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兴起租友服务 租友过猪年?

租友服务早在世界各地开枝散叶,大力进军单身市场,涵盖的面向和需求是多元而另类的。(互联网)

字体大小:

近年来,世界各地兴起租男友、租女友的服务,涵盖的面向多元。为了避免在过年时被长辈催婚,问长问短,你想过租一个男/女朋友回家拜年吗?受访的两名年轻人对租来的“男友”有哪些要求?

单身不是罪过,但每当回家过年,在父母和亲戚热切的目光下,“单身”却如同旧伤疤一样,怕人掀起。到了这种时候,如果看到一则租友广告,你会不会心动?

在这个租赁为王的时代,不仅脚踏车、雨伞、充电宝可以在线上付费后随意领取,租友的服务也开始建立起一种另类的生态圈。

近年来各地迅速兴起的租男友、租女友回家过年的租赁服务,正是商家们见利起意的产物,以至于每逢新年都会引起普遍的讨论。

对单身一族而言,在现实生活中拓宽朋友圈,寻找心仪的人生伴侣或许须要付出昂贵的时间代价。若还要被家人催婚,自然会感到有心无力,而这并不是华人社会独有的现象。

美国人一家团聚的日子是感恩节,为了避免“感恩节催婚”,许多当地的单身女性会购买只需30美元的假订婚戒指,巧妙地逃过盘问。而在日本和韩国,处于适婚年龄的男女则会选择出国旅游,省去回乡探亲的烦恼。

去年春节,中国有近650万人出境旅游,这批出游大军中不乏90后,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竟都是为了躲避相亲和催婚。

对商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庞大的市场。2017年的美国人口调查显示,45.2%的美国成人人口仍是单身。同年,由阿里数据统计显示,在中国独居生活的“空巢青年”(20岁至39岁)则高达5800万人,许多人因此把“单身经济”看作开拓租友服务的市场契机。

但鲜为人知的是,租友服务涵盖的面向和需求是多元的。新年将至,本期@世代就聊聊在世界各地开枝散叶的租友服务,以及本地青年对租友的看法。

我希望在租期完结后断绝联系,不可以在我父母和亲戚面前出现,也不要和我联系。我怕会露馅,反而可能因此被勒索。

——葛励洁

20193001.zbfukan_06_Small.jpg
 租友在中国往往被质疑是桃色欺诈的手段,一些中国商场遂以“一元共享男友”为噱头,响应公众的猎奇目光。(互联网)

中国:出租男女朋友

早在2009年,中国的许多网络贴吧里就开始出现租友广告,与回家过年的单身人士乔装伴侣。而随着移动付费和网络平台的普及,租友服务也开始在各大网购平台和应用软件上大张旗鼓地“叫卖”。

其中,租男友或女友的服务尤其红火,在收费标准上也可以看到各种明码标价。而租男友的价格比女友稍高,单日租金在1000至1500人民币之间(约200至300新元)。然而,由于许多都是披着“租友”外皮的桃色欺诈,租友服务在中国始终备受质疑,淘宝网也因此将这类服务彻底下架。

为了抵制这种风气,中国近年来开始出现“绿色出租”这一名词,一些网民也摆出了“周末出租技能”的“出租时间”的广告,让网民成为自己的经纪人,发掘自己的特长和潜能。

20193001.zbfukan_07_Small.jpg
 日本人的租友服务能为单亲家庭出租“父亲”,接送孩子上幼儿园。(互联网)

日本:模拟的家庭

日本人的租友服务走的是多样化路线,不仅可以租情侣,还可以租人扮演自己的家人。一家名为“Family Romance”的日本租友公司旗下竟有800个员工,28种租人服务,包括租友出席自己的婚礼,出租道歉,以及为自己的社交平台增添人气等等。

其中最受欢迎的服务,竟是被单亲母亲租来扮演孩子的父亲。这是因为日本的私立幼儿园放学时间在下午,若母亲做全职工作就无法接送孩子,这时“父亲”的角色就非常重要了。

因此,许多单亲母亲会多次租用公司派遣的“父亲”,就连公司创始人石川也已经当过100个孩子的“父亲”。

欧美:单纯的陪伴

哈佛大学哲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曾义正辞严地反对“租友”,并认为“租”抵消了友情的价值。但心理空洞和孤单感却是许多欧美单身族的切身问题。

号称世界最大的租友网站Rentafriend是许多欧美单身人士租友的热门平台,目前拥有约62万名注册用户,其中最主要的服务包括逛公园、结伴出游,或是简单的聊天闲逛。一言以蔽之,提供单纯的陪伴。

《卫报》记者Tim Dowling曾做过一次实验,在该网站上租了一名小自己20岁的男友聊天进餐。仅一天的时间里,他发现自己可以完全不拘束地在租友面前展现自我,以至于他得出一个结论:有偿的友情,或许更简单。

本地女性关注“租友”的尺度

在本地“租友”其实也不少见,这几年来,在面簿及购物网站如Gumtree和Carousell上都能看到租友广告。在一个专门为新加坡、雅加达、曼谷服务的租友网站Pally上,人们可以花450新元租一个伴侣回家见家长,或是陪伴自己健身、购物,哪怕是简单的聊天。

撇开“租友”是否符合道德,记者发现人们最关心、最忐忑不安的地方在于一个尺度问题。一位临时租来的伴侣到底应该提供怎样的服务?

@世代访问了两名新加坡单身女孩,她们都是刚进入职场的女性。

李思琪,24岁。(简称:李)

市场部人员。本地大学毕业,家中有姐姐和弟弟。

葛励洁,23岁。(简称:葛)

平面设计师。从英国留学回来,是家中的独生女。

问:如果被父母催婚,你愿意租一名男友回家过年吗?

:我觉得租男友不是明智的选择。因为父母肯定会向我轰炸各种问题,即便我能暂时应付,但百密一疏,总有一天会被揭穿的。

:我觉得如果家里实在逼得紧,租一个男友也无妨。

问:对租来的男友,你会提出怎样的要求?

:他须要有技巧地和我的父母和亲戚沟通,因为他们都是相当传统、保守的人,不能让场面变得尴尬。尤其在选择话题和表达意见时,必须要考虑他们的感受。我也希望他有幽默感,毕竟父母和他初次见面一定会很紧张!所以他一定要会调节气氛,而且在我身边也要让我感到放松,任我随叫随到。长相未必是关键,重要的是他要对我体贴。

:首先他必须从头到尾遵循合约里的人格设定,而且要有说服力。要是他很别扭地摆出一副大男子主义的样子,我父母马上就会看穿的。另外,我希望在租期完结后断绝联系,不可以在我父母和亲戚面前出现,也不要和我联系。我怕会露馅,反而可能因此被勒索。比起其他的条件,父母更在意男友怎么对待我,所以他必须表现得温柔体贴。不过既然是花钱租来的男友,我会希望找有才气,看起来讨人喜欢的类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