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漫画翻译家相会狮城

(左起):(上排)印尼翻译家玛利亚和美国翻译家森本真理。(下排)荷兰翻译家嘉楠和本地翻译家汉明德。(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今年的新加坡翻译节聚焦于“漫画与翻译”,邀请多位漫画翻译家齐聚狮城。

漫画是有效的文化交流工具,图像有跨语言的功能,加上翻译文字,便能深化理解。不过,在阅读漫画的时候,你会注意译者是谁吗?

由本地Select Centre举办的新加坡翻译节,今年聚焦于“漫画与翻译”,邀请多位漫画翻译家齐聚狮城。

本栏邀请其中四位翻译家分享经验,他们是:印度尼西亚的玛利亚(Maria Rahartati)、美国的森本真理(Mari Morimoto)、荷兰的嘉楠(Canan Marasligil)与本地的汉明德(J.Casey Hammond)。

玛利亚被称为“Madame Asterix”

精通印尼语、英语与法语的玛利亚,翻译了19本法国系列漫画《阿斯泰利克斯历险记》(又译《高卢英雄传》),成为这部漫画在印尼传播的推手,漫画粉丝更亲切地称呼她为“Madame Asterix”。

玛利亚受访时说,当年接受翻译邀请前并不知道《阿斯泰利克斯历险记》的大名,一接触便惊为天人,爱上两位主人翁阿斯泰利克斯(Asterix)与奥贝利克斯(Obelix)。

20170920_lifestyle_manga2.jpg
(左起)玛利亚翻译的《阿斯特里克斯历险记》,森本真理翻译的《火影忍者》,以及汉明德翻译的Misrad作品《印尼1998》。(受访者提供)

“第一册出版后反应热烈,我就这样一册册翻译下去。最大的挑战是,法语非我的母语,翻译工作鞭策我更深入学习,和讲法语的人多接触,调整自己如何向印尼读者译介陌生的法语双关语、俗谚;还得跟各大字典词典打交道,尤其是网上的‘Thesaurus’。”

如果要说翻译《阿斯泰利克斯历险记》如何改变玛利亚的生活,那就是至今她几乎每天都会在面簿接到漫画粉丝的来信。

漫画读者往往关注画家、作家,却不经意忽略了翻译家。玛利亚本身也是作家,创作小说和童书,她对于人们普遍知识产权认知不足的现象,相当失望。她说,印尼版《阿斯泰利克斯历险记》每册至少重印10次,但身为翻译,她一分钱版税也没得到。

此外,漫画世界盗版现象普遍,许多漫画粉丝自动自发翻译漫画,被称为“扫译”(scanlation)。

森本:美国超级英雄漫画 不如日本翻译漫画成功

出生于日本,成长于美国的森本真理多年来翻译了《龙珠》《犬夜叉》《火影忍者》等知名漫画。森本指出,有些出版社在聘请翻译的时候,并不在意对方是否曾经或还在从事“扫译”。

“扫译者”不仅罔顾法纪,还刻意忽略这样的盗版行为对原作者的利益伤害,森本认为“扫译者”不应获得任何合法聘约。

她说,读者可能因先读了“扫译”版本,而认定那是“正确”的翻译。更甚者还认为,“扫译者”出于热忱,比“出于工作”而翻译的专业翻译,似乎更好。

不过森本认为,盗版活动将促使出版业采取“不同地区同时出版”的策略。

除了翻译,森本也从事现场口译工作,在美国各大漫画展充当日本漫画家的通译。她记得几年前在圣地亚哥动画展,漫画家萩尾望都因改编了几篇美国科幻大师雷·布莱伯利(Ray Bradbury)的作品,希望得知对方能否出席活动。森本不仅问明了消息,还促成两人见面。

近年美国超级英雄漫画改编电影叫好叫座,美漫似乎生气勃勃,不过就森本的观察,超级英雄漫画其实不如日本翻译漫画成功。她认为,日本翻译漫画已影响一代美漫创作者,催生更多人投入图像小说与独立漫画出版社。传统超级英雄漫画有其固定读者群,而女性、年轻人、少数群体、LGBTQ群体更倾向于日本翻译漫画或独立漫画。

森本说,反倒是超级英雄电影在日本引起了新一批读者的兴趣,而《一拳超人》《我的英雄学院》等超级英雄类型作品已在日本萌芽。

嘉楠:读懂画格之间隐含信息

20170920_lifestyle_manga1.jpg
嘉楠翻译Nawel Louerrad的作品“Demonsterate”。(取自Words Without Borders)

荷兰翻译家嘉楠精通土耳其语、法语与英语。她翻译的第一部漫画,是阿尔及利亚漫画家Nawel Louerrad的法语作品。当时她正好参与阿尔及利亚漫画节,深受作品吸引,于是为网络媒体Words Without Borders翻译。此后,她在土耳其出版社的鼓励下,开始翻译更多漫画。

画格与画格之间隐含信息,嘉楠说,只有阅读更多漫画才能读出其中奥秘。

嘉楠认为在她熟悉的法国、比利时、土耳其与英国,翻译家受到尊重,有许多翻译机构、翻译节、针对翻译的文学奖。

“我的经验比较不同。比如说我从未见过某位翻译者的名字出现在漫画封面上。在一些国家,可能因为审查制度的关系,翻译作品会带来麻烦。”

至于版权课题,嘉楠说,土耳其在1980年代以前版权意识不强,《丁丁历险记》《幸运的路克》都通过盗版方式传入,甚至在报章上刊载。盗版问题虽仍困扰着土耳其,但情况已好转。

汉明德:印尼人说话掺杂语言类似Singlish

目前任教于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的汉明德,曾在一家投资公司从事翻译,必须阅读中文资料,后来公司在雅加达开设分行,他被派遣印尼,接触当地文化,开始学习印尼语,最后还成了印尼漫画的翻译者。

他翻译了Muhammad Misrad的纪实漫画《印尼1998》与Gunawan的印尼总统佐科漫画传记。

汉明德发现,印尼人说话,经常会把两三种语言混合在一起,类似Singlish,因此在翻译时会面对困难。

他说,翻译漫画不同的是,它有图画,此外,翻译虚构类与纪实类漫画也非常不同。“印尼纪实类漫画的图画常常意指印尼社会、文化、政治或历史。印尼读者一看到这种图画,就能看得出它的意思,但是外国读者看到相同的图画,就不明白了。我翻译的两本都是纪实类。除了翻译文字外,我还要用微妙的翻译方式来带出图画所代表的意思。”

汉明德喜欢读印尼漫画,一开始是为了学语言。他说,虚构类能帮助学习语言,而纪实类能够帮助了解印尼文化。


新加坡翻译节“漫画与翻译论坛”

日期:9月23日、24日(星期六、日)

地点:艺术之家(旧国会大厦)

票价:单场门票10元,或持翻译节通票(38元)

购票与详情可上网查询:selectcentre.org/translatesg/TSG17_ComicsandTranslation.html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