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卞和(记者)
叶晓虹(记者)
陈素君(编辑)

看了粤语版的双人话剧《情信》,回家后再看伍嘉良的港片《十年》,看到因为只懂广东话而受尽委屈的德士司机,感受特别深刻。语言承载了多少感情和回忆,诸多困难当前,更须挺身而出维护最后的堡垒。“不想是否可行,只想是对是错。”

颁奖,是对红星大腕的审判。新秀获奖,担心被捧杀;老腕获奖,犹如被劝退。这都是以奖阅人,太残酷,太果断。所以我不太喜欢“获奖感言”,毕竟,那或许是含笑以对的悼词。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