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以镜头捕梦

字体大小:

17岁的洪佩佩曾经是老师眼中的“坏学生”。在良师的引导下,她发愤图强学习,并在学生辅导会负责摄影工作,希望以镜头捕捉他人的回忆。 

洪佩佩曾经是个令老师们头痛的学生——顶嘴、缺课、上课用手机。被罚,对她来说是平常事,她也不在乎。直到遇见两名良师,她的人生才开始转弯,不仅变乖巧,成绩更是大跃进。

17岁的洪佩佩在新加坡工艺教育西区学院(ITE College West)修读面包与糕点制作课程。毕业自毅道中学的她,形容初中时的自己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我会跟老师顶嘴,上课时用手机传短信,如果迟到就干脆不去学校。曾经一个学期迟到九次,结果被令停学在家。”

洪佩佩记得中一有一次口试,她不满老师说的一句话,结果当面跟老师吵架,无论老师问什么,她都赌气答“不知道”。

洪佩佩认为家庭关系多少影响了她的个性,让她产生叛逆的行为。父母离婚,她和姐姐及一对双胞胎哥哥跟着母亲,她坦言跟母亲关系不是很亲密:“我在家很少跟妈妈说话,下课后不会立刻回家,常在外头呆到晚上七八点才回家,妈妈骂我,我会顶嘴。”她和姐姐关系比较好,但姐姐已结婚有小孩,没有同住,因忙于工作和家庭,无法经常陪她。

中三进入普通工艺源流班的洪佩佩,遇到一名让她改变学习态度的数学老师林老师。洪佩佩说:“很多人对我们普通源流班学生的印象就是‘坏学生’,但林老师不会这样看我们,他鼓励我们不要被人看扁。他很关心我们,有心事可以找他谈,他会耐心地开导。”

洪佩佩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林老师带学生们到香港展开游学之旅,有一个同学深夜想起刚过世的爷爷,不停地哭,洪佩佩唯有打电话到林老师房间“求救”。她说:“当时老师应该已睡了,但他立刻过来安慰这名同学。”这件事让洪佩佩深切地感受到老师的关怀,也让她开始觉悟,不应该再当个“问题学生”。

洪佩佩提到另一名影响她至深的吴老师:“我的成绩一直就还好,中一中二时,班上40个学生,我考第25名。吴老师不断鼓励我,‘你可以取得Top 10’,我听了有点吓到,但也决定发愤图强。”果然,中三中四那两年,洪佩佩的成绩都是前十名。

在学生辅导会找到兴趣

因为中一中二时的叛逆行为,学校安排洪佩佩到学生辅导会接受辅导,没想到她因此找到新的兴趣——摄影,并从中培养了自信。她说:“我喜欢捕捉及留住他人回忆的感觉,这给我满足感。”

20170816_lifestyle_dream2_Large.jpg
洪佩佩为学生辅导会的活动担任摄影师,从中培养了自信。

学生辅导会高级社会工作者王洁雯告诉记者:“我们有一个‘Hey Belle’俱乐部,让女生学习各种技能和兴趣,包括艺术、体育、美容等,从而提升她们的自信和自我价值。我让佩佩当我们活动的摄影师,她因此对摄影产生兴趣,也做得很好,现在已经是摄影队的队长。”

王洁雯记得洪佩佩初来接受辅导时,给自己筑起很厚的防卫墙,后来渐渐卸下心房,变得比较容易亲近,也愿意聆听别人的意见。王洁雯也赞洪佩佩用功、独立,有责任感。

zaobao.sg助圆梦 摄影记者教导摄影技术

洪佩佩想学习更多摄影技巧,拍出更多好照片,不要让人觉得她是“坏孩子”。zaobao.sg的《完成一个梦》节目于是安排洪佩佩向《联合早报》资深摄影记者龙国雄学习摄影。

20170816_lifestyle_dream1_Large.jpg
联合早报摄影记者龙国雄(中)教导洪佩佩设定快门速度和取角度等技巧。右为《完成一个梦》主持人刘永健。(zaobao.sg提供)

龙国雄发现洪佩佩虽然会拍照,但摄影技术懂得不多,于是从基本教起,包括操作相机,设定光圈和快门速度,取角度等。龙国雄感受到洪佩佩对摄影的浓厚兴趣,也很认真学习:“与其说我在教导她,不如说我是在与她分享。很开心看到她这么积极,态度也好。”

《完成一个梦》节目把洪佩佩带到一个摄影棚,说要让龙国雄教她室内摄影,其实节目组安排了数学老师林老师到现场,给洪佩佩一个惊喜。

洪佩佩一见到林老师,激动尖叫、落泪。她告诉记者:“毕业后就没有再见到林老师,一年了。”洪佩佩曾经跟林老师说,以后要开咖啡馆,没想到老师记得,当天跟她说:“我会等你的咖啡馆开张。”她也承诺老师:“我让你当VVIP。”

《完成一个梦》也找来Canon赠送一台相机给洪佩佩,鼓励她继续学习摄影。

当天,洪佩佩二度落泪,这次是因为母亲。她现在跟母亲关系改善许多,节目组请她跟母亲说一些话,她认为自己过去让妈妈操心,跟妈妈说:“我长大了,不要操心……”之后开始哽咽,说不下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