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文化的隐忧(二)

饭饭之辈

中年汉子,土生土长于新加坡。

祖籍广东南海,行医多年,饮食

更多年。俗语说 “富过三代,

方知吃穿”,因此还未敢称是

食家。

与其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如说谋生在人吧。本地小贩非文化工作者,他们不过是为了谋生,混口饭吃,养儿育女罢了。只有极少数小贩有“匠人”精神,抱着伟大使命;因此小贩文化的传承,得看这文化是否能过得了市场的残酷考验。

本地社会逐渐老化,而小贩的老化更为显著。目前小贩的平均年龄是60岁左右,虽然未到垂暮之年,却已被政府定为“立国一代”了。小贩文化的生存关键,取决于能否吸引年轻一代加入这行业,形成更新代替的良性循环。

人往高处,在新加坡,虽然已有米其林星级小贩,不过小贩仍属于劳动阶级,时间长,辛苦,收入低。一般的小贩,月入不超过4200至4300元的全国中位数收入(median monthly income)。不少小贩也不希望他们的下一代接手档口。与其每天起早摸黑守在灶前,他们更希望下一代能在舒适的冷气办公室打拼。

要维护小贩文化,就先得解决这个现实问题。一份面或鸡饭的定价三到四元,利润最多是一到一元半(利润率为25至35%)。为了每个月赚那四五千元,小贩每天须卖100至150份面或饭(每个月25个工作天,每星期休息一天)。与其当小贩,不如去打工,雇主还会为雇员缴付公积金,还有病假、年假、医疗津贴等薪水以外的福利。

换句话说,小贩行业如果要吸引人才,首先得提高小贩的收入。换言之,食物价格可能得上调,意味着国人的生活消费会提高。如果我们真的热爱一个文化,也许这是社会应付的成本吧。如果我们不想小贩文化沦为“次文化”的话,社会就必须对小贩的生计和生活,作出一个适当的回应。

老一辈小贩接近退休年龄,我们可以尝试延长他们的营业生涯。或许政府可以让年长小贩(55岁以上)聘雇外劳,帮助他们干点基本工作,如清洗剁切食材,打包食物等。这是一个暂时性方案,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如何吸引下一代接手生意或新秀加入这行业。

最后,要谈一下我国小贩文化的重地——小贩中心。政府停建小贩中心已有约30年,这几年又积极兴建十来座小贩中心,可喜可贺。不过新小贩中心的营运模式跟旧的不同。政府只是负责兴建,运作由社会企业承包。这个模式至今并没有受到广泛欢迎,在某些个案中,得到的反馈甚至是怨声载道。

英文有句俗语: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如果好好的/没损坏,就不要修整)。其实一向来,小贩和市民都对政府管理的小贩中心的运作相当满意,政府又何必把这差事交给所谓的社会企业呢?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