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自言自语

订户

字体大小:

好友被派到中国工作,我们在爱琴海为他践行,他上台唱了《少年维特的烦恼》,我以《下雨的夜晚》送给他,说:下雨的夜,我们会在这里陪着你。此话一出,即刻引来他的白眼。有些友谊是建立在相互调侃上,与肉麻沾不上边。

堂姐看着别人家的墓碑,突然问,以后我们的会写祖籍,还是“生于马来西亚”?我说,到时候我们可以自己决定,搞不好以后都用VR扫墓,我想不如录一段影片,让子孙每年扫墓都听一听看一看阿公阿嬤。真恐怖!堂姐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