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自言自语

订户

字体大小:

女儿自从学会自行坐起来以后,晚上就不肯睡觉,直挺挺地坐在婴儿床里,半个头探出栏杆上方,像只站岗的猫鼬一样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一不小心,眼神对上了,她就兴奋地挥动双手,仿佛在说:快来玩啊!

“世上到处都有不知趣的邻居,而我却不得不与之分享对方。”罗兰巴特写的这段,就像在骂我。我发现我常做人家的电灯泡而后知后觉,在愧疚之后,却隐隐有种偷偷介入别人生活的快感。真是变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