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欧洲两大时装周 冠压群芳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对刚落幕的米兰和巴黎时装周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参秀品牌各有对策,

亲临现场的看秀嘉宾各出奇招,回国后自我隔离的,成为被网民推崇的“正确示范”。

米兰和巴黎时装周刚落幕,在冠状病毒肆虐时期,人们最关心的不是裙子多长多短,而是回国后长长的自我隔离名单中,有哪些时装主编、模特儿、造型师、买家上榜;好奇的不是今年流行哪些万紫千红,而是继争妍斗丽的越南名媛姐妹花确诊后,还有谁“中毒”?

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冠”压群芳,两大时装周上它“锋头”最劲,连前迪奥创总Raf Simons加入Prada与Miuccia Prada携手担任联合创意总监的新闻也被淹没。

冠病如何让时装周乱了阵脚?答案是有,也是没有。

秀场

2月21日意大利出现首起冠病死亡病例,以及确诊病例暴增到200多起的新闻传出,23日阿玛尼(Armani)在开秀少于24小时前以“保护客人的安全”为由,果断宣布服装秀不对外开放,而是透过网上直播的方式举行。24日下午4时,模特儿在观众席空空荡荡的秀场照走,创下阿玛尼45年内首次因为疫情而“取消”服装秀。

另一意大利设计师Laura Biagiotti与Michael Kors也取消米兰时装周的服装秀。取消服装秀是明智的,意大利目前已有1万2000人确诊,800多人死亡,任何大型聚会都有一定风险。

米兰时装周落幕,紧接着开幕的巴黎时装周硬着头皮让秀照跑。取消的是不大受瞩目的小秀,如Agnes B,以及五个被中台两地疫情影响的华人牌子“夏姿”(Shiatzy Chen)、王汁(Uma Wang)、马玛莎(Masha Ma)、Maison Mai和罗禹城(Calvin Luo)。

看秀

冠病阴影下,“冒死”亲临米兰、巴黎时装周现场人士的行为却有了明显改变。以往在服装秀场上无论熟人生人都要亲两边脸颊的社交礼仪,变成了人人躲避的“死亡之吻”,保持一定距离的人改将双手高举空中狂晃。以往真实或装出来的热络气氛变得讪讪的。

根据现场记者的描述,人们也不握手,改用脚点踏一下原地问好。若不小心握了手转过身便用洁手液赶紧清洗,于是悬挂在名牌包外的洁手液成了秀场最红不让的当季“人气饰品”。据悉,品牌Paco Rabanne在场外安排许多手持大瓶洁手液的鲜肉俊男,贴心为宾客提供洁手液喷手服务。另一个品牌Dries Van Noten也在场外分派口罩,给进场看秀的人一点安心。

博出位的网红也大肆装饰他们的口罩,一名女生戴上香奈儿标志的黑口罩,还穿上防护衣,脑残地把前线医务人员的保护衣当秀场服饰;也有一名男生故弄玄虚地把口罩撕烂后戴上,仿佛在做一种庞客的时尚宣言。在秀场内,一对对露出口罩外的眼睛掠过一丝惊恐和担忧,取代以往的赞叹与惊艳。

米兰、巴黎各大品牌的时装秀虽大部分照跑,不过疫情却着实影响了后来的二三线时装周,如3月的北京时装周,东京时装周纷纷宣告今年停办。Ralph Lauren从今年2月延迟到4月的服装秀正式取消;Gucci和Prada也分别取消5月在旧金山和东京举行的2021年休旅服装秀。

隔离

时装周落幕后,敢敢去的海外时尚媒体人回国后因当地政府或公司的要求而必须自我隔离也成了新闻。Elle杂志的Nina Garcia,Harper's Bazaar即将下台的主编Glenda Bailey,以及众主编的教头Anna Wintour回国后都乖乖闭关两周,通过视讯与杂志社员工开会沟通。

其实隔离在家的不只是这些平时都坐前排的时尚主编,模特儿、造型师、买家、助理、网红、明星、嘉宾们都有感染的风险。越南27岁的钢铁大亨富家女Nga Nguyen和她妹妹高调在米兰出席Gucci,以及在巴黎出席圣罗兰(Saint Laurent)等两地大大小小的服装秀和活动,回国后姐妹花双双确诊,当地网友揶揄这对名媛把最新的时尚和病毒都带回了家乡。

有人确实赴时装周之约而染病,让世界各地出席过这些场合的许多相关人士与明星人人自危。韩国一批到过米兰时装周的明星如IU、宋慧乔、朴敏英、金请夏等回国后的动向都备受瞩目。金请夏在米兰看秀时,有个外国网民上传她的照片,并以“移动中的冠状病毒”来揶揄她,该男遭到粉丝炮轰种族歧视而删掉照片。很不幸的,金请夏回来后,随行的一名工作人员被确诊患上冠病,她自己的检验虽呈阴性,但安全为重,她的经纪公司取消了她所有的活动,让她隔离在家。此外,被选为模范纳税人的韩星IU也做出“模范抗疫人”的示范,因从意大利回国而自行在家隔离,婉拒出席“纳税人之日”颁奖典礼。

至于2月27日回国的乔妹到底有没有自我隔离则不得而知。随着越南名媛确诊后,菲律宾社网也开始猜测当地经常出席时装周,有500万名关注粉丝的时尚网红Heart Evangelista是否无恙。她赶紧在3月9日上推特公告天下,自己很有先见之明,早在1月就“因为安全考量而取消所有时装周的活动,所以在二三月的时尚盛事缺席。”由此可见,在这非常时期,“不去”疫区,或去后回国马上自我隔离,不散播病毒,已变成一种被网民推崇的“正确示范”。

冠状病毒会否将全球的时尚市场吹得东歪西倒,暂时没人敢断言。不过伯恩斯坦与波士顿咨询集团的调查显示,疫情将抹去2020年奢侈品430亿美元(约600亿新元)的销售额,43%的受访高管预计未来三到六个月的行业销售额将受到影响,然后才会趋于平稳。随着全球最大的成衣工厂中国暂停或放缓生产,全球的服装货源供应也将受到影响。冠病对全球时尚工业的影响或许才刚开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