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自言自语

订户

字体大小:

读诗经的功用之一是“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大学时听到这句话后就一直记着。老公提议一起辨认住家周围的树木,我当然乐于参与,并发现,一旦确认某树的树名,接下来在其他地方总能一眼就认出来。

大学时期读《我是猫》,觉得太琐碎,半途而废。因夏目漱石逝世100年的关系,拾起《少爷》和《门》,却有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尤其是《门》,真是太细腻深刻了。哈,或许我也是到了这样的年岁的关系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