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美剧《后翼弃兵》 超越服装史巡礼

这件充满1960年代欧美颓废美的高领毛衣,灵感来自法国女歌手Francoise Hardy的穿着和当年的反主流世代。(Netflix提供)

字体大小:

在Netflix迷你美剧《后翼弃兵》中,德国服装设计师Gabriele Binder透过一袭袭融入心理层次与现代诠释的美轮美奂复古服装,精辟地刻画女主角的心理转变和成长。

让我们来看看设计师如何用高衣Q下了一盘精彩绝伦的棋。

姐姐妹妹总算等到一部关心女主角的脑袋和个人成长,而不是她露事业线的尺度和罩杯深度的剧集了!

Netflix于10月23日推出的七集迷你美剧《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一开播就叫好叫座,排山倒海的好评让它在短短一个月内坐稳该平台的收视冠军宝座——全球已有约6200万户家庭收看此剧,它也同时在63个国家与地区高踞收视之首。故事讲述一名在孤儿院长大的女孩贝丝(Beth)发现自己有西洋棋的惊人天分,从1950年代到60年代以女天才的身份闯入男人当道的西洋棋世界,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毅力克服了自己的阴暗面和社会的性别歧视,最终击败俄罗斯西洋棋大师成为世界冠军。

编导并没一味地将她的成功史光明化,不避忌刻画她在寻找自我的路上嗑药、酗酒的暗黑面,使她最终破茧化蝶的曲折过程更可信和人性化。

饰演贝丝的女演员安雅泰勒乔伊(Anya Taylor-Joy)用她猫一样的大眼睛和慑人的专注目光紧吸住观众的注意和思绪,让他们走进这个女天才的脑袋里,关注她棋逢对手时眼神闪现的思想、策略和念头。

《后》源源不断的剧评和延伸评论文章更让它成为冠病时代的文化现象,其影响力已直追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爆红的《欲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剧集。《欲》用时尚包装都会女性的爱欲狂潮,情生意动之际也勾起姐姐妹妹们的高跟鞋情欲与名牌服装和包包的消费欲望。《后》虽把注意力放在女主角的脑袋,但并不表示制作团队不关心她的衣着。相反的,德国服装设计师Gabriele Binder透过一袭袭美轮美奂的复古服装精辟地刻画女主角一集一集的心理转变和成长。这些服装不单是五六十年代服装史的巡礼,设计师还在经典的设计融入心理层次与现今时代的诠释,让不少时尚杂志主笔忍不住撰文赏析。

更重要的是,此剧或许为21世纪世界各地经历#metoo反性侵运动,抗议嘴贱政客语言性歧的#pussyhat运动的广大女性,创造出一个符合这个时代思维,智慧美貌兼具,最强颜值与大脑的新时代女性形象。

让我们来看看设计师Gabriele Binder如何用高衣Q下了一盘精彩绝伦的棋。Netflix也与美国布鲁克林博物馆在网上举行《后》经典服装虚拟展www. thequeenandthecrown.com,让全球观众免费参观。

04-the_queens_gambit_season_1_doubled_pawns_1755679_00_24_14_05_1454229rc_Small.jpg
初露锋芒的贝丝穿的是50年代淑女风洋装。设计师将棋盘化为格子融入服装,高腰节Bolero外套让这件洋装变成她的战袍。(Netflix提供)

1. 50年代的淑女风

贝丝少女时就以女神童的身份加入西洋棋锦标赛,击败与她对垒的男高手。在中学被女同学孤立的她可说是在棋盘上成长,在锦标赛上开始学会用衣服来表达自己,展示她从女孩走向女人的历程。

她首次得奖登上西洋棋杂志封面是穿一件彼得潘白领,A形黑连身裙,像极了修道院女校的女学生。在戏里首三四集里,她闯入全国西洋棋的世界挑战男人时,穿着也偏向淑女风——沉肩袖、粉色布、弧形领来展示她的半熟青春气息。

flat_Small.jpg
贝丝平日喜欢踏实的平底鞋,穿去比赛的鞋跟顶多是两英寸高。(Netflix提供)
02-tqg_106_unit_00682rc_Small.jpg
这件1960年代风的衣裳灵感来自当代大师皮尔·卡丹的作品。(Netflix提供)

现代时装设计师多年来关注“解放”女体,殊不知,有一群姐姐妹妹更喜爱端庄清秀(modest)的穿着,维护她们的玉女、淑女气质。贝丝这时期的服饰透露50年代保守之际又乍现女体解放的讯息,是玉女装扮最盛放的花样年华。

2. 平底鞋

女人或许可分穿平底鞋和高跟鞋两派。贝丝是前者。在膜拜性感的超高跟鞋的这个时代,穿平底鞋的女生一步一脚印,实实在在地踏出每一步,不用靠谁将自己托得高高在上,或靠什么助力来故作玄虚,是多么艰难和自信的存在。我细数每一场贝丝穿平底鞋的戏,她唯在某些重量级的锦标赛穿低跟鞋。这忠于历史的细节一方面显示低跟和平底鞋在当年风行,另一方面要强调贝丝不是靠突显、夸大女性特质引人瞩目的女人。她最光辉、迷人的面容是她坐在棋盘前沉思的时刻;她最性感的是她的最强大脑,而不是被高跟提起的臀部、拉直的背部和挺起的乳峰。

3. 皮尔·卡丹与圣罗兰

设计师从6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设计师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连披头四都穿他设计的服装演出)的作品汲取灵感,设计贝丝进入60年代中后期的服装。她穿去巴黎挑战俄罗斯巨将的七分袖、蝴蝶结领、薄荷绿迷你连身裙便是向卡丹致敬。另一件露臂直线交叉长连身裙“战衣”灵感虽来自卡丹,但也让人想起圣罗兰1965年推出的著名“蒙德里安洋装”。小露香肩和美腿显示这时的贝丝已从女孩长成女人,但观众一直被安雅泰勒乔伊的演出拉回到她的脑袋,没在她身上逗留太久。女主角的成长也难得无须紧扣和男性角色的情爱互动。当然她在戏里也谈恋爱,搞暧昧,但爱情始终不是她人生的全部,她为牵动她所有大脑活动的西洋棋比赛而活。这时期的她穿出一种极现代的知性美。

4. 反主流文化时尚

03-tqg_105_unit_00528rc_Medium.jpg
贝丝用丝巾当发箍的装扮展现60年代的摩登感,这时期的她也爱阔V领上衣,整体呈现休闲、知性、自信美。(Netflix提供)

进入60年代,赛场下的贝丝穿着更反映60年代中的反主流文化思潮。个性本来就反叛的她,过着不落俗套的生活,其他女同学毕业后马上结婚生子,沦为黄脸婆,她却环游世界靠棋赛赚钱养自己,不靠家人或男人。设计师从这时期的女星Jean Seberg、法国创作女歌手Francoise Hardy等吸取灵感。这时的贝丝开始学“垮掉的一代”(beatniks)穿颓废黑灰色高领毛衣。美丽的丝巾不只系在颈上

还攀到她头上。她的上衣也趋向更前卫、不落俗套的阔V领,整体呈现的是一种知性、自信、特立独行、不从俗的衣Q。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