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陈宇昕(记者)
陈素君(编辑)

隔了几年再游香港,发现地铁站出口依然是一阶阶令人双脚发软的楼梯,旺角的几家二手书店还在,西贡的牛儿仍在奇怪的地方现身,悠然吃草。但有些事变了,去过的酒店改了名,茶餐厅店员的普通话进步了,而且开始为塑料袋收费。

马奎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写道:相思病具有和霍乱一样的症状。如果要用现代语境,我们该以什么来比喻相思?也许可以是骨痛热症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