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陈宇昕(记者)
罗瑱玲(记者)
陈素君(编辑)

有些人会在面簿上宣布他们对朋友名单进行大扫除,还看得到那句话的人纷纷留言“谢谢你没把我除掉”。前日想起一位不熟的朋友,以前常读到她的工作与生活烦恼,最近鲜少看到她的动态,搜索一下,发现我们已不是“朋友”。原来被除名是这种感受!

腰疼到中医诊所做推拿,隔壁间是个小男孩,不愿意讲华语,来自中国的推拿师很无奈,无法沟通也就没法对症治疗。小男孩大声说:“I hate Chinese!”我想,他还分不清讨厌一个学科与讨厌一个语言的差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