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桥留美子创作漫画40年 画读起来开心的漫画

今年1月,号称“漫画界奥斯卡”的法国安古兰漫画节把终身成就奖颁给了日本大师级漫画家高桥留美子。高桥留美子的代表作是《乱马½》《犬夜叉》,动漫达人本期着重介绍她较少为人知的事迹。

两年前,法国漫画家Riaad Sattouf毅然拒领法国安古兰漫画节(Angouleme Comics Festival)颁给他的终身成就奖。他批评安古兰漫画节一直没有给予女漫画家足够肯定,更直言有数名女漫画家比他更应该获奖。

他举的例子之一是高桥留美子(Takahashi Rumiko)。

今年1月举行的第46届安古兰漫画节,高桥留美子终于获奖。高桥老师是继2000年获奖的Florence Cestac之后,第二名获此殊荣的女性,她也是有史以来第二名获颁该奖的日本人(大友克洋是在2015年成为首名获奖的日本漫画家)。

安古兰漫画节的终身成就奖由1672名漫画创作者投票选出,今年第一轮投票选出美国漫画家Chris Ware、法国漫画家Emmanuel Guibert及高桥留美子,第二轮投票由高桥留美子胜出。

20190306.zbfk_.a_Small.jpg
    日本大师级的超人气漫画家高桥留美子。

嫁给漫画的女人

用“传奇”形容高桥留美子这位天才级的创作人,应该不为过。据说,曾自称“嫁给漫画的女人”,高桥留美子投身漫画创作超过40年,创作几乎从未间断,作品全球累积销量超过2亿册。除了众所皆知的《乱马½》和《犬夜叉》,还有《福星小子》《相聚一刻》和《境界之轮回》,部分作品亦改编成动画及日剧。

高桥留美子1957年出生于新潟县新潟市一个医药世家,曾祖父高桥辰五郎是明治时代的妇产科医生,从大阪研修归乡后创办了妇产科医院。高桥留美子从小就对两个哥哥的少年漫画爱不释手,初中时开始投稿给《周刊少年Sunday》和《Garo》漫画月刊,升上高中后和同学成立了漫画研究会。

“不懂事的孩子,有父母在身边就会越来越不懂事”,这是高桥爸爸的观点,所以女儿18岁高中毕业后,他就安排她独自到东京求学。在东京,高桥留美子继续活跃于漫画研究会,并在研究会刊物发表作品。她也加入元老级漫画家小池一夫创办的“剧画私塾”,小池大师当时就看准她一定能成为专业漫画家。

20190306.zbfk_.b_Small.jpg
   1978年,高桥留美子以科幻
   短篇漫画《任性的家伙们》出道。

以科幻短篇漫画出道

1978年,还是大学生的高桥留美子以科幻短篇漫画《任性的家伙们》,拿下小学馆新人漫画大赏少年部佳作奖。当时,曾以编辑身份多次抵制科幻漫画的漫画家吾妻ひでお(Azuma Hideo),看了也大受感动,甚至为此买了三本《周刊少年Sunday》揭载号。

《任性的家伙们》深受好评,高桥留美子接着在杂志上继续连载的作品就是影响一代人的《福星小子》。最初只预定连载五话的《福星小子》,改成长篇后人气水涨船高,画风益发成熟,后期更被冈田斗司夫称为“现代萌系作品的基石”。

《福星小子》费了高桥留美子很大心力,单是第一话草稿就重画了七次。她也受落语(rakugo)的独特搞笑方式影响,剧情设计越来越精妙,在男性称霸的日本漫画界杀出重围。不过,当时亦有同行不以为然,例如漫画家岛本和彦曾认为高桥留美子的人气只是因为刚好“时机对了”。

业界著名不拖稿作家

1980年,高桥留美子大学毕业后,开始连载青年漫画《相聚一刻》,一个有关学生与年轻寡妇的感情故事。《相聚一刻》最初是月刊,中间变成半月连载一回,最后变成和《福星小子》一样的在周刊连载。两部作品同时在周刊连载,工作量有多繁重可想而知。据说,高桥留美子画《福星小子》画累了,就画《相聚一刻》当休息;画《相聚一刻》画累了,就着手画《福星小子》。

最值得尊敬的是,高桥仍不时发表短篇作品,并挑战严肃题材,例如1984年开始连载的《人鱼》系列,说的就是人鱼不死传说,以及一连串诡谲神秘的故事,后来获得1989年第20届日本星云奖漫画奖。

高桥作画速度惊人,也是业界著名的不拖稿作家。据说《福星小子》第一话的最终稿,她只用了27个小时就画好了。除了大学毕业前的不定期连载时期,《福星小子》正式连载后一期都没有休载过,是《少年Sunday》当时最长的连载。

《福星小子》与《相聚一刻》结束连载后,高桥开始连载第二部搞笑长篇《乱马》,迅速引起另一个旋风。不过,即便在《乱马》热潮中,她并没放弃青年漫画创作,同时期连载的漫画还有《一磅的福音》,一个讲述为减重烦恼的拳击手与修女的恋爱故事。

《乱马》时期,据闻每回16页的原稿她用两天完成。《犬夜叉》连载时从草稿到上墨前后只花两天,每页只需一小时就能完成,让人不得不佩服高桥的效率。

题材方面,高桥一直勇于尝试,从家长里短的邻里故事,到恐怖的诡异乡村传说,以及科幻色彩浓厚的时空穿越剧,人物的刻画饶有味道,也让读者看到有别于少年漫画的冷静客观。

对高桥师而言,“人生不全是开心事,就算是孩子也一样。至少能让他们在读漫画的时候稍微开心些就好。”所以冷眼旁观留给其他漫画,但少年漫画一定要有圆满的结局。高桥坚持“画读起来开心的漫画”,所以高桥笔下的人物总是充满光辉。

高桥留美子也说过:“还有什么比画漫画更开心的事吗?”所以即便功成名就,她仍坚持继续创作。高桥老师,谢谢你让不会画漫画的我们体会到:看漫画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