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饱受肾病煎熬 教师转行当护士

36岁的刘力维上个月获得国大理学学士学位(护理),并加入陈笃生医院服务。

之前他是一名中学教师,因为父亲饱受肾病煎熬,为了帮助父亲,他辞掉教师工作,报读护理系,立志成为护士。

父亲饱受肾病煎熬,中学教师转行当护士,学习护理知识,以便更好地照顾生病的父亲。

刘力维(36岁)上个月从新加坡国立大学杨潞龄医学院李陈爱礼护理学中心毕业,获得理学学士学位(护理),并成功通过面试,加入陈笃生医院服务,目前正努力适应新环境,展开人生新篇章。

一夜之间长大

刘力维曾是中学教师。2007年,他第一次从国大毕业,主修生命科学,毕业后他成为教师,教授科学。六年前,父亲被诊断肾衰竭,每周必须洗肾三次,刘力维深感震撼,为了帮助父亲,他下定决心辞掉教师的稳定工作,报读护理系,立志成为护士。

“当时我陪伴父亲到医院,医生通知我们坏消息的时候,一走出诊室,反而是我崩溃大哭,父亲要来安慰我。”

刘力维还有一对小他四岁的双胞胎弟弟,都已开始工作,家里没有额外负担,他认为33岁转行不嫌晚。

回顾自己的教师生涯,前后七年,刘力维还曾带一班学生从初一带到高二,他觉得“没有亏欠他们了”,也从教学工作得到满足。

刘力维受访时一直提及他的终极目标就是要帮助父亲。

“父亲患病,我仿佛一夜之间长大,有所领悟。我觉得身为长子,要尽一分孝心。一般而言,洗肾的病患只能活10年至12年,当然也有少数洗肾30年的……如今我父亲已经洗肾六年。”

这几年他也观察到父亲的改变,每周父亲都到武吉知马山健行。

20180509_younggen_Medium.jpg
父亲患病后,刘力维更珍惜与父母相处的时光。(受访者提供)

转行父母没反对也没支持

父亲当年由于没有按时吃高血压药,导致肾脏衰竭,刘力维修读护理系之后,父亲的态度改善,比较肯听儿子的话,尤其依赖儿子与医生沟通。

照顾父亲六年,刘力维发觉他在跟肾脏病人沟通的时候,比较有同理心,来到陈笃生医院之后,他也希望能在肾脏科当护士,希望以后可以考专科继续深造。

当年转行父母没有反对也没有支持,反倒是亲戚会问:“你就这么想帮别人换尿布、擦屁股?”

刘力维则回应说:“是啊。如果我可以放下身段帮其他人换尿片、擦屁股,那么在生活中我什么都能胜任。”

刘力维发现,很多人都不晓得护理系有学士学位文凭,胡乱担心护士的职业生涯规划问题。

很多人也把男护士当作“稀有动物”,事实上,刘力维在求学与实习的过程中,接触许多男护士。

刘力维相信刻板印象会渐渐被破除。

护士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比起教师,刘力维觉得护士的工作更忙更辛苦。

照顾病人不同于当年教书带学生,病人和家属情绪来了会说很难听的话,护士要自己学会消化。有时候,刘力维也因为方言问题难以沟通,他说:“这是我不足的地方。我是客家人,听得懂,但不大能讲,尤其祖父母过世后。我父母在家只有在要讲我们坏话的时候采用方言。可是在医院里,最普遍的方言还是福建话和广东话。”

一个难忘的经验是:前辈经常教育新来的女护士要多保护自己,刘力维总觉得男护士大概不会被“吃豆腐”,结果实习期间他还真的有不好的经验。

“经历那次事件后,我也会比较更照顾身边的女同事。当然我也能理解病人有各种状况,未必是刻意的。”

另一个要注意的,则是自己的身体。

护士经常得移动病人,所有抱、抬的动作都要注意腰椎,刘力维实习时一不小心闪到腰,痛苦了好一阵子。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闪到腰。”

33岁重返大学,要适应的东西很多。

刘力维以往对待学生,常说“不要把老师当朋友”,结果回到校园,身边都是年纪小许多的年轻人,语言习惯和想法都有代沟,难以适应。后来,当教授知道他是第二次读大学的超龄生之后,莫名地会对他更高期望,经常会安排他当班长,造成无形的压力。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同学还半开玩笑要介绍他们的父母给刘力维认识,要他做他们的继父。

若想转行当护士,李陈爱礼护理学中心最近刚开设两年快捷课程,学费获政府全额资助。

刘力维无奈地说,自己错过时机,不过他重返国大修读三年课程,边打工边学习,觉得自己变得更自律更有责任感,一切都值得。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男护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