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相隔多年到阿姨家拜年,邻里是亲切的老样子,只是附近的小学——我的母校,变了样。大草场建了公寓变小了,校舍认不出了,听说校服也改了。不知道鲤鱼池是否还在,池边四个字“饮水思源”是否依旧?

今年兴起“科幻贺岁”,中国大片《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硬是要让外星物种也过上一次春节。我替“年兽”担忧,它搭上了时空机,被驱逐于几千光年以外,是否还来得及赶赴明年的春节?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