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榴梿”忘返(二)

饭饭之辈

中年汉子,土生土长于新加坡。

祖籍广东南海,行医多年,饮食

更多年。俗语说 “富过三代,

方知吃穿”,因此还未敢称是

食家。

新加坡的榴梿大多数来自西马半岛的南部或中部,半岛北部的榴梿甚少在本地见到。榴梿狂热者一般都公认北部的榴梿比南部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槟城榴梿,更是榴梿中的佼佼者。

我们又一次来到槟城榴梿重地浮罗山背 (Balik Pulau)。虽然6月炎阳高挂,闷热逼人,但阻挡不了榴梿爱好者从马国各地驱车来此寻找罕见的榴梿品种。穿过浮罗山背的险要山路摆满摊位,每个摊位都有三五成群的顾客购买和尝试当天从附近掉下的榴梿。

槟城榴梿种类繁多,难以尽述。其中名气最大、深得槟城榴梿迷喜爱的是“红虾”。马来半岛南部也有红虾,但不能和槟城及霹雳州北部的红虾相提并论。顾名思义,红虾颜色深金黄带淡红光泽,香气扑鼻,口感嫩滑,无纤维,甜中带苦。在苦与甜的水乳交融中,红虾还带有独特的一丝微酸“尾韵”。这果酸给食者带来一种鲜甜、开胃,浓而不腻,充满能量的味觉,让你吃完又想再吃。在每年马国举行的榴梿争霸大赛中,称冠最多的应该是彭亨州文冬的猫山王和槟城浮罗山背的红虾。如果说猫山王是榴梿界的屠龙刀,那红虾应是“谁与争锋”的倚天剑了。

许多品种以福建话命名

其他出名的槟城榴梿品种,有更罕见和昂贵的黑刺,苦中带熏气香的坤宝红肉 (Kunpoh Angbak),奶白肉具有香槟香的加必利 (Capri),顺滑中带花香的葫芦等等。槟城华人中福建人占多数,所以许多品种名字都以福建话称之,有些更具民间色彩,譬如“林凤娇”——名字非取自昔日台湾大明星、成龙的妻子,而是培植者太太的芳名。另一种稀有品种“王中王”,名字充满江湖色彩,其味道也着实霸道,当真有枭雄的气派。

有些品种取名直接,“小红”“青皮”“黄姜”反映了这些榴梿的卖相。槟城也有猫山王,不过我觉得比起文冬猫山王,还是略逊一筹。

培植出好的榴梿不容易,作为农作果物,很多要素与酿制葡萄酒的葡萄类似——天时和地利。论地利,半山和山丘最为理想,因为斜坡能在雨后轻易排出泥土的过剩水分,保持果味浓郁和肉质结实;长在斜坡的树也能得到足够的阳光。最好的葡萄园也拥有这些条件。因此,在平地出产的榴梿或葡萄都不是最佳等级。第二关键是天时/时间。今年天不作美的话,质量难免会受影响,不过更艰难的是时间,所谓十年树木其实是不够的,最好的榴梿和葡萄一样,需40年以上的老树才有资格结出极品的果子。所以好的榴梿园和树是世代相传的心血结晶, 不是短期冲劲的杰作。

虽然榴梿市场和榴梿粉丝近期快速增长,基于上好榴梿出自老树的因素,供应短期内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既然出产量不能增加,市场也只能靠价格来取得需求和供应的平衡。1公斤38 新元或120马币的猫山王,甜在嘴里,痛在口袋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