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好姐妹携手闯舞林

字体大小:

五个好朋友秉着对舞蹈的热爱,不怕辛苦,边工作边练舞,还在澳洲举行的舞蹈比赛中,夺得冠军。

舞蹈,将五个女生聚在一块儿;她们在求学时期开始表演、参赛,毕业后即使各自忙于工作,也没放弃跳舞。她们5月到澳大利亚参加舞蹈大赛,是唯一的新加坡参赛者。她们最终打败10支澳大利亚队伍,勇夺冠军。

陈学箴(24岁)、龙慧婷(24岁)、黄雪芳(24岁)、Chelsea Linda Monteiro(24岁)和Krisha Balakrishnan(23岁),三年前组了舞蹈团,取名The Debutante。这个名字寓意从女孩蜕变为女人,贴切地反映了她们的心境,也展现她们坚强又独立的个性。

五人从小学习芭蕾,除了Krisha,其他四人是儿时玩伴,上同一所小学和中学,Krisha则是Chelsea上理工学院时的朋友。因为舞蹈这个共同喜好,五个人一起组团,一起练习,一起表演,也一起成长。三年前,她们受邀在“亚洲电视大奖”上演出,需要一个团名,于是取了The Debutante。

有芭蕾基础的她们,在中学时开始接触现代舞、嘻哈、街舞等不同舞蹈,也奠定了The Debutante现在的多元风格——现代舞、爵士舞、甩手舞(Waacking)、机械舞(Popping)、地板霹雳舞(Bboy)。

陈学箴说:“我们在中学时参加了很多比赛,也在商场开幕、航空展、慈善活动等场合演出。我们当时就很肯定,跳舞是我们不会放弃的一件事。”

下班后练舞至午夜

只是当时年纪轻轻,她们并不知道这条路该怎么很好地走下去。黄雪芳当时跟舞蹈老师Amin Alias Alifin学舞蹈,Amin主动提出要当她们的导师,五个女生就开始跟着Amin学舞。

五人现在都有自己的工作,陈学箴、黄雪芳、Chelsea和Krisha都是舞蹈教师,龙慧婷是国家艺术理事会的部门发展助理经理。她们只能在下班后练舞,常常从晚上9时练到将近午夜。

黄雪芳忆起去年在一家公司担任实习生,工作时间是上午9时半到傍晚6时半,之后还要练舞,真的很累。Krisha也说:“工作和个人追求,要同时兼顾真的不容易。我教舞的时间很长,也不固定,我也在学校教舞,有时候要同时应付学生的比赛和The Debutante的比赛,两边都要非常专注和投入,不能顾此失彼。”

20170705_lifestyle_dance_Large.jpg
The Debutante在澳大利亚举行的舞蹈大赛中,击败10支澳洲队伍,夺下冠军。(受访者提供)

没想过解散?黄雪芳说:“跳舞对我们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兴趣或‘课外活动’,它是我们从小就在做的一件事,还带给我们宝贵的友谊。正是这份友谊,让我们能坚持下去。”Krisha补充说:“因为有这群朋友,所以‘下班后还要练舞’这件事,并不是一个折磨。”五个女生也得到家人的支持,才有了继续下去的信心。

五人性格各异,也在团里扮演着不同角色。她们没有一个正式的团长,但办事井井有条的龙慧婷是四人眼中的“团长”,也是大家的辅导员。陈学箴自认是“紧张派”,但反应能力也是最强的。Krisha是大家的“开心果”,Chelsea是“能量机”,黄雪芳最细心。

意见分歧是难免的,但她们会把不满说出来,所以不曾升温至大吵。Krisha说:“我们也会看彼此的脸色,像学箴开始抓头发就是有压力,雪芳打哈欠就是累了要休息,我们总会在炸弹爆炸之前先把它拆除。”

今年5月,The Debutante参加在澳洲墨尔本举行的UDO舞蹈大赛,是唯一的新加坡参赛者。她们在“18岁以上”组别中击败10支澳洲队伍。

zaobao.sg帮忙圆梦

The Debutante是自费参赛,机票、住宿、服装等,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五个女生自制T恤出售,也到跳蚤市场卖二手衣物筹钱。zaobao.sg的《完成一个梦》节目也助The Debutante圆梦,为她们取得运动服饰品牌Under Armour和彩妆品牌植村秀(Shu Uemura)的赞助。

《完成一个梦》节目还为The Debutante准备了一份礼物,在她们出发前往墨尔本前夕,以拍摄为由把她们“骗”到滨海艺术中心的最新表演场地“另艺聚场”,其实是瞒着她们把家人好友请到现场,为她们送上鼓励和祝福。她们又惊又喜,感动落泪。

谈到The Debutante接下来的计划,龙慧婷坦言自己有些纠结:“我喜欢表演多于比赛。在比赛中,大家只注重在台上呈现出来的成果,忽略了表演者背后付出的时间和努力。不过比赛却是最快、最容易受到瞩目的方法。所以我不确定以后还要不要参加比赛。”

但龙慧婷很确定地说:“我们不会停止跳舞,不会停止创作,只是表演的平台,我们还在思考。”

想看The Debutante圆梦之旅,请在明晚9时上zaobao.sg看《完成一个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