪的最基本都不熟悉。”于是他到印尼、马来西亚等蜡染工坊参观、偷师,站在树下看技艺纯熟的老太太手绘完成一大块峇迪布:“峇迪画久了会入神,我在一旁也看得入神。她们用什么蜡是不会轻易外传的。我记下后,回来新加坡自己摸索实验。那时加冷河有船厂,都用蜡来修补帆船,我就跟他们要了些来试试。刚开始时,我的技术欠佳,混出的蜡会龟裂,导致颜料渗透而入。但错有错着,我觉得这种龟裂的纹路也很漂亮,后来就变成了我自己的风格。”不断地摸索后,萨卡希现在改用较精细、柔软的石蜡(paraffin wax):“石蜡较容易洗掉,对人体也无害。”

异于传统峇迪蜡染精细的图案,萨卡希的峇迪画风趋于表现主义,随性、自然、奔放。他的画风也驱使他找出高度实验性的非传统防染方式。萨卡希笑说:“我是个kaypoh(马来语:多事、鸡婆)的艺术家,喜欢这里试一下,那里试一点。譬如,我上了色后,会用纸把颜料吸掉,用多几层纸就能吸走更多的颜料,染出不同渐层、层次的颜色来。我也会先在棉布上铺上一层沙后才喷上颜料,颜料干后把沙去除,又能得出不同的效果。”

钟爱画胡姬

萨卡希钟爱画胡姬,无需看实物或照片便能信手拈来,跟他早年露宿公园和植物园的经历有关。他说,父母离异后有了各自的家,把他和妹妹放到祖父母家寄养。祖父母也有自己的工作,不常在家,他自小就习惯独来独往,到了60年代更离家在外闯荡,自力更生。他说:“累了,哪里合上眼,哪里就是床。我经常在植物园过夜,早上醒来,头上有一簇簇的胡姬花,我就仔细看上几个小时,把胡姬的形象看进了心里。”

萨卡希小时在学校学绘画的基本功,以后的画材却来自街上:别人丢掉的木炭被他拿来画画;有个搞戏剧的人看到他会画画,把画布景用剩的颜料给他作画。萨卡希十多岁时就靠在夜市、植物园和虎豹别墅外卖画维生,当时他画的仍是西洋粉彩画,画画植物园的胡姬等花卉、新加坡市区街景、加冷河上的船等,跟他买的大多是外国旅客,和当时驻新加坡的英军家属等,当年每张才卖三到五元。

多年后,他在一家裱画店里和自己早年的画“重逢”,当时他愿出3000元跟画主买回这当初才值几元的画,但被对方婉拒。他说:“我从此看到自己创作的价值,不再轻易贱价出售。”

萨卡希81载的传奇人生充满了精彩的故事,可惜篇幅有限,未能尽述。买一件他亲手绘制的峇迪衫就宛如将他的传奇穿在身上,让这位峇迪大师的画走入南洋人间。

CYC与萨卡希合作的“Baron of Batik”在CYC Capitol Piazza #01-12/13/14展出,询问详情可致电63363556。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