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祎然:清明

第一次经历家人的离去,我原以为死亡的瞬间是情绪的爆发,然而当它真正到来时一切都是那么平静。

他站在那里,远远地站在那道白光中,慈祥地笑着,亲切眼神依旧。我心里一颤,奋力向他奔去,用尽全力呼喊着他。可不论怎么追逐,我都无法到达。又是一声呐喊,我忽然睁开双眼,内心狂跳,惊诧的意识瞬间定格,人仿佛被那道白光刺中。拭去脸上冰冷泪水,过了许久我才回过神来——原来是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