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在街头以琴会知音

建筑结构工程师张国顺会趁着周末到乌节路当街头表演艺人,拉奏小提琴。偶尔会有路人写字条鼓励他,也有人送他食物以表支持,甚至邀请他到印度尼西亚游玩,一起玩音乐。

对于忙碌工作了一周的上班族来说,周末本应是放松和养精蓄锐的大好时光,也为下周的工作做准备。

建筑结构工程师张国顺(25岁)周末卸下忙碌工作后,选择到繁忙的乌节路做街头表演,分享他热爱的小提琴音乐,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

15岁那年,他在观看香港版《西游记》时,被戏中悲戚的背景音乐触动心弦,便决定要学小提琴。他说:“好笑的是,我学了几年小提琴,才发现该背景音乐其实是以二胡拉奏。”

他自知起步晚,所以每天勤练小提琴七八小时。“我的小提琴启蒙老师张书豪很用心教我,真得要感谢他让我爱上音乐。听他拉琴,才知道小提琴有那么丰富的表现力。”

在老师的指引下,张国顺疯狂爱上小提琴。他强调,拉小提琴时须要很专注,注意许多细节,一个小动作或力道稍作改变,都可能影响音准和音色。“当我全情投入、专注一致地拉琴,会全然忘掉时间的流逝和周遭的人,这是一种心流体验(Flow Experience)。”

第一次“非法”街头卖艺

请张国顺谈第一次在街头表演的经历,他笑说那是在2014年,“一次‘非法’的街头表演”,因为当时并不知道街头表演须申请执照。

“当时在准备理工学院期末考,我温习功课时突然感觉无聊,就拿起室友的《歌剧魅影》乐谱到宏茂桥的地下道拉琴,那时只想到要纾解压力,没想到路人却往琴盒中丢钱,我才意识到街头卖艺可以让我赚点零用钱。”

后来他上网查询,得知所有的街头表演者都须通过面试,便按程序向国家艺术理事会申请准证。从此他开始在街头表演小提琴,每个月至少两个周末会到不同地方,一天表演四至八个小时,至今已有三四年。

20180205.fk_.a_Small.jpg
即使在繁忙的地铁站拉小提琴,张国顺也能专注投入,忘掉时间的流逝和周遭的路人。

街头表演辛苦吗?他说:“我还蛮享受的。当你享受拉琴时,就不会介意脚酸,因为你知道那是必要的牺牲。”街头表演和观众的距离很近,往往可获得观众最直接的反应,每当有人停下脚步,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跟着旋律摆动身体或唱歌时,都会令他很有满足感。。

街头卖艺让张国顺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唯普遍上大多数的国人会认为他在乞讨。

他说:“街头表演在本地已很普遍,但仍有人抱持着旧观念。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找一份工作?有时也会遭人冷眼,把钱朝我丢来……”但他强调,虽说一些街头表演者是为了筹大学学费,但还是有人是为了找一个平台表现自己,以表演换取大家的认同。

乌节路上有许多旅客、上班族、学生等,其中不乏欣赏张国顺音乐的人,有者会写字条鼓励他继续加油;有者会买食物如炸鸡、甜点和饮料等表示支持,这些小小举动都让他感到窝心。

至于所演奏的曲目,他表示一般会视观众而定,如果大部分是老人,他就拉经典老歌;如果是带着小孩的年轻家庭,就拉迪士尼动画音乐;若是情侣则拉情歌。他透露有的情侣在驻足欣赏表演后,会邀请他为其婚礼演奏小提琴。

此外,也有父母要求张国顺让孩子拉一拉琴弦,感受一下。这时,他会毫不介意地把小提琴递上,让孩子尝试,希望他们能被音乐吸引,激发他们学习小提琴的兴趣。

每个街头表演者能选择到五个地方做街头表演。张国顺坦言,碰到的最大挑战,是与老一辈街头表演艺人的沟通。“他们有些会比较强硬,抗拒新人到他们的‘地盘’表演,街头卖艺仍有许多潜规则须注意,得多沟通和彼此迁就。”

张国顺在街头表演时,也积极与观众互动,其中还有人邀他到家中的私人聚会表演。

受邀到雅加达游玩

比较特别的经历是,张国顺不久前在邵氏大厦做街头表演时,遇到来自印度尼西亚的一家人,他们来新加坡游玩,在乌节路撞见他表演,于是等他表演结束后请他去吃夜宵,甚至邀他到雅加达游玩和教导他们17岁的女儿拉小提琴。

张国顺趁复活节的长周末,应邀到雅加达三天,除了教授其女儿小提琴,这户人家还热情地招待他四处游玩。“那家人的妈妈是一名钢琴老师,我们就一起玩音乐,她弹钢琴,我拉小提琴。”

20180205.fk_.b_Small.jpg
招待张国顺到印尼游玩的一家三口。(受访者提供)

来自马来西亚柔佛居銮的张国顺是名“学霸”,他是新加坡理工学院土木工程系的高材生,获颁金牌奖。之后,他凭优秀成绩获得新加坡国立大学奖学金,并以一等荣誉学位毕业。

但他自爆从小学到中学都读最后一班,小时候成绩并不理想,语文科目特别差,直到中学毕业后才开窍。他认为拉小提琴帮助他提升学习专注力,此外,念理工院和大学时选修自己感兴趣的学科,让他更努力学习。

不考虑把兴趣当职业

去年8月从国大毕业的张国顺,目前在一家建筑工程公司上班。他坦言平常工作忙碌,若遇到特别项目,可能工作到晚上11时或午夜12时,因此唯有周末才能到街头表演。他说:“我会尽量把工作和生活分开,拉琴是我的个人生活。”

会否考虑全职投入小提琴表演?他指出,用兴趣来糊口,会变得很有压力。他说:“如果把拉琴变成一份职业,你可能会讨厌它,所以两者必须分开。”他心中有个小小梦想,就是在家里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音乐室,每到周末把热爱音乐的朋友们聚集在一起,大家一边喝茶,一边欣赏弦乐表演。

街头表演让张国顺明白一个道理:快乐就像雾,它一直都在,不必刻意去找,活在当下,其实就很快乐。音乐使他感觉快乐,能分享音乐使他有了存在的意义。他透露,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未来则想找一份时间自由的工作,或者创业。

他强调,音乐不分贵贱,街头表演者不代表身份卑微,也不代表他们的音乐是比较卑贱的,街头音乐表演和在音乐厅的表演,同样应该受到尊重。“我们都爱音乐和分享音乐,希望大家以尊重的态度来看。”

张国顺说,如果有机会,他也想到国外的街头表演,如澳大利亚、欧洲、美国等地,为不相识的人演奏,愿大家一起静下来聆听音乐,共享旋律之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