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nax社长山贺博之: 日本动漫重线条胜于技术

《王立宇宙军》1987年上映,多年来好评不断,曾在美国好莱坞举办首映。(网络图)

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与日本新潟大学签署合作备忘录,日本动画制作公司Gainax社长山贺博之受邀来新讲座。他指出,尽管如今西方3D动画电影抢占主流市场,日本动画仍重视线条和轮廓。

1987年上映的日本卡通电影《王立宇宙军:欧尼亚米斯之翼》有两个重要意义:

第一,为了创作《王立宇宙军》,山贺博之、贞本义行、庵野秀明等好友成立了Gainax动画制作公司。1990年代的《新世纪福音战士》,就是Gainax的招牌代表作。

第二,玩具公司万代(Bandai)第一次投资卡通电影。

《王立宇宙军》的续篇“Uru In Blue”据说正在制作中,不过当山贺博之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却说由于诸多原因,计划又再推迟。他说,现在赞助商要先看到初稿才决定是否赞助,这与以往的环境不同,他承认他的天真,造成了计划一拖再拖。本来预计2018年上映,如今改期,可曾给自己设定时间?山贺博之顾左右而言他,说道:“现在全日本都在期待着2020年东京奥运会。”

最近,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与日本新潟大学签署合作备忘录。新潟大学去年开始大规模收集1970至90年代动画片的原稿,建立资料库,方便学术与业内人士使用。

签署备忘录后,拉萨尔艺术学院与新潟大学将加强动画制作方面的学术交流,上周邀请新潟大学人文学部两位副教授石田美纪、金俊壤,以及Gainax社长山贺博之到新加坡座谈,同时由学院的颜晓晖博士策划“A World is Born”1980年代日本动画艺术与设计展(展至3月31日),展出《王立宇宙军》许多珍贵手稿,还原动画电影制作过程。

借此机会,联合早报记者采访了山贺博之,请他谈谈GAINAX的成功之道。

制作代表年轻人想法的动画片

导演《王立宇宙军》时,山贺博之才24岁。

山贺博之说:“当时市场上大人们没有制作我们想看的动画片,所以我们几个大学生聚集起来自己干。我们要制作一部能够展现我们真实想法,自我价值的动画片,而不是听从前辈们的指示。过程中我们也意识到,制作动画片需要很多钱。”

于是,山贺博之几人向万代献议,与其仅仅制作钢弹模型,不如真正投入到动画电影制作,就能拥有版权,同时出版模型。这次合作,推动了万代影视(Bandai Visual)的诞生。

有了经费,山贺博之等人便着手制作一个不纯粹商业性, 让人印象深刻,长久流传的作品。

Gainax推出了许多科幻题材作品,广受欢迎,除了《王立宇宙军》《新世纪福音战士》外,还有《飞跃巅峰》《天元突破红莲螺岩》等。其实山贺博之并不是科幻爱好者,不过科幻既然已是Gainax的品牌,那公司不会轻易改变。

28032018.zbfk_.i_Small.jpg
《王立宇宙军》1987年上映,多年来好评不断,曾在美国好莱坞举办首映。(网络图)

山贺博之很注重日本以外的市场,他认为动漫文化20年来快速向世界扩张,各地人才也希望加入动画行业,他认为新加坡是区域性中心,因此选在新加坡设立了Uru In Blue LLP公司制作《王立宇宙军》的续篇。参与制作的人才也是国际性的,有不少来自韩国与中国的动画师。

虽说市场国际化了,但山贺博之不会为了迎合国际市场而改变自己,改变作品。他在世界各地游走,遇见许多粉丝,一个作品连接了许多人,那是最珍贵的部分。他说,如果他改变,也是为了粉丝为了与观众沟通,才会做出改变。

接触了不同文化,山贺博之对于差异和适应这件事越来越有感触,因此在《王立宇宙军》的续篇里,他会设计一个生活在西方的东方人,看他如何回应所生活的世界。

技术不过是工具

如今西方3D动画电影抢占主流市场,日本动画,尤其是科幻类型经常借用3D技术,未来会不会全盘效法西方呢?

山贺博之认为,无论2D或3D,技术不过是工具,重要的是目的。

他说,对日本人而言,线条和轮廓,是非常重要的。

“也许这与日本的书法传统有关系。现在我们有各种笔,也有电脑,但还是很多人选择毛笔写书法。为什么呢?因为这是超越文字的。”

也就是说,少了线条和轮廓,就不是日本漫画了。

失去身份,作品自然失去魅力。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28032018.zbfk_.h_Small.jpg
“A World is Born”展出动画草稿,展示幕后制作过程。(拉萨尔艺术学院提供)

“A World is Born”展览

即日至3月31日

中午12时至晚上7时

DECK(120A Prinsep St)

详情可上网:www.deck.sg查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