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陈宇昕(记者)
罗瑱玲(记者)
陈素君(编辑)

继减少睡眠后为女儿做出的第二个牺牲:有只蚊子半夜飞进房里,平时最痛恨蚊子的我,这时一反常态地掀开被子,露出四肢和脖子……叮我就好,别叮我孩子!

胃病夜袭,以致冷汗涔涔,不知该吹风扇好还是把它扭一边的好,总在这种时刻,以致无法睡眠,终于把《未来简史》读完,听赫拉利丢出更多问题,也许他是对的,人文主义将被数据主义取代,真是无止尽的厌世啊。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